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盖世战皇

224.第224章 祸起萧墙

    “太上长老好勤奋啊,竟然一夜修炼没睡、奴家温了点灵酒给您暖暖身子……”酥麻的轻呼打断了易云想要进一步探查此物的打算,目光一扫,却见那叶萱小娘子穿着一袭粉红色长裙,提着一个小篮子踱着猫步、一颤一颤的向自己走来。

    “呃,”易云被噎的不轻。

    这尼玛新婚第一天,一大早穿成这样出来,想玩什么灰机?

    易云心中默默为秦陨这小子默哀,这小子怎么搞的

    “贱女人”易云心中暗骂。

    总的说来,易云还是一个比较有节操的人。对这种长相只在及格线往上一点点的烂女人是提不起什么兴趣的,而且此人还是秦陨的女人,要是和她发生点什么、秦陨那小子非得发疯不可,这种事情易云可做不出来。

    “怎么,太上似乎并不欢迎奴家啊。”叶萱小娘子将那小篮子放在院中的石桌上,屁股一扭就向易云怀中坐来。

    “嗖”易云一晃身让开,心中恶寒不已。

    “太上是不是对奴家身上的衣裙不感兴趣……”小娘子说着、伸手向胸口的衣领扯去。

    易云微微一愣,立即让了开去

    “太上、你这是做什么,都弄疼人家了……”叶萱却是不依不饶的依了上来,纤手一抬向易云的脸上摸了过来,“这么好看的人儿,好看的眼睛、人家都着迷了呢,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呢?”

    “无耻,不要脸!”就在此时,一道倩影飘然从墙头越了下来、一巴将叶萱推了个趔趄,横身挡在易云面前,就像一头护犊子的小母狼一般。

    “疯丫头……”易云微微一愣,这丫头倒是来的快、看来皇甫世家在这盛京城中势力也是不小。

    易水芸很是愤怒,刚才的一幕都落在她的眼里了,这个连妓、女都不如的东西,竟然敢勾引自己看上的男人……

    “哟,小妹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和太上两情相悦……”

    “再敢胡说一句,宰了你。”易水芸冷冷的看着叶萱,杀气毕露的眼神吓得实力不过是玄师一段的叶萱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你,你敢……”小娘子色厉内荏的道。

    易云冷笑道:“回去吧,秦陨不错、踏踏实实的跟着他,不要再耍什么幺蛾子。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你,你们、哼”叶萱恨恨的瞪了易云一眼,挥手提起竹篮气哼哼的走了。

    “擦,真以为自己是天仙了。”易云无奈,这样的女子比勾栏里的也强不了多少、天知道秦陨那小子是哪根筋接错了。

    然而这是秦陨的事情,易云还不能管、那小子完全是一根筋的主儿,认准了的事情天神来了也是拉不回来的。

    希望她安分一点吧,否则有这么一个门主夫人在,对于新生的天星门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尤其是秦陨这没出息的家伙、属于那种给女人卖了买帮着数钱的。

    “小疯子,跟这种女人混掉价,你离她远点,知道吗?”易水芸兀自不放心的道。

    “你看我刚才不是很规矩吗?”易云笑道:“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我可是好人。”

    易水芸微微一笑道:“刚才表现不错,奖励你的。”说着趁易云不注意,在其脸上香了一下。

    “这……”易云微微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哼!”就在此时,一个略显不满的冷哼之声传来。

    “谁?”易云抬头一看,却见房梁之上、懒洋洋的坐着一个贵气逼人、身着紫色裙装的绝艳女子。

    容貌是绝世之姿,配上那股子绝代高手的气质,的确很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欲,不过骨子里透出的冷漠却是令人无法亲近起来。

    “姑娘好手段、来了这么久,易云事先竟然没有半点察觉。”易云眉头微皱,这女人看上去总有一股似曾相似的感觉,到底在哪儿见过呢?

    “我只是代一个好友来看看你。”那女子懒洋洋的道:“幸好,你没让我失望、否则此刻你已经人头落地了。”说完腾空而起、留给了易云一个背影。

    看到背影的时候,易云瞬间便认出了她的身份。

    “教主大人看来对属下很关心啊,一大早上就跑来探望。”易云似笑非笑的喊道。

    没错,迁花教主、她就是迁花教主,她的背影易云记得。

    听到易云的声音,迁花教主的速度陡然快了三分,似乎有些慌张、就像做贼被发现了一般。

    “小疯子,她是谁啊?”易水芸有些警惕的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她很明白那个女人的魅力,远不是刚才的那个叶萱能够比拟的。

    话说叶萱满腹怨恨的回到新婚喜房之中,见得秦陨已经起床、满是溺爱的看着自己,她的心中更是愤怒,“废物”

    严格说来,秦陨也算是个难得的青年俊彦了,无论是实力还是样貌在同龄中都算上上之选、如果在以往,叶萱一定会为自己感到庆幸,可是现在……当昨晚易云横空出世,一招狙杀了叶海林之后、一切都变了。

    叶萱以前的生活就不怎么检点,在被叶海林抢夺之前也换了两三个青年俊彦了,算是经历丰富。

    “萱萱,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去了?”秦陨有些不满的道:“这样成何体统!”

    “呜呜,人家差点被人欺负了,你还……”叶萱捂着脸扑到了床上,呜呜哭了起来。

    “什么?到底是谁、谁这么大胆子,为夫去宰了他。”被这狼女吃了一夜,秦陨现在一颗心已经完全挂在了叶萱身上,闻言自是暴怒无比,摘下墙上挂着的佩剑……

    “别,不要。夫君你打不过他的。”叶萱连忙拉住秦陨,她是个聪明的人,自然知道此时招惹易云绝对是死路一条,她不过是想在易云和秦陨之间先制造一些隔膜罢了。

    “到底是谁?”秦陨怒道。

    “是太上长老。”叶萱装作怯生生的道:“不过他没有得逞,奴家拼死抵抗、他没有得手”

    “不可能”秦陨下意识的道。

    潜意思力秦陨是不相信易云会这么做的,这来自于他对易云的一点点的信任,当然只是一点点而已。

    叶萱的话,无疑在他心中撕开了一道口子。

    当然这只是个开始,以秦陨的智商、被叶萱卖了也属正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