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非常摄影师

第042章 重温旧梦

    第042章 重温旧梦

    运动会结束,全校放假,明天是十一黄金周。

    萧燕茹拉着紫菱的手,对韦鉴说道:“一会儿一起吃饭,我请客。”

    韦鉴对昨晚的事后悔不已,不能和这个萧燕茹再来往了,怕是时间长了会发生事,自己还没找对象呢,另外对人家的家人也不好,想到这他说道:“我一会要去找海洋姐,争取早日让她恢复记忆。”

    萧燕茹原本满面含春,一听韦鉴的话马上晴转多云:“那就看完海洋再吃。”

    韦鉴挠挠头:“萧姐姐,我店里有好多照片没处理呢!昨天的照片我处理一直处理到今天早晨四点多,我现在还困呢。”

    萧燕茹听后嘴角微动,她知道韦鉴没说谎,但是她也感到了韦鉴的一丝异常,直觉告诉她,韦鉴有点不愿意和她在一起。

    紫菱说道:“燕茹姐,要不我替韦鉴去吃,你说吧,吃什么都行。”

    萧燕茹一推紫菱:“一边呆着去。”

    韦鉴知道不去萧燕茹会很生气,还是说道:“走吧,我请客。”

    三个人出了学校,打车来到一个中等的饭店,点了四个菜,三人想简单吃点,就边等上菜边聊天,邻桌上有五个大汉在吃饭,按道理东北大汉吃饭,基本上都是吆五喝六,啤酒对瓶吹,可是今天五个人,一个个都是低声说话,隔着屏风,韦鉴开始也没在意,后来一个关键词让韦鉴注意到他们的谈话:洪哥!

    一个人说:阿广老大,你是洪哥的膀子,洪哥这次有麻烦了,听说斌叔和许老四要练手灭掉洪哥,这事是不是真的?

    阿广说道:洪哥这个人绝对有实力,有气魄,讲义气,我最服,至于想灭掉洪哥?他们是找死,洪哥是什么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另一个人说道:这个刀疤许老四,老大你知道刀疤的来历吗?给我们说说呗。

    阿广喝口酒说道:刀疤许老四,原名许东临,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是给斌叔歌厅看场子,许老四的特点就是狠,斌叔让他做什么,保证做到。有一回,有个混混自己感觉不含糊,仗着自己有几个小弟,到歌厅嚣张,说这个小妹不温柔,那个小妹身材不好,最后打伤了两个小妹,还用烟头烫伤了一个小妹…….不把斌叔放在眼里,恰好斌叔去海市办事,许老四给斌叔通报了情况,斌叔就说了一句话:你可以全权处理。

    许老四把小混混抓住了,开始这小子不服,许老四就把他按倒在地,拿烧开的热水往他倒,一壶下去,全身起泡,最后服软了,乖乖的让小弟送来三万块!从此,许老四在斌叔眼中有了地位。

    后来斌叔进军房地产,遇到拆迁难题,一个月也没有进展,后来许老四自告奋勇,当拆迁队队长,他把那些钉子户都找到一起,拿起一把斧子,对着自己的左手一斧子下去,小指砍掉,哼都没哼,然后说道:“你们谁能做到我这样,要多钱我给你们多钱!”结果二十多人,乖乖地签字了。从此许老四得到了斌叔的器重,把海市的生意让他去管。

    众人一阵叹息,阿广接着又说:当时海市还有一伙,叫阿俊 ,手下有三十多号人,谁都不服,警察也不敢管,但是一山不容二虎啊,许老四决定干掉阿俊。

    一天许老四的手下发现了阿俊的车停在一个歌厅旁,报告给许老四,许老四就带着人过去了,埋伏在不远处,阿俊出来后开车回家,许老四的五台车换上假牌照,一直交替跟踪,阿俊刚下车,许老四的车就到了,许老四下车后,对着阿俊就是一枪,阿俊也不白给,见势不好,抬手就是一刀,阿俊的飞刀是一绝,这一刀刺中许老四的额头,猎枪的子弹也击中了阿俊的大腿,股骨粉碎性骨折,阿俊截肢变成了瘸子,从此退出了海市,去沈城蔬菜水果市场做买卖去了,据说在沈城混得也不错,至此许老四在海市一战成名,也留下绰号:刀疤,外号刀疤许老四。

    旁边偷听的韦鉴暗道:这小子够狠!

    韦鉴三个人一起说说笑笑吃饭,旁边的谈话,韦鉴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这边的萧燕茹和紫菱根本就嘻嘻哈哈说话。

    这顿虽然是萧燕茹请客,但是韦鉴哪能让她付钱,吃完饭,韦鉴付完账去医院,萧燕茹主动送韦鉴,顺便也一起看看海洋。没有听完许老四的故事,韦鉴离开,直奔医院。

    韦鉴来到icu病房一看,人不在,一打听才知道,海洋病情稳定了,被安排到高护病房,自己住单间的那种,当然是洪哥安排的,他怎么会让海洋和好几个人在一起,乱糟糟的。

    海洋看见韦鉴来了,非常高兴,自己要下地,韦鉴急忙跑上前,他可不想让海洋再有什么意外,可是当她看见萧燕茹的时候,竟然不认识,问韦鉴:“这是你媳妇吗?”韦鉴摇头。

    萧燕茹一听吓一跳,这才知道海洋的问题太大了,走上前拉着海洋的手说道:“海洋,我是萧燕茹啊,英语组的同事,你忘了?”

    海洋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脑袋有点疼,韦鉴拉着海洋的手说道:“海洋,别想了,以后我告诉你,现在你记住就可以了,好不?”

    海洋点头,那边的萧燕茹心中很复杂:一方面是对海洋的同情,另一方面是对她的淡淡的醋意。

    韦鉴就和萧燕茹一起,给海洋讲四高中的英语组有谁,什么样,海洋都大概记住了,又给他讲述了学校的情况,海洋也记个大概。时候不早了,萧燕茹要走了,海洋拉着韦鉴的手不松,萧燕茹说道:“韦鉴,你不是要回店里处理照片吗?我送你回去。”

    韦鉴起身就要走,海洋拉着手就不松,也不说话,一时之间,屋里的气氛有点怪怪的。

    这时恰好洪哥进来了,看见海洋拉着韦鉴的手,面上不悦阴沉个脸。

    韦鉴说道:“海洋姐,你老公来了,让他陪你呆着,我真有事。”说完把手抽出来,走到洪哥的身边,看洪哥表情,韦鉴说道:“你这个表情,海洋姐是不会喜欢的,你要这样……..”说着,露出了阳光笑容,然后韦鉴阴阳怪气地说道:“也许,这是你重温旧梦的最佳时机,你可要珍惜。”

    洪哥若有所悟,看看韦鉴没说话,他能感受到韦鉴说话没有恶意,但是他决不能容许别人碰他的老婆。

    临走,韦鉴接着提醒洪哥:“想要让海洋尽快恢复记忆,你需要慢慢渗透她生命中最重要、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事,还有,温柔,懂吗?讲故事,你会吗?讲一些你们之间最浪漫的故事,一些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可能唤起海洋的回忆……”说完,韦鉴扬长而去。

    洪哥看韦鉴走了,把手从后边拿过来,一束鲜花出现在手里,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海洋,送给你的。”送花这招还是昨天现学的,他看见韦鉴给海洋送花,海洋非常开心,今天也来这手。

    海洋接过鲜花闻了闻,对洪哥微微一笑:“谢谢,你说你是我老公,你怎么证明?”

    洪哥一听有点懵了!怎么证明?对了,我有结婚证!洪哥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阿广,把我的结婚证找到,送到医院。”其实,结婚证在二人离婚的时候,就该收回去,但是洪哥留了个心眼,他不想离,就偷偷地把证留下来了。

    洪哥坐在海洋的旁边,讲述起了二人的过去的往事:

    几年前海洋师范大学毕业了,由于自己没有门路,只好听天由命,爱分哪分哪吧!正好有一个暑假的休息时间,想来一次单身旅行,由于自己没见过大海,所以一个人来到连城,坐在海边,看潮起潮落,听海浪的声音,晒日光浴…………

    洪哥当时是炮哥手下的最得力助手,正好需要到连城办点事,顺便到海滩看看风景,于是就带着两个保镖来到海边,正好看到了海洋,海洋面对大海高喊:大海,我来了,我是海洋…………然后海洋一个人在海边戏水,也许是海洋那清纯的学生气息吸引了他,也许是上天对他的眷顾,洪克佳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强烈的好感,于是让两个保镖离远点,他也学着海洋的模样,把鞋脱了挽起裤腿,在水里玩耍,伺机接近海洋。

    不大一会儿,两个人就混熟了,洪哥介绍自己叫洪克佳,来自钢城,海洋惊喜道自己是海市的,离得不远,不过自己是农村的。

    二人上岸,在太阳伞下坐下来,海洋说道:“我今年大学刚毕业,正愁分配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