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非常摄影师

第056章 不眠之夜啊!

    第056章 不眠之夜啊!

    洪克佳拿出一颗香烟:“怎么,抽支烟,至于这么紧张吗?”

    斌叔也不好意思了,给洪克佳把烟点着,洪克佳吐了一个烟圈,偏偏吐到了许老四的脸上。

    许老四气急败坏,他的枪再次顶在洪克佳的头上,洪克佳大怒:“刀疤,我最恨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我要叫你后悔这么做,你往那看!”话音一落,又是一声巨响,又一辆汽车飞上天,旁边的刀疤的手下一个不提防身受重伤,倒地三四个。

    巨大的爆炸声让许老四手一哆嗦,洪哥手疾眼快,一个反关节擒拿手,卸掉了刀疤的枪,膝盖狠狠地顶到刀疤的胸口,右手握着的枪柄一下击到刀疤的脖颈,刀疤翻身跌倒,洪克佳用脚踩着刀疤的脖子,刀疤上不来气,苦苦挣扎,斌叔下车,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得力手下就此被干掉。

    斌叔来到洪克佳的身旁,拍拍洪克佳的肩膀:“阿洪啊,消消气,消消气,别冲动。”

    洪克佳把脚抬起来:“刀疤,我想杀你就像宰一条狗一样,今天我看在斌叔的面子上,给你留条命,但是你记着,阿曾是你到我身边的卧底,他是我虹帮的叛徒,给我虹帮造成损失一百多万,你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的话,后果你自己想!”

    洪克佳拿起电话,放了一段录音,是阿俊很久以前打给洪克佳的:

    阿俊:姐夫,我要干掉刀疤,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阿洪:阿俊,冤家宜解不宜结,你想想,现在你一家三口多幸福,你要考虑到月娇和孩子的感受。

    阿俊:我已经给她和孩子准备好了后半生的钱了,不灭掉刀疤,我死不瞑目!

    阿洪:阿俊,你有没有想过,将来你的儿子没有爸爸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你别来了,你是灭不了他的,我替你报仇吧!

    阿俊:姐夫,不用你,我的事我自己来,现在的我已经是残废了,活着太难受,杀不了他我宁可死,你帮我照顾好我儿子就行,千万别让一凡走我的路……

    听完了录音,刀疤的脸是一红一白的,今天看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洪克佳对斌叔说道:“斌叔,我还有事,咱们改天再喝茶吧!”然后对刀疤说了句:“阿俊的媳妇燕月娇和我媳妇海洋是两姨姐妹,阿曾的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阿俊的事就过去了,但是我不希望燕月娇和孩子出什么意外!”说完向车队后边走去,阿勋带着的虹帮车队站在不远处,洪克佳上车,轿车车队绝尘而去。

    许老四看着洪克佳的背影,恶狠狠地踢了一脚,妈的!洪克佳,早晚我要干掉你!

    斌叔拍拍他肩膀说道:“你就消停点吧!阿洪想今天杀你,你活不过明天,以后大家各做各的生意赚钱,你别惹他了,再有,我看你不给阿洪一百万,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许老四一脸苦瓜相:“斌叔,那我可赔死了,我的两个座驾被他炸毁了,还要赔他一百万,这小子明显是讹人!他有什么损失?哪回和他斗,都是我输,他还有损失,妈的,还有天理吗?”

    斌叔说道:“谁让你拿枪指着阿洪,人家都警告你了,你还那样,换做是我也会出手的,哪个老大没有点怪癖,你就认了吧!”

    许老四垂头丧气,忽然眼前一亮,小声说道:“趁他们在路上,我们要不要利用警察……….”

    斌叔眉头一皱:“你他妈没长脑子?把他抓住到警局,他什么都说了,你我能好到哪去?你还想卖白~粉吗?我跟你说,阿洪没有底儿(举报的意思)咱俩就算不错了!再一个,你能想到的招,他阿洪能想不到吗?猪脑!”

    斌叔上车,带着手下回奔钢城,心中郁闷无比:这个阿洪……..真让我头痛,跟他死去的炮哥一样,死脑瓜骨,而且这个头比炮哥还难剃!我要不要先下手为强?万一…如果万一出手了没成功……….这小子可是个狠碴子啊!斌叔是头痛不已,妈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钢城,虹帮不同地点的暗哨一直和车队保持联络:武警没有异常,特警没有异常,交警没有异常,驻军没有异常,公安局没有可疑迹象,道路没有异常……..暗哨每两分钟汇报一次,洪克佳面无表情,闭目养神,车队行驶在钢海快速干道上……

    洪克佳回到海佳娱乐城,马上召开会议,把各个负责人找来,强调几点:第一、各个娱乐城、洗浴中心,务必做到不许有任何毒品出现,凡是有吸毒贩毒的可疑行为一律报警,不怕影响客源。第二、严查严管,避免被栽赃陷害,马上各个包厢安装摄像头,尽量实现无死角。第三、监控录像专人核查,有任何可疑及时上报。

    各个负责人马上做预算,报出需要监控的数量,马上就办,洪克佳心中有数,明天刀疤就得派人送钱过来,这笔开销有人给报,反正也不用自己掏钱,而且以后自己的生意也万无一失。

    今夜无眠的不光是洪克佳和刀疤,赛若彤也是…………

    原来,夏佳明一如既往的对赛若彤好,但是他的老妈这些天一点没闲着,多方打听,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找到了突破口。

    夏妈妈有个同学叫赵铁柱,在市医院后勤工作,这一天,夏妈妈来到医院,找到了赵铁柱,二人见面感慨颇深,五十多的人了,都已不再年轻,想当初,赵铁柱也是班级篮球队的队长,人高马大,英俊潇洒,现在可是腰缠肥肉,腚大腰圆,一见面就给夏妈妈一个熊抱:“我说桂花,你怎么想起我了,难道是死灰复燃了?”

    夏妈妈一把推开赵铁柱:“去去去,十五六年没见,你是不长能耐光长膘,这嘴也变得油腔滑调了。”

    二人哈哈大笑,来到了赵铁柱的办公室,夏妈妈直截了当就说:“我儿媳妇在你们医院做的人流手术,非常蹊跷……..”夏妈妈就把自己的怀疑说了一遍。赵铁柱也感觉奇怪,于是就问:“那你找我干什么?你去妇产科问一下就可以了。”

    夏妈妈说道:“我去了,但是主治医生说,时间长了,记不清了。”

    赵铁柱晃着大脑袋说道:“看我的,我和赵医生不熟,但是我媳妇教过她爱人,我让我媳妇查查,但是我说桂花,你问这有意义吗?”

    夏妈妈说道:“我就想知道真相!”

    赵铁柱给她分析:如果你知道了真相是最不好的结果,那么,你儿子就要和他离婚,我想这不是你愿意的吧!如果你知道了,不告诉你儿子,在你心里还有这个大疙瘩,你会憋出病的,我们都不小了,如果真是她犯错,改了就算了…………..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

    赵铁柱的话,让夏妈妈也是一阵犹豫,最后还是咬牙决定:问到底!赵铁柱没办法,那就帮忙吧,最后终于被问出了真相:主动流产,胎儿发育良好!

    得知这个结果,老太太的腿像似灌了铅,都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赛若彤做好了晚饭,喊婆婆吃饭,夏妈妈哪有好脸给她,更别说吃饭了。

    晚上,夏佳明回来了,一听妈妈晚饭没吃,赶紧过来看看老妈怎么样,夏妈妈就把在医院打听到和儿子说了,夏佳明勃然大怒,回到自己的房间,强压着怒火问赛若彤:“你告诉我,孩子的事究竟是怎么事?”

    赛若彤一见夏佳明的表情就知道坏了,她不明白夏佳明是怎么知道事情的真相的,但是决不能承认:“我都跟你说了,还让我说什么?”

    夏佳明点指赛若彤的鼻子说道:“赛若彤,你回忆一下,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对你怎么样?可以说是像对待公主一样,可是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把孩子打掉?你说!”

    赛若彤当然知道夏佳明对自己好,自己说一他绝不说二,但是自己这件事决不能承认,夏佳明是一个书呆子,抠死理儿的主,她抱着老公的胳膊哭诉:“佳明,我也是没办法啊,当时怀孕了我也不知道啊,你记不记得我有一次感冒,我扎了庆大霉素……后来我一查,这种药能使孩子先天耳聋,所以我真的没办法,我怕我们的孩子出生就是聋哑…………佳明,我真没办法,我知道你和妈妈都想要个孩子,但是我在很多没办法……”

    赛若彤哭得像泪人一样,夏佳明根本不信:“这不是理由,我问你的是,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就把我们的孩子杀死!你给我解释!”

    赛若彤泪如雨下,她说什么,她无话可说……….最后这句话,夏佳明是吼出来的,真是气愤到极点了。虽然生气,但是夏佳明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他是不会伸手打赛若彤的,自己抱着被褥,来到书房,把门一关,躺在地上睡觉,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夏佳明回忆赛若彤这三个月来的表现,太让人生疑了,自从发现自己怀孕后,就开始闷闷不乐,和自己亲热也是敷衍了事,可怜自己,全心全意对她,难道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这个念头一出,夏佳明是浑身冰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