当前位置:首页 > > 非常摄影师

第068章 楚婷婷的悲哀

    第068章 楚婷婷的悲哀

    韦鉴的爸爸都懵了。

    儿子本来好好地,怎么住院了,还是车祸?赶紧请假,打车来到急诊室,正好看见婷婷父女。

    婷婷的爸爸快步走过来:“老哥哥,您是韦鉴的爸爸?对不住,我女儿开车给您儿子撞了,这是韦鉴的手机和身份证,您先收好。”

    韦鉴的爸爸接过来问道:“我儿子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婷婷爸沉吟说道:“比较重……进去的时候还没苏醒…….不过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

    没法和人家父亲交代,婷婷走过来:“伯父,对不起….”

    看看女孩,韦鉴爸说道:“我现在埋怨你也没用,我就想要一个健康的儿子!”

    急诊室的门打开:“谁是韦鉴的家属?”

    韦鉴爸爸跑过来:“我是,我是!我儿子怎么样?”

    护士说道:“韦鉴已经苏醒,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很重,髋骨骨折,以后可能残疾!”医生怕老人家不明白什么叫髋骨,特意给他比划,就是大腿骨的关节窝处骨折。

    三人一听,心都凉了半截!这可怎么办?最难过的是韦鉴的爸爸,老泪纵横,儿子连对象还没有呢,这要是残疾了,那将来可怎么办?扑通一声,坐到地上。婷婷爸和婷婷赶紧过去搀扶。

    老人家无声地哭泣:儿子,你命苦啊!念书的时候,受尽折磨,刚刚有了新的工作,店里的生意也好了,可是又飞来横祸…..

    婷婷在旁边也跟着流泪,毕竟是自己惹的祸,自己也是受过高等教育,非常理解这种痛苦,但是这一切都已经造成,时间不会倒流!

    原本护士想让家属推着韦鉴去ct拍片,看着这情况,只好自己去了。

    晚上六点,韦鉴被推进807号病房,现在的韦鉴,昏迷不醒双臂缠满了绷带,额头也打着绷带,左腿打着石膏,吊瓶一直在挂着,身上有好几根管子:打氧气的,输液的,还有尿管……

    看着儿子这样,韦鉴爸爸更难过了。

    晚上的护理有问题了,韦鉴的爸爸为难的说道:“我老伴心脏病,不能受刺激,我决不能把孩子的事和她说,护理我来不了,你看怎么办?”

    婷婷看看自己爸爸,然后对韦鉴爸爸说道:“我来吧!虽然我没什么经验,但是我年轻,身体好,您就回家吧!如果我不明白的,我就问护士,您放心,我会照顾好韦鉴的。”

    忽然,韦鉴睁开眼:“爸爸,我没事,别听护士说,我没那么严重不会残疾的,您回家吧!”

    儿子醒了,韦鉴爸爸惊喜万分:“儿子,现在疼不疼?”

    “没事了,不疼了,您就回家吧,别让我妈知道,不然,咱家两个人住院,那可就真的完了。”韦鉴在病床上,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其实,这里的几个人都知道,怎么可能不疼?皮肤割个口,还要疼很久呢,何况撞伤,而且都骨折了。

    听韦鉴说话有底气,还行,老人和儿子说一会话就回家了,婷婷爸安排司机给送回家了。

    当病房就剩韦鉴和婷婷的时候,韦鉴才发出痛苦的声音,婷婷跑过来,看着韦鉴额头的冷汗就知道了:“韦鉴,对不起。”

    韦鉴现在是一肚子的气,自己走斑马线,而且是绿灯,就这样还被眼前的女人给撞了,他的心中一股怒火,不吐不快:“我跟你有仇吗?我绿灯,走斑马线还撞我?对不起有用啊?你自己看看片子!”

    婷婷虽不是医生,但是拿起片子一看就傻了:左侧髋骨骨裂,几乎要断开了!难怪医生说可能残疾。谁都知道,那是身体承重的部位,都怪自己!

    婷婷不再言语了,过一会,看韦鉴情绪稳定了,婷婷说道:“韦鉴,你吃什么?我给你买去。”

    韦鉴斜了楚婷婷一眼:“有点常识好不好,现在躺着,是不可以吃东西,否则上厕所是问题,你没看补的是糖和高蛋白吗?”

    婷婷这才看输液的瓶子,一个白色的大袋子,还有一个瓶子,婷婷就问:“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韦鉴白了婷婷一眼:“我不能动,腿不好使,但是我眼睛好使,耳朵好使,你这么笨吗?我看你的气质就知道是大学毕业,你是哪里毕业的?”

    “我叫楚婷婷,是东北财经毕业的,已经毕业两年了。”

    两个人不大一会儿就混熟了,女孩是东北财经毕业的,学的是金融,毕业后没去外边漂,,在爸爸的公司工作。

    韦鉴问道:“你爸爸是干什么的,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社会名流?”

    婷婷给韦鉴介绍,他爸叫楚志宇,一手创建志宇房地产公司,主要开发铁西地区的楼盘,针对的人群主要是工薪阶层,以小户型为主。

    也许是聊天很投缘,韦鉴的态度也不那么强硬了,恢复了本来面目,阳光和微笑。

    韦鉴也给婷婷介绍了,自己是四高中的美术老师,今年刚毕业,25岁,没有女朋友。

    楚志宇回到家,叹口气,和老婆说起了这件事:韦鉴可能残疾,这将来可不好办!

    他老婆一听,杏眼圆翻:“我们赔他钱不就得了吗?怎么,我们还管他一辈子吗?”

    楚志宇看看自己的老婆,气就不打一处来:“我问你一次,现在若是韦鉴把你撞成残疾,你怎么对他?”

    我……,婷婷妈一时语塞,想说:我跟他拼命?我要一千万?都不妥,最后说了一句:“你说怎么办?”

    “关键是韦鉴后半生活在痛苦中,这是最重要的,好了,我吃点饭吧,中午就没吃饭。”楚志宇没好气地说道。

    看老公生气了,婷婷妈赶紧准备饭菜,不一会儿端上来:“快吃吧,身体要紧,你是咱家的顶梁柱,你可不能倒下啊!对了,中午怎么不吃饭啊?”

    “这个吕大嘴,王八蛋!”楚志宇骂了一句,弄得他老婆直糊涂:“怎么了啊?”

    原来,吕大嘴叫吕达水,也就是吕小伟的爹,钢城xx行副行长,答应给楚志宇贷款两个亿,政府已经下文了,总行也批了,他还索要三个扣点,这也可以接受,关键是现在只把五千万到账,原因很简单:婷婷不和他儿子好了,那贷款就没下文,整个是官报私仇,好像银行是他家开的似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老楚啊,你先吃饭,我做做女儿的工作………”

    听媳妇这么说,楚志宇摇摇头:“我们也不能太自私了,女儿有自己的幸福,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另外这个吕小伟也不是好东西,女儿嫁给他……..”虽没说下文,婷婷妈也知道最终的结局。

    第二天清晨,婷婷去给韦鉴买吃的,虽然不能吃干粮,但是水、饮料、咖啡什么的还是可以的,这一夜,有婷婷相伴,说说话,痛感也小了不少。

    韦鉴自己知道,他体内的生物电,在发挥着作用,快速地修复着断骨,体表的那点伤痕,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韦鉴能感觉到断骨处传来的痒痒的感觉,他知道,那是在愈合,真是想不到,自己无意中的一次电击,却给自己带来了天大的好处,还有就是自己每天晚上的电疗,是的体内积累了相当多的电力,这对恢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二人也没睡多少觉,早晨韦鉴迷迷糊糊的,就感觉病房进来一个人,一种特殊香水味,韦鉴眼睛微睁:“你找谁?”

    来人正是婷婷的妈:“我是楚婷婷的妈,我女儿呢?”

    “可能去买东西了吧,或者吃早餐去了,您来有什么事?”韦鉴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女人,他就有一种反感的情绪。

    “我来呢,就是和你谈赔偿的问题,首先,我们的时间宝贵,我们很忙,这次给你带来的伤害,我们也很抱歉。第二呢,我们想给你做出赔偿,我一次性给你赔偿,以后再有什么后果,与我们无关,你明白吗?”婷婷妈开门见山,把来的目的说出来。

    韦鉴没吱声,婷婷妈接着说道:“你这种伤害呢,我咨询了律师,给你治病出院后,最多的赔偿金是四十万,当然,住院期间的花销,我们已经垫付了五万,保险公司会给我们报销的,那么你看,给你四十万赔偿金你同意吗?如果同意就在这里签字。”说完拿出一个协议书。

    韦鉴没看协议书,示意婷婷妈看那里的ct片子,婷婷妈拿过来先看医生的诊断,脸色一暗,更加坚定了一次性处理完的决心,不能等到韦鉴法院起诉自己家,那时舆论对志宇房地产公司会十分不利,说不好会有竞争对手拿女儿撞人的事炒作,公司的形象就都彻底完了。

    最后婷婷妈咬咬牙:五十万,你签字吧!

    韦鉴说道:“姨,昨天我和婷婷很谈得来,我觉得我们之间不用这么认真吧,我病好了,也不用你赔那么多钱给我,看病有保险公司,您为什么这么着急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