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娇宠皇妃

1000.第1000章 番外:怜取眼前人

    这一次后,朔风再不逃避。

    他也明白,日子是要过一辈子的。

    他执意娶了人家,就不能这样叫她痛苦。心……拿不回来也就算了,对她好,是应该的。

    谁也不提那件不该提起的事。苏槿就当一切不知道。还如过去一样,照顾他的身子,打理府中的琐事。

    渐渐的想开了些,也找回了些笑容。、

    朔风对她,越来越好。

    时间无波无澜的又过了一年。苏槿怀孕了。

    朔风很高兴,他喜欢孩子,所以虽然这段婚姻……但是孩子的到来,还是欣喜的。

    更加细心的呵护着苏槿。

    苏槿的肚子一日一日的大了起来。可是孕妇是容易忧愁的,那些该忘记的事,反倒又清晰了起来。

    不快乐又多了起来。

    朔风只是陪着哄着,顾不上外面的一切。

    他丝毫不知,自己思念那个不该思念的人次数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淡。

    九个月,苏槿忽然要生,这是早产了。并且难产。

    产房外,朔风已经候着一天一夜了,他担心至极。担心苏槿,也担心孩子。

    产婆慌张的跑来问他是保大的还是保小的那一刻,朔风只觉得天旋地转……

    “怎么会……”

    “侯爷,您快决定啊!要是晚了,一个也保不住了!”产婆着急,也顾不得规矩了,要是一尸两命,那她们都得死!

    “槿儿,槿儿,保住槿儿!”朔风急切道。

    产房里,已经快要昏厥的苏槿,就听见了这样的话。

    他说,要是保不住夫人,他杀了所有人。

    苏槿忽然就有了力气,在不必产婆费劲儿,狠心一个用力,将这个不省心的孩子生了出来。

    随着婴儿的啼哭,产婆终于安心了,检查了苏槿,不会大出血,那就什么都好了。

    在外人眼里,朔风要保住妻子也许是因为这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子吧?

    可是,朔风知道,那一刻,他心疼的是他的妻子苏槿,而不是皇后娘娘的妹妹。

    成婚三四年,他终于明白,年少时的喜爱,是那么遥远,镜花水月一般的遥远……而眼前带着烟火气的生活,才是真的。

    他有最善良美丽的妻子,何苦还要去看那水里的月亮呢?

    月亮就在那里,叫她明亮皎洁就好,自有护着她的一片天。那是他企及不到的地方。

    而他的妻子,是那开在屋檐下的花儿,近在眼前,才需要他的呵护和爱。

    产房里,血腥味还在,苏槿很虚弱,纵然没有大出血,可是这么久,她也累极了。

    “夫君,是儿子。”我终于给你生了儿子呢。

    朔风坐在她面前,拉着她苍白的手:“槿儿,方才我很怕,怕你丢下我就去了。你要好好的,陪我,陪孩子,一辈子。”

    苏槿愣了很久之后,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夫君……”这是守着云开见月明是么?

    “槿儿,是我不好,过去的事,我放下了。你也放下吧。我知道什么都瞒不住你。那本就是不该的事,我也真的放下了。”朔风将她的泪擦干道。

    “夫君……真的么?真的么?”真的等到你回头?你真的回头了么?

    “相信我,再没有像方才一样那么明白。方才我就就想,你要是没有了,以后我总还要成婚,还有女人给我生孩子,可是,我觉得我都不要。谁都不要。这世上,只有一个苏槿。不是苏棉的妹妹,而是我朔风的妻子苏槿,是我孩子的母亲苏槿。槿儿,你懂了么?原谅为夫,就从今日起,我与你,做这世间最恩爱的夫妻。你心里有我,我心里也只有你的那一种,好么?”朔风柔声的问。

    “好!好!我愿意的,愿意的……”苏槿的眼泪越来越多,可是心里多快活啊!

    她不会怀疑,因为她了解她的夫君!他真的放下了是么?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朔风缓缓的念着这首词。

    “我学问不好,可是这一首,刚好看见过。”其实,他没说的是,这一首,是去年的时候,宫里见面,皇后娘娘写在陛下书案上的一首词。

    他当时,没有想到,如今想来……那真是天下间最聪慧的女子了吧?

    她就这样直白的将心事写出来,她知道,陛下知道。

    她是提醒他,眼前的人才最值得珍惜。

    他终于懂了。

    “这样的诗词,我都不懂呢,夫君还说学问不好。”苏槿破涕为笑。

    “喜欢就好,可是我还是希望你忘记。记着些春花秋月的诗词就好了。”朔风笑道。

    “夫君,我们一定长长久久……”苏槿起不来,只能用力的抓着朔风的手。

    朔风俯身抱着她:“一定长长久久,槿儿,为夫此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你。”有了她和孩子,他有了家。如今,他愿意爱她,他们也会很好很好吧?

    因为心情的关系,苏槿月子里好的很快。满月的时候,已经光彩照人了。

    孩子百岁过后,苏槿和朔风进宫去拜见。

    苏棉和燕子归见了孩子,逗着玩耍了很久。

    “见你们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苏棉笑道。

    “多谢娘娘。”朔风终于能心无旁骛的回一句话,虽然还有些心酸,可是……总会好的不是么?

    送走他们夫妻,燕子归不禁摇头:“总算是想通了吧?”

    要是换了旁人,他也许早就找个穷山恶水将朔风丢出去了。可是不能,那是与他一起成长的兄弟,一路走来,他们风雨同舟,肝胆相照。

    “槿儿性子很好,适合他。他们会过的好的。”苏棉笑着道。

    “你呀你……”燕子归有些吃味。

    而苏棉,却不肯接话。年少的人哪,动心了就是动心了。

    感情是控制不住的不是么?

    “陛下,我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呢。你要不要听呀?”苏棉笑盈盈的。

    “棉棉终于怀上了小公主是么?”燕子归故意不给她机会显摆。对于她的事,他时时刻刻关心,怎么会不知道呢?

    “讨厌你。”女子撅嘴哼着,可是眼里的欢乐是什么都遮不住的。

    这天底下,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而幸福的人都一样,一样有最明艳的笑容。

    ——————全文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