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2.第1362章 大结局(中)

    楚心悦一怔。

    警卫马上领会了殿下的意思,朝蓝语柔伸了伸手:“蓝小姐,请。”

    蓝语柔也愣住,料不到夜宸会帮自己介绍工作:“介绍我什么工作?”

    “你在南伽娱乐圈的名声臭了,在华夏娱乐圈又被前辈封杀,既然两边的娱乐圈都容不下你,只能考虑其他地方。”夜宸语气已不耐烦。

    警卫立刻加重语气,朝向蓝语柔:“蓝小姐还不走?殿下难得给人安排工作。错过了这个村,可再没这个店。”

    服务声已经帮忙取车开了过来,拉开车门。

    难道夜宸真的要弥补自己?

    难道他心底对自己到底还是有几分愧疚的?

    倒也是!她受得起!蓝语柔挺起了胸脯,耀武扬威看一眼楚心悦,唇角泛起浅浅的得意。

    就算在华夏娱乐圈也混不下去了,至少夜宸心里还有自己,还惦记着为自己安排前途!

    车门砰的关上,楚心悦看着车子离开,不敢相信他真的会为蓝语柔安排工作。怀疑地问:“你为蓝语柔安排的什么工作?”

    “南伽劳务部最近跟索马里、塞内加尔、尼日利亚几个国家签订了劳务输出合同,彼此交换工厂女工、佣人。”夜宸淡淡道。

    所以——

    夜宸安排蓝语柔去非洲做——劳工?

    想起蓝语柔上车前趾高气昂的脸色,楚心悦不禁倒吸口凉气。

    夜宸早已恢复神色,并不觉得对蓝语柔的惩罚太重,居然胆敢闯到他眼皮底下跟他的女人闹腾,还动起手了,不弄死她,已经是看在她的血救过楚心悦的份儿上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拎出来一个白色塑料袋:“早餐,还热着。车上吃。”

    原来他下楼是来给自己送早餐。

    楚心悦呆呆接了过来,见他手持金属手杖转身要走,却脸色一凝,声音冷了几分:

    “等一下。”

    夜宸手杖一驻,挑眉:“是不是受了惊吓不想上班了,不如上楼我们……”

    “别装糊涂,还想装多久?”

    他面露无害无辜的光泽,一脸不懂她在说什么的样子。

    她一把夺过他手掌中的金属手杖,扬了扬秀眉:“你眼睛根本没事!”

    刚刚他那么准确无误地把她从马路上拉回来!怎么可能看不见!

    要不是蓝语柔这么一闹,她差点跌到车海中,他条件反射去救她,她估计还被他蒙在鼓里!

    夜宸见她知道了,也懒得掩饰了,耸耸晨起慵懒的眉。

    她见他承认了,又好气又好笑:“那次医生给你检查时,你其实就好了,是不是?”

    “不是。”

    “你还想骗我?”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从头到尾都是看得见的。我那次下游泳池确实感染了点炎症,不过没到瞎的程度。”夜宸倒是很坦然。

    楚心悦呆住,他根本就是借机装瞎,拖住自己离婚,骗自己住在酒店?

    所以说……自从住进酒店,她穿着他买的那些性感小睡衣,放心地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天她洗澡,他进来给自己送沐浴露,她居然还傻里傻气地光着身子给他止鼻血!

    对,流鼻血,……他对着自己莫名其妙流鼻血,不就是因为看到“上火”的景象了吗?!

    她……

    想找个豆腐撞一下。

    他每天吃完眼睛冰激凌,估计背后得把自己笑死吧!

    她脸色潮红:“你——你居然骗我!”

    “别忘了,你也骗得我很惨,扯平了。”

    她一呆,是,自己也装过失忆,把他耍得团团转。

    半晌,咬咬唇:“如果我还是坚决想要离婚,难道你宁愿一辈子装瞎?”

    他唇线一动,耸耸肩:“我又不是没当过瞎子。“

    如果能留她下来,当一辈子的瞎子也不是件坏事。

    至少,她会心软,会留下来。

    他这个傻子!

    她一颗心却融化成了夏天里的冰淇淋,又软又甜。

    **

    两个月后。

    霍家收到夜宸警卫亲自送来的一张请柬。

    是婚礼请柬。

    夜宸和楚心悦将回S国,会重新举办一次婚礼,邀请岳父岳母一家及霍家阖府一起过去,参加婚礼。

    夜宸知道楚心悦的心思,满足了她的心愿,为她在杂志社挂职,保留了编辑职务,虽然回南伽,却让她能够遥控工作,偶尔飞去华夏云岭。

    得知能出国去玩,还能顺便参加姨夫和姨姨的婚礼,霍家三个小家伙高兴坏了。

    霍振旸安排好工作后,带着嘉意和三小只,与夜宸、楚心悦、岳父一家三口同日启程,飞往南伽。

    虽只几个小时的飞行,夜宸作为东道主,却安排得很妥当,在华夏这边包下一架民航客机,专供华夏去南伽参加婚礼的霍氏一家四口和岳父岳母小舅子。

    伊伊和卓琛一上飞机,就没停下来过,一直在飞机的机舱走廊上跑来跑去。

    仔仔大些,早出国过几次,没那么激动,抱着IPAD去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了。

    午饭时间,嘉意找不到两个小包子,站起身去找人。

    两个家伙还没到南伽就玩疯了。

    刚掀开帘子,迎面走回来两个矮墩墩的小身影。

    她故作不满:“玩完了?还知道回来?再这么不听话,到了南伽就把你们关在家里不出去。”

    卓琛怕妈咪生气,马上出卖姐姐,指着伊伊:“我没有不听话,伊伊才不听话。”

    伊伊赶紧叉腰:“我才没不听话,又不是我的错。”

    嘉意一听有些不对劲儿,忙蹲下身:“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刚刚去哪了?”

    卓琛望了一眼姐姐:“我们刚去逗完小舅舅,去找后面机舱的姨姨玩,伊伊不乖,一直缠着姨姨讲故事,害姨姨累病了。”

    伊伊急了,委屈得很:“我才没有。”

    累病了心悦?嘉意不解:“跟妈咪说怎么回事,姨姨怎么病了?”

    伊伊翘起嘴巴:“我让姨姨给我讲南伽哪里有好玩的好吃的,姨姨讲着讲着,突然就吐了,然后脸白白的,还说头晕。”

    “哼,姨姨都被你累病了。”卓琛说。

    伊伊辩解:“姨姨说没什么,我看见她还好像笑了呢,而且她还不许我跟姨夫说。要是病了,怎么会笑?怎么会不跟姨夫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