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盖世战皇

225.第225章 心机婊

    “不可能”秦陨下意识的回道,潜意识里他对易云还是相信的、至少他不认为易云会将主义打到叶萱身上。

    “你不相信我?”叶萱极度失望的看着秦陨,忽然一头向着房柱撞了过去,那寻死的动作十足的逼真。

    秦陨好歹是个玄王高手,怎么可能让她轻易装上柱子,身影一晃将她抱住。

    “放开我,让我死了算了、连你都不相信我,我还有什么脸活着……”这小娘子哭的那叫一个逼真,在秦陨怀中不断的扭动挣扎着。

    “好了萱萱,我没说不相信你,我只是没想到易云会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这小娘子如今俨然成了秦陨的心尖子,见得她这样、秦陨哪里还有半点怀疑。

    事实上,秦陨与易云只见也不存在多少交情、秦陨跟着易云只是单纯的想跟着易云的步伐、从而超越易云而已,若说信任什么的、还没到那程度。

    想想易云那色、魔的称号和不良风评,秦陨渐渐的相信了自己小娘子的话。

    “我去找算账!”秦陨觉得自己头上缕缕的、越想越是气。

    “别去,你现在还斗不过他,再说。刚才我跑得快、他也没能把我怎么样,你现在就这么去找他,空口无凭的……”叶萱怎么敢让秦陨真个去找易云,连忙道:“再说,现在的天星门是他的天下、你这个掌门不过是个傀儡,谁会信你、到时候说不定反咬我一口……”

    “这,可我这口气咽不下去啊!”秦陨愤怒的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你不仅要在实力上尽快超过他,还要把天星门牢牢抓在手里,把他彻底架空……”叶萱恨恨的道:“你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受他摆布,做个有名无实的掌门。”

    “是我自愿跟着他的,原本他还不收我、因为我父亲的关系,以及一件宝物他才答应带我一起闯荡的……”

    叶萱闻言,桃花眼中闪过了一丝隐晦的鄙夷,看秦陨的目光越加不屑起来,心中暗道:“废物,跟人家一比、真是货比货得扔啊。”

    “什么宝物,你给他了吗?”叶萱好奇的道。

    “四品寒煞,价值连城的宝物,当年我父亲闯荡大荒时历经生死才弄到的,现在还在我手里,本来准备近期给他的。”秦陨沉声道:“这宝物于他有大用,落在我手里却是个摆设。”

    “你真笨,白跟人家干活,还把宝物送人,哼!”叶萱气哼哼的瞪了秦陨一眼:“这东西既然没用,那给他也无妨,不过你得狠狠宰他一刀才行。”

    “对,这小子身上宝物不少,不能白白便宜了他。”无敌枕边风的吹拂之下,秦陨的心态不知不觉间有了极大的变化。

    “有没有对我有用的宝物?”叶萱眸光闪闪的道:“如果我实力提高了,我也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以后就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受人侮辱了……”

    秦陨连道:“有,这小子手上有阴阳轮回酒,很厉害的、一瓶下去至少能让你跨入本源之境的门栏……”

    “本源之境门栏?天呐、天下竟然还有这等了不得的宝物。”叶萱修为见识皆是有限,如今的玄师修为还是旁了好几个所谓多金公子才提升上来的,境界方面却是一塌糊涂,本源之境、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个不可企及的梦想。

    “等等,我现在就去找给他给你换一瓶阴阳轮回酒来。”秦陨连道。

    “一瓶怎么够,你不是说、四品寒煞至宝对他很重要很关键吗?哪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不行三瓶、至少也得三瓶。”叶萱贪心不足的道。

    “对,是不能便宜了她、我现在就去。”秦陨恨恨的说完,提着长剑出去了。

    “这个废物、怎么配的上老娘。”秦陨走后,叶萱很是不屑的哼了声,“我叶萱是要睡天下最完美、最好的男人,秦陨、你只不过是一个踏脚石而已。”

    “易云,我终有一天会得到你的,到时候、我要天天让你给我……”

    “疯丫头,你搞什么鬼?”易云回到自己房中的时候,却见去了一趟客房的易水芸折身而返。

    只见这丫头换了一身装束,红色半透明的薄纱、完全与刚才勾引自己的叶萱一模一样,只是双脚赤着,修长白皙经脉隐约可见的长腿在红纱之下隐约可见,晶莹的脚裸之上缠着两条红丝,略重三分的粉黛,凭添了无限的妖媚。

    极为相似的装束,两个人传来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之前的叶萱,易云还能保持镇定、但现在是易水芸,这是一个穿着麻布片子都能迷倒完全众生的女人,换了一身装束之后、杀伤力自是暴涨无数。

    第一眼,易云便痴了一下,小心肝不争气的扑扑跳动着。

    易云记得,这好像是疯丫头第二次这么逗自己了。

    “怎么样,云弟、姐姐这身装扮,入得你法眼吗?”易水芸学着叶萱刚才发嗲的声音,酥酥的靠上去,对着易云的耳边吹了口热气。

    “我警告你,别玩火。”易云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此话一出,易水芸眼中却是显出了一丝欣喜,“看来姐姐我还是有点资本的嘛……”说着一步步向易云逼近,而易云则是下意识的后退。

    “再过来,我可要不客气了”易云强压着胸中的火焰,警告说。

    “不客气了?云弟,你要干什么呢。”易水芸说着,挺身一步,撞在易云身上。

    然而就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啊”疯丫头惊叫一声,逃也似的跑出了易云的房间。

    秦陨出门之后,越想越不对劲、潜意识里,这家伙还是有些不相信,“难道会有什么误会。”

    然而,当他来到易云住处的时候,看到和自己的妻子一模一样装束的美艳女人落荒而逃,心中的再无半点疑惑,一股无明业火在胸中升起。

    这是搞真人角色扮演吗?吃不到就找人模仿?

    秦陨自觉受了奇耻大辱,这个无耻的畜生竟敢如此辱我!

    如果易云知道秦陨现在的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疯丫头这次却是误打误撞,帮了叶萱一把。

    秦陨很想拔出长剑将眼前这个无耻的家伙剁个稀巴烂。然而叶萱适才的话又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冲上去只会自取其辱……”

    强压胸中的怒火,深吸了一口口气,努力将心境平复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