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5.第1365章 番外(下)

    下属讪讪,这小兔崽子!哭这么大声干嘛,自己很帅好不好,只是小屁孩不懂欣赏自己的美。

    胖太赶快将儿子扯过来,同时,口气稍微好了点儿,却还是咬牙:“你,你是这个小姑娘的爸爸是不是?好,来得正好,你看看,你家女儿把我儿子打成这样……”

    司御衡挑起剪裁般的眉,打断她:“我家宝贝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又望向怀里的宝贝女儿,坚决地问:“笑笑,是不是他先欺负你的?有爸爸在给你做主,不要怕!老实说!”

    笑笑很诚实地说:“他没欺负我。”

    哼,整个幼儿园有人敢欺负她吗?

    司御衡被女儿啪啪打了脸,神色发青。

    胖太太立刻得意起来了:“看,你女儿自己都说了!”

    司御衡不甘心,继续问笑笑:“那你打人也一定是有原因的,是不是?”

    笑笑说:“他玩滑滑梯摔了一下,哭起来了,我去安慰他不要哭,结果他越哭越厉害,我记得妈妈之前跟爸比吵架,爸比说过,女人不能惯着,越哄就越来劲,一打屁股妈妈就不闹了,所以我也试着打他了!可是没想到他还越哭越厉害了,爸比,为什么你对妈妈的办法不管用……”

    全体:“……”

    梁安雅脸色涨红,急忙拖回笑笑,捂住她的嘴!

    司御衡咳两声:“嗯,这也算是理由。证明笑笑不是无缘无故打人。”

    胖太一愣,这也算理由?急了:“你还能更强词夺理一点吗?你是黑社会吗?怎么这么不讲理?”

    下属耸眉,哟,还真猜对了。

    要不是堂主收心养性当奶爸了,光凭这女人刚才对miyasha小姐那架势,早就被丢出去了。

    司御衡冷冷:“这位太太,你现在该做的是好好培养你的儿子,滑滑梯摔跤也能哭,还是男人吗?还得让我的女儿帮忙劝!好了,这件事完了。”

    胖太被说懵了,怎么倒成了自己儿子的错?!这还有天理吗?

    司御衡一手拉住梁安雅,一手抱着女儿准备走人。

    笑笑嚷起来:“还没放学呢,爸比!”

    司御衡捏住宝贝女儿的小粉拳揉了揉,柔情的语气与外表格格不入:“今天打累了吧,罢课休息一下,不上学了。”

    梁安雅一脸黑线,有这么护短的吗!明明她揍了人,还怕她辛苦了!

    忙拦住:“不行,上学哪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不上课,功课就落下了,到时考试不如别人怎么办。”

    笑笑也架了架粉红色的眼镜框,还是很有羞耻感的:“嗯,爸比,我不想考最后一名。我要当学霸。”

    “没事,爸爸给你找个顶级补课老师补课。幼儿园上什么课,爸爸让老师给你单独补回来。”他就是对女儿宠上天。

    “那那我们现在去哪?”

    “去外公那儿先吃饭,明后两天是周末,我们再请一个星期假,晚上直接坐飞机去爸爸那边度假一周再回来,好不好?”

    “哟呼~~”笑笑一听不上学,欢呼起来。

    爸比的家乡是欧洲的A国,有好大的城堡,有好多佣人,有高高的蓝蓝的天,白白的像棉花糖一样的云,绿油油的草地。

    那里的风景和环境跟华夏完全不一样,她和小宝去过几次了。

    每次过去度假,她跟小宝光是玩捉迷藏就能玩得不亦乐乎。

    “喂,你不可以这么纵容他们!”梁安雅怒视于他,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愿意跟他回A国那边生活的缘故!

    在华夏他都能把两个孩子宠成这样,A国那边是他的地盘,还得了?

    “别啰嗦,你也一样过去。”他俯下头颈,打断她的话,长臂附上她腰,重重卷近,薄唇凑近她耳珠边,吐着热气。

    她脸一烫,推开不拘小节的某人,不过总算没反对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里,胖太醒悟过来,追上来几步,拦住司御衡:

    “喂,你怎么能这样,你女儿难道不应该有点处罚吗?”

    司御衡冷眸扫过对方:“刚才你不是一口一个小流氓叫得很过瘾吗?想看看什么是大流氓吗?”

    胖太受了惊吓:“……”

    这一家子到底什么人啊!一个比一个不讲理!

    梁安雅忙将某人拉离了办公室。

    ……

    幼儿园外,一辆银黑色兰博基尼停在门口,车身反射出庄严的光泽。

    另一名下属坐在驾驶座上,见堂主一家三口出来,下车拉开后车座的门。

    哐一声,后车座露出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儿,坐在儿童座椅上,扬起

    “小宝!“笑笑见弟弟也来了,从司御衡怀里朝前伸出双臂。

    梁安雅见他把儿子也带来了,走过去抱起小宝,狠狠亲了口。

    小宝已经快两岁了,跟笑笑比起来,笑笑比较像梁安雅,偏亚洲人,小宝却越来越像司御衡,轮廓很深,头发也是偏褐色。

    司御衡见母子两人亲得很欢快,垮着脸将女儿扔上了车子后座的儿童安全座椅,给她系上安全带,然后将小宝夺过来,重新五花大绑在儿童座椅上,教训:“要亲自己去找个老婆亲。“

    无辜的小宝一脸懵逼,吮着大拇指:“……”

    老婆是什么,可以吃么。

    梁安雅苦笑不得,却又笑意一凝,安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自从重遇,他便将NH的业务移了部分到华夏的H市,然后,再不曾离开她们母子三人一日。

    他知道,她的家乡在这里,朋友和亲人都在这里,并不喜欢过北冥堂那样煊赫的生活。

    于是,从此他便将这里,当成他的第二故乡。

    A国那边,长眠着他的父母。

    而华夏,却是他下半生不可切割的娇妻幼女稚子。

    现在,他们一家四口虽然住在华夏,但偶尔还是回A国度假。

    “怎么了,怪我没提前打招呼说要回那边度假?”他回头看见她默不作声,走过去轻拨她的秀发,俯下颈。

    “不是。我只是想,A国那里,才是你的家乡,你为了我们留在这里……”

    他用娴熟而洋洋洒洒的轻吻磨在她颈项,阻止了她的言语,然后在她耳边沉声:“有你和笑笑、小宝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梁安雅眸光晃动了一下,挽住他手臂。

    阳光正好,岁月静美。

    ——————

    作者的话:司梁番外到此结束。还有最后一篇关于霍、楚幼年时的番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