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非常摄影师

第065章 人性

    第065章 人性

    下午的时候,三人回到了四高中,田文学看见了学校了,有了回家的感觉:娘的,在公安局的感觉,那真是难受啊!

    田文学大踏步回到办公室,一路上遇到不少的老师,怎么看起来都是怪怪的?没人和自己打招呼?看见自己的眼神怎么都不对?

    田文学主任一如既往地认真:查课,看老师上课怎么样,查学生听课的情况,认不认真。两节课下来,田主任感觉有点怪怪的,自己从老师办公室前脚离开,身后的老师就嘁嘁喳喳:你们说,老田的事是真是假?不是被抓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当今社会,罚完钱就放了呗,你以为公安局还供你饭啊?可是看老田的状态,不像被处理的模样啊?

    田主任的心里气愤已极,直奔校长室,进门就说:“老时,时校长,你接我就接我,干嘛还宣扬我被抓的事啊?你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看着田文学的样子,时校长放下花镜:“我说老田,你吃错药了?我怎么能宣传你的事?”

    “可是为什么全体老师都在议论我的事?这怎么解释?”田文学生气了,眼睛瞪溜圆看着时校长。

    时校长仔细回忆:“我…似乎…在出发的时候…遇到了副校长钱严….我说了去沈城公安局接你……..”

    田文学二话不说下楼直奔高二教学楼而去,来到钱严的办公室,推门而进,来到钱严的面前,用手点指:“钱严,你为什么诋毁我的名誉?”

    钱严微微一笑:“老田,做都做了,也被警察抓了,你还害怕别人知道啊!”说完二郎腿一翘,悠闲地、微笑地、自得地看着愤怒的田文学。

    “你放屁,什么叫我做都做了,我如果犯法,公安局能放我回来吗?我知道,你嫉妒我,每次我带领高三都取得好成绩,哪次都比你成绩好,所以你嫉妒,就耍阴着,你卑鄙、无耻、下流!”

    田文学的怒吼,引来一些老师的旁观,钱严面色铁青:“田文学,学校是斯文的地方,不能胡言乱语,恶语中伤!”

    “是吗?那你为什么给我宣传?说明你内心阴暗、龌蹉、卑鄙无耻!”田文学反唇相讥。

    钱严站起来:“我怎么龌蹉?怎么卑鄙无耻!”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田文学冷笑说道:“我这个人可能给人的印象是古板,对老师要求严格,但是我行得正走得端,不像你,道貌岸然,伪君子!”

    钱严也大怒:“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交代,我跟你没完,我怎么道貌岸然,怎么伪君子了!”

    “好,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当着众位老师的面我就说:你钱严品质极其恶劣,你今年上半年利用副校长身份,诱~骗高二的女学生,致使学生怀孕,现在已经转学,这是不是事实!”田文学的话像一颗炸弹,全体老师都石化了!

    钱严脸色铁青:“你血口喷人!”

    田文学冷笑一声:“你敢再说一遍吗?他是我朋友的孩子,我忍了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钱严没敢答言,田文学不依不饶:“我说你道貌岸然,你仗着自己长了一个好皮囊和副校长的身份,沟引女教师,破坏别人家庭……..”没等田文学说完,一个威严的声音想起:“够了,都给我回办公室去!田文学、钱严跟我到会议室!”

    田文学昂首挺胸跟在校长身后,来到会议室,时校长看着二人:“你们俩这是唱的拿出儿啊?互相拆台是吧?让四高中出名是吧?想把四高中搞得臭名远扬吗?”时校长的话音越来越大,两个人也都知道了校长生气了,确实,传出去真不好,两个人都低下了头,但是田文学余怒未消,眼睛斜了钱严一下,把脸扭过一旁。

    钢城公安局,陈龙山看着身边的人,从昨天开始,就一个一个被人赎出去,可是自己不敢给老爸打电话啊!自己已经让爸爸伤心了,再因为嫖娼……..估计老爸能火死,经警察同意,开始给朋友打电话:“魁子兄弟挺好吧,忙啥呢…….请你吃饭,哦!没问题,上次我请客那家海鲜不错吧………恩,是挺贵,那次吃饭我花了四千多……后来又给你们找了妞,记得不,相当带劲……对了,兄弟,哥有点困难,你能不能借我点钱,五千……..啊!你买电脑了啊………帮我借点……我有了马上就还你…啊,那不麻烦了。”

    陈龙山挂了电话,嘴里骂道:“妈的,吃我的时候一脸的笑容,玩妞的时候,那劲头足去了,今天我落难了,借五千块…所有的人就拒绝,这他妈是什么jb朋友!”

    陈龙山又打了好多电话,结果的一样的,看来这就是所谓的朋友,酒肉朋友,去***朋友,都他妈是狗jb!

    陈龙山又拨通了一个号码:“小慧,是我,山哥,忙啥呢…….我给你买的项链漂亮吗…….你喜欢就好,要知道那两万块,正宗香港货…不用谢……对了,慧儿,哥最近有麻烦了,能不能借哥五千块…….啊!你没钱…….帮我借点…….我确实急用,我出不去…..”陈龙山还要说,可是惠儿已经把电话挂了。

    陈龙山傻傻地坐在凳子上,从心里凉,透心的凉,看来我做人是真的失败…….陈龙山悲痛欲绝,旁边的警察一直留心他打电话,最后说了一句:“以后交朋友,要小心点,交人要交心!”

    陈龙山决定,最后打一次电话,拨通了号码,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欢快的声音:“山哥,给我打电话,我太高兴了。”

    陈龙山低沉的声音响起:“小曼,我摊上事了,在看守所,能不能借我五千块,交罚款。”

    小曼沉默三秒钟,陈龙山的心绷紧了,小曼问道:“山哥,你喜欢我吗?或者说喜欢过我吗?”

    陈龙山哑然,是啊!自己喜欢小曼吗?不知道,自己好像是只有需要的时候才找小曼,陈龙山无言以对,只好接着说道:“小曼,我现在在真的需要你帮忙,你帮我来交五千罚款,求你了。”

    小曼哭着说道:“山哥,我跟你三年了,你从没给我买过礼物,你从不记得我的生日,连鲜花都没送过我,我知道……你,你从没喜欢过我,你知道吗,我妈催我多少次了,让我相亲,我二十五了……..呜呜…….我知道,我错了……等我,我去接你出来……..”

    陈龙山呆呆地拿着电话,自己真的是很傻,很傻,这个世上有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可是自己一直没有在意她。

    半小时过后,小曼和陈龙山走出看守所,小曼背对着陈龙山说道:“山哥,我决定了,听妈妈话,明天去相亲,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说完,眼泪滚滚而下,陈龙山现在是万念俱灰,一听这话急忙说道:“小曼,先别相亲。”

    小曼转过身,流着泪说道:“你凭什么?我跟你一年多了,你给过我承诺吗?你给过我希望吗?我真的伤心了,你宁可去酒店找陌生的女人,都不找我,我也不小了,在你身上我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小曼哭着跑着离开了。

    陈龙山那落寞的身影在风中渐渐消失…………

    田文学下班回家,脸色难看,老伴过来就问:“同学聚会怎么聚成这样?脸色这么难看?”

    田文学就把在单位的事说了,哪曾想,一向言听计从的老婆,一把揪住自己的耳朵:“老东西,竟然背着我找小姑娘,你是不是好日子过够了,你说!坦白从宽……..”

    没办法,田文学又把事情说一遍,“骗人!有小姑娘你会睡着?还有,你们那个副校长跟谁好?破坏谁的家庭了?”田文学的老婆坐到身边问道,田文学说道:“老婆,别问了,咱单位的女老师,人家已经私了了,别再给添乱了,我今天做的不对,不应该把事情说出去,如果是因此人家夫妻打架,我不是没事找事?尤其是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如果影响到孩子的前途,我是不是罪人,唉!他作孽就算了,我还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不说了!”

    田文学现在是追悔不及,他老婆也是教师,自然是通情达理的人,不在计较,说道:“老田,别生气了,咱们出去吃一顿吧!”

    四高中进入了特殊时期,不要误会,是好事:毕业不满五年的,都要上汇报课,市优秀教师上示范课,其他教师上公开课,当然教师太多,上不过来,每个年部,各科选两名教师上公开课。

    这可忙坏了各位老师,上课的忙准备,听课的也不轻松,校长要求,只要是自己没有课,就尽量听老师的公开课,促进交流,提高自己,关键是听课后必须给老师评价,不具体打分,就用:优、良、合格、不合格来衡量。

    韦鉴发愁呢!校长点名要看自己的表现,自己是小科,怎么和主课比啊,根本没有可比性,哪有学生重视?各个学校都重视升学率,重视一本上线率,美术学校也不重视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