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非常摄影师

第048章 咎由自取

    第048章 咎由自取

    看见韦鉴回来了,蓓蓓、拉拉、诺琳心里踏实多了,诺琳放下相机,说了句:“换套服装,再补补妆。”然后来到韦鉴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韦鉴,小声说道:“老板,听说你被…抓走了,吓死我了,我现在手还哆嗦呢。”

    韦鉴一笑:“什么抓走了,我去办了点事,回来晚了。”

    诺琳说道:“虹帮的阿广也说是误会,不然不能给我们修。”

    韦鉴接下来,开始接替诺琳工作,毕竟,人家是指名要老板给拍,所以,韦鉴要对顾客负责。

    忘记了后背的疼痛,忘记了手臂的酸疼,韦鉴把每一个镜头都认真拍完,放下相机,韦鉴说道:“我出去结账,你们也休息一会儿,拉拉,你去买点冷饮,给大家都降降温……”拉拉和诺琳高兴地跑出去了。

    韦鉴来到了,丽晶图片社,看见经理急忙道歉:“大姐,这几天我忙的蒙圈了,呵呵,今天来结账,不好意思。”

    经理是场面人,尤其是韦鉴的生意特别好,别看韦鉴的店不大,只有薇薇的一半大小,但是最近的片子却不少,绝对和普通的大店想持平!

    经理微笑着说道:“无所谓早晚,我希望你的生意更好,我们就合作得更多,哈哈!”

    经理把账本拿来,韦鉴把欠款结清,又压了两万元在这里,然后说道:“大姐,我怕我又忘了,先预付,别客气。”

    经理一见,点头说好,韦鉴道别。

    回到店里,诺琳把一个雪糕递给韦鉴,韦鉴接过来,用手一摸,唉!雪糕已经化了,看看诺琳,诺琳说道:“别看我,谁让你不在?”韦鉴没吱声,把雪糕袋撕个口,已经化了就只好喝雪糕了!

    下班时间到了,韦鉴说道:“今天给大家开资,以后每月的月底都开资。”

    诺琳看看拉拉,小声说道:“你说老板能给开多钱?”

    拉拉说道:“一个月工资1500,你说能多少?”

    韦鉴没理她们,而是拿出一个本,上有一行字工资表,拉拉和诺琳走过来一看:俞拉拉、小茜、诺琳都是2000,冰冰2500(说明一下,几年前的社会工资不高,韦鉴是高中教师,也就2000左右工资),蓓蓓下个月再开资。

    拉拉和诺琳非常高兴,尤其诺林,在薇薇以前就是八百,在这里,两千,高兴之余,诺林就问:“老板,不是说好1500,怎么给长了?”

    韦鉴一笑:“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吧,我挣到钱了,你们就开得多点,以后也是这样,基本工资不变,大家共同努力,奖金还会多些。”

    诺林和拉拉签了字,韦鉴把工资递给她们,冰冰没有签字,韦鉴对冰冰说道:“你也签字啊。”

    冰冰微微一笑:“我若是签字,你就是我的老板,我们就不是朋友了,所以……”

    韦鉴挠挠头,这么麻烦,诺琳替冰冰签字说道:“冰冰,这些天你最辛苦了,眼睛都要累瞎了,钱干嘛不要,拿着!”诺琳一伸手,韦鉴把钱递了过去。

    韦鉴说道:“按道理,经过这么大的事,我该请大家吃饭,但是晚上我还要去看看海洋,改天再请大家吧,收工!”

    几个人高高兴兴出了店门,卷闸门放下,诺琳、拉拉、蓓蓓、小茜互相告辞,各自回家。

    冰冰看一眼韦鉴,说了句:“走走吧!”二人一起在街上散步。

    商业街的店铺,大部分还都在营业,只有韦鉴这样的店关门了,看着商铺里进进出出的人流,听着音箱中传出的减价、打折的声音,抬头望一眼蓝蓝的天空,韦鉴的心中感慨颇多,喧嚣的都市,浮躁的人群,这就是生活。

    二人没说话,就是慢慢地走,忽然冰冰问了一句:“韦鉴,你有喜欢的女孩吗?”

    韦鉴站住了,望一眼天空,没说话,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的影子……….

    喜欢和心动,只是一瞬间,却不知,想你成了我现在的习惯!佳佳,你在哪里?

    看着韦鉴的失神的模样,冰冰就明白了,轻声地问道:“她漂亮吗?”

    冰冰的一句话,把韦鉴拉回到现实,韦鉴点点头,叹口气:“我已经三个月没有她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薇薇婚纱摄影店。

    陈龙山今天高兴,高兴,还是高兴!火花婚纱摄影被虹帮给砸了,真解气!接着又听说,韦鉴把虹帮总部给砸了,太好了,闹得越大越好,不过随后就看见虹帮给韦鉴修门店,这可让陈龙山郁闷不已,不可能啊!虹帮什么时候给人家认错了?大不了给赔钱就完了!

    正郁闷呢,小曼进来了,带来了一个他不喜欢的消息:韦鉴回来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娘的!真是没有天理了!

    陈龙山把门一关,今天太***不爽,你就让我好好地爽一回!陈龙山把小曼推倒,然后压到了她的身上……

    正当陈龙山快活的时候,电话响了,陈龙山气急败坏,摸过来电话刚要骂人,可是定睛一看,是海帮彪子的电话,陈龙山浑身一震,他知道,该来的早晚要来的,小曼说道:“山哥,怎么了?”

    陈龙山恭敬地接通电话,示意小曼出去,小曼识趣地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彪哥,身体恢复了?”

    彪子的话,让陈龙山冷到了冰点:“陈龙山,上次的事,因为你让我们海帮丢面子,今天我们和虹帮又干一架,死了两个兄弟,四哥赔了二百三十万,你看怎么办?”

    “啊!这样啊,这……彪哥,你们帮派的事我不明白,但是雇你的钱我已经给你了。”陈龙山急忙解释,其实谁都知道,雇佣的佣金出了,以后的事,就是你给雇主达到要求,别的跟雇主没关,但是海帮当然想勒索一把。

    彪子冷笑一声:“我们死了两个兄弟,还有二百三十万,你小子就出六十万吧!给你三天时间,过一天,砍断你一只手!”电话撂了,陈龙山傻傻地坐在床上,六十万!六十万啊!

    半晌,陈龙山大哭失声,听见声音,几个员工来到门口,敲敲门,陈龙山已经神不守舍,哪里能听见敲门声,大胆的员工开门进来看情况,结果一看,抹身就跑出去了,原来陈龙山什么都没穿,躺在床上,嚎啕大哭………

    小曼进来,给陈龙山穿好衣服,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陈龙山就把大致的情况挑挑拣拣的说了一遍,他当然不敢说出海帮死人了,那他就没命了,他只能说,自己得罪了海帮,人家要六十万!

    小曼说道:“山哥,赶快给伯父打电话啊!”

    陈龙山颤抖的手,已经拨不了号码了,小曼拨通了号码:“伯父,您快来,山哥惹祸了。”电话里也说不清,小曼只能长话短说。

    老头在家一听,气得是头发都竖起来了:“这个王八犊子,一天天的不好好干活,又惹祸,我就不应该把门店交给他!”骂归骂,自己的儿子也得管啊,开车直奔婚纱摄影店。

    老头来到店里,直接上了二楼,小曼识趣地离开,陈龙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原委改善了老爸,老头一听,上前就是四个大嘴巴:“你是吃屎长大的?各做各的生意,你凭什么算计人?还有,跟你说多少回了,那个彪子根本就是流氓,你跟他打交道,你是不是傻?”

    陈龙山现在后悔,但是已经没有用了,“老爸,救救我,他要砍我的手啊!老爸……”

    老头站起身,慢慢踱步,走到窗前:“我老了,管不了你了,你也不是经营的料,把店兑出去吧!”说完这句话,老人眼中两颗泪珠无声滴落。

    陈龙山说道:“爸,这个店是您一手创办的,兑了太可惜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老人没有回头,擦擦眼泪说道:“报警,能保你一时,过后他们随时会绑架你,然后敲诈我,兑了吧!四十万是底线。”说完,默默下楼,老人在外边转了好多圈,看着薇薇婚纱摄影名店,这是自己一手干起来的,马上就要拱手出兑,心里难受,黯然离开。

    陈龙山收拾一下,洗把脸,然后下楼,对小曼说道:“给我打个单,影楼出兑,贴出去!”小曼一听大惊失色,旁边所有的员工都惊呆了,怎么出兑了!为什么啊?

    十多个员工也都不工作了,纷纷下楼看情况,陈龙山叹息一声走出店外,坐在店前,看着薇薇婚纱摄影店,呆呆地,一动不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