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非常摄影师

第049章 图谋薇薇

    第049章 图谋薇薇

    韦鉴和冰冰道别后直奔医院,到了病房,海洋正在屋里转圈呢,韦鉴进来就说道:“海洋姐,吃饭没?”

    海洋说道:“没吃呢,我也饿了。”二人走出房间,身后是阿广带两个保镖跟在后边。来到外边,阿广亲自开车,海洋和韦鉴坐到后座,一个保镖站在车外,给关上车门。

    “去钢城大厦吧,很久没去了!”海洋说道,阿广驾车绝尘而去。

    韦鉴和海洋在大厦的二楼靠窗的位置,找个桌坐下,海洋对阿广说道:“你们吃什么自己点吧,随便。”

    阿广谢过大嫂,带着小弟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找个座位坐好,韦鉴也不管他们,把菜谱递到海洋的面前:“海洋姐,你点吧。”海洋也不客气,随便点了四个菜。

    这时,韦鉴的电话响了,韦鉴接通:“诺琳,有事吗?”

    诺林说道:“老板,好消息,薇薇婚纱要出兑,该死的陈龙山,我真解气!”

    韦鉴没明白什么意思:“你说详细点,薇薇怎么了?”

    诺琳就把小曼和她说的大概情况,说了一遍,韦鉴立刻陷入了沉思:薇薇,地点好,是一个有固定客源的盈利性的影楼,手下人的水平也高,我是不是应该接过来?电话里诺琳再问:“喂,喂,老板,你在听没有?”

    韦鉴急忙回答:“我在听。”

    诺琳说道:“没事了。”

    韦鉴忽然想起点事:“诺琳,给你个任务,帮我问问微微的硬件都有什么,再打听出低价,你明白吗?”

    诺琳心中一惊:“老板,你要接手啊?”韦鉴没有回答,把电话撂下。

    海洋问道:“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韦鉴微微一笑:“没事,是店里的事。”

    随后服务员上菜,海洋和韦鉴在一起有说有笑,韦鉴给海洋讲自己店里拍照的事,还有自己念书时大学的事,海洋是个最忠实的观众,听得认真,偶尔插一句嘴,比如,韦鉴说道自己打乒乓球比赛的事,海洋问道:“你不是吹牛吧?你那么厉害?”

    韦鉴拍着胸脯说道:“真的,比珍珠还真!”逗得海洋畅快的大笑。

    酒足饭饱,二人站起身,阿广急忙叫服务员结账,四个人出了酒店,海洋对阿光说道:“我和韦鉴走一会儿,你们回医院吧!”

    阿广看一眼韦鉴,对海洋说道:“大嫂,最近虹帮和海帮有冲突,洪哥特别叮嘱,一定要保护好您,还有,明天可以拆肉线了,洪哥的意思是让您搬他那去。”

    海洋看看韦鉴,韦鉴点点头,海洋说道:“再说吧!我怎么感觉这个洪克佳对我不怀好意呢?”

    韦鉴没有说话,阿广一阵无语,自己的大嫂以前对洪哥那可以说是温柔地体贴地照顾,洪哥更是对大嫂百般呵护,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掰了,这当然不是做小弟能关心得了的。

    阿广二人把奔驰s500放在酒店门口,打电话让人来取车,自己和一个小弟跟在韦鉴和海洋的身后。

    望着海洋拉着韦鉴的手,阿广心中直嘀咕,他知道洪哥的脾气,敢动他的老婆,简直是找死。不过他也奇怪,韦鉴好像当着洪哥的面和海洋拉手,洪哥也没把韦鉴怎么样!

    二人边走边看道路两边的店铺,已经八点多了,人还有不少。海洋看见旁边有个电影院说道:“韦鉴,咱们看电影啊?”

    韦鉴看看表说道:“海洋姐,今天有点晚了,改天好不?”海洋对韦鉴的话从不反驳:“那就以后的吧!”然后海洋小鸟依人状,把头放到韦鉴的肩头,仿佛是一对情侣一般,看得身后的阿广直挠头,这小子是不知道洪哥的醋劲啊,只好和小弟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韦鉴电话响了,诺琳汇报:“老板,他家有两个外景婚纱车,两台专业录像机,四台照相机,其中一套是刚买的,和咱家的一模一样,房租小曼不知道多少,但是旁边那家店的房租每年二十万,面积是我们的店二倍,专业摄影师两个,你见过一个,专业录像师两个,还有两个后期制作的………”韦鉴听着诺琳的汇报,然后再计算,这些正常应该五十万。

    韦鉴说出两个字:“底线?”

    诺琳答道:“四十多万吧!”

    韦鉴挂断电话,心中算计,就这样四人走到商业街,韦鉴抬头,看见了薇薇婚纱摄影的大牌子,慢慢走过去,店面的大玻璃上确实贴着出兑的广告,韦鉴微微一笑,信步往北走去,来到自己的店,韦鉴回头说道:“谢谢阿广。”

    阿广说了一句:“谢就不必了,不过你小子的拳头够硬的。”韦鉴不好意思了,那天确实下手够狠,海洋说道:“不用你送我了,你回店吧!”阿广打电话:“把车开到商业街北段!”

    ………………

    洪刚总部海佳娱乐城。

    洪克佳坐在宽大老板台后边,心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今天手下亮出来的猎枪是十二把,许老四竟然知道我带去十七把猎枪,谁是卧底?知道自己带十七杆枪出去的人,有五个人,一个是阿广,再有就是自己的四个保镖中的金虎和阿毛,还有就是阿勋,应该不是他,和自己出生入死快十年了,还有就是上场的阿德和阿曾…………

    洪哥的脑海里不断地在过着几年来的一些事,哪怕是点点滴滴的小事,都不放过,最后,没有确定下来是谁。

    洪哥按一下桌上的按键,保镖金虎进来了:“洪哥,什么事?

    洪哥就一句话:“叫阿曾过来。”

    金虎出去,不大一会儿阿曾进来:“洪哥,叫我有事啊?”

    洪哥微笑地说道:“阿曾啊,过来坐,有个最重要的事,要你做。”阿曾一听,恭恭敬敬地坐在老大身边,要知道,洪哥从来不会给谁笑脸的,今天这样,绝对反常!

    洪哥说道:“你跟我也五年了,你办事我放心。你马上去沈城,到蔬菜水果批发市场,给我找到一个叫铁拐阿俊的,我有重要的事,切记,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阿曾点头,出了娱乐城,直奔车站。

    薇薇婚纱摄影。

    员工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陈龙山把这八天的工资都给结了,现在在他身边的,唯一一个没有走的,就是小曼。

    店外边走进一人,四十多岁,小平头,进来看看陈龙山问道:“这个店怎么兑?”

    陈龙山站起身,友好地握一下手:“连车带设备和房租,50万。”

    来人略一迟疑,说道:“我不想开婚纱,我只要店多少钱?”

    陈龙山一听,摇摇头:“对不起,我们必须带设备出兑……”陈龙山可不想把车和设备留下,留到手里,就不好卖了。送走了这样的人已经有十多人了,可是没有一个能还价的。

    忽然韦鉴出现在他的店门前,偌大的店里现在就剩陈龙山和小曼,看见韦鉴进来,陈龙山的心里特别堵,都是因为这小子,不然自己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韦鉴微笑着看着陈龙山:“陈老板,你的店,我出四十五万,你看怎么样?”

    陈龙山冷冷一笑:“你出多少钱,我就是不兑给你!”

    韦鉴微笑着说道:“呵呵,你和钱过不去,我也没办法,但愿你能渡过难关,不过我提醒你,明天我来只能给四十四万,后天就是四十三万。”说完扬长而去。

    身后的陈龙山咬牙切齿,妈的,我弄死他!

    小曼说道:“山哥,好不容易有人兑,你怎么不答应?现在都十多个人了,没有接茬的,要知道,你那些设备和车,人家兑店可没有人要啊!只有接着开婚纱摄影的人,才能接手,山哥…”

    陈龙山也是有点后悔,但是人已经走了,而且自己把话都说死了!赶紧给老爸打电话:“爸,一天了,有十多伙来兑店,都不要车和照相器材…………可是……”

    陈爸爸也是郁闷不已:“不行我们接着干吧!”

    陈龙山哭了:“爸,员工都走了。”陈爸爸也是默默无语,再埋怨儿子已经没有意义。

    小曼抢过电话:“大伯,方才韦鉴要兑店,给四十五万,山哥没同意。”

    陈爸爸一听,急忙问道:“韦鉴是谁?为什么不同意?”

    小曼说道:“就是山哥找人要打的那个人,紫罗兰摄影店老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