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32章 相思断肠湖畔

    这话题……周先生再次被她跳脱的思维噎住,好半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抽烟,一开始是因为叛逆期学会的,后来就是烦心的时候会抽,压力大也抽,有时候因为公司的事情加班熬夜也会抽,这两天我为了个女人也会抽。”抽烟不是正常的吗?

    有几个男人不抽烟的?

    苏果果轻轻蹙起眉,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茶,原来抽烟有这么多原因?不知道萧云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而他现在抽烟是因为这几年太寂寞了吗?

    “苏小姐,你是不喜欢我抽烟吗?如果你以后选择了我结婚,我可以考虑戒烟。”周先生含笑的看着她。

    苏果果抬眸,瞥他一眼,忽然笑了笑,“你明知道我跟你不可能,何故还说这些?第一,我并不会选择谁,于我而言,婚姻并不是选择题。第二,林家不需要商业联姻来巩固地位,所以不管是我妈还是林叔,他们都不会给我联姻的压力。”

    话题既然又绕回来了,周先生也就必须面对苏果果更加直白的拒绝了。

    平心而论,这些话是事实,林家不会有联姻的打算,也就不可能逼她结婚,而且她也不是能逼的,刚刚她说婚姻不是选择题,是因为她根本不需要选择,不管结婚不结婚,那个另一半的位子都是萧云的对吗?

    还真是个伤人自尊的丫头!就这么瞧不上他么?就算瞧不上也别说的这么直白啊,婉转一点拒绝也可以的对吧?

    “但是你不能跟萧云在一起啊,难道说除了萧云你还有第二个中意的男人比我好?”

    “为什么你认为我就一定要跟谁在一起呢?”苏果果挑了挑眉,忽然顿住,这个动作是萧云最喜欢的,萧云做这个动作时很帅气。

    周先生无言以对,好吧,除了结婚还有孤独终老这个词。

    ……

    喝茶的整个过程中,苏果果频频走神,要么是独自看着窗外发呆,要么是独自忽然就笑了,对于这些,周先生倒是觉得难得,小女儿家的形态。

    不用说,能让她这样的除了萧云再没有别人了吧?那究竟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他真想搞清楚这个理由。

    “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果果喝完茶就起身,也不给对方再续杯的机会就去柜台结账离去。

    而她离开没多久,周先生再次被萧云堵了。

    “我说萧少,你今天又想怎么打我?你也看到了,你曾经的女人就是这么爱我,我怎么玩弄她,她就是离不开我,人太帅没办法。”

    萧云寒着脸,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但他紧握的那只拳头示意着他接下来会干嘛。

    一顿惨叫后。

    “萧云,你要知道,她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不是吗?不然干嘛离开四年?以后她也是要找个人结婚的,你总不能让她一辈子孤身一人吧?男人别这么自私啊!你想她一生一世都这么活着吗?”

    萧云低沉的声音终于开口,“就算要找,那个人也不该是你!”

    然后,再次一顿惨叫。

    周先生已经记不清自己被打了多少拳,还是有行人刚好经过才‘拯救’了他那一口的糯米牙。

    萧云这次离开后直接驱车开回了A市,是的,他该放手了,这几天跟着她后面,几天几夜未曾合眼,有些事也想明白了。

    他可以一辈子守护她,但那只能是默默着守护,他的出现并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的快乐,他眼中始终都是她爸爸的眼角膜,不是捐赠而是强取的。

    苏果果一个人散步在湖边,沿着湖一直低头走,偶尔听到什么声音只能看见湖边周围的小朋友在嬉戏。

    时间还早,距离吃晚饭还有几个小时,她也不想这么早回去,又没地方可以去,于是百无聊赖的走在湖边。

    有时候一个人走着走着的时候,忽然就怀念曾经萧云牵着她的手,他温热的掌心,他宽厚的大手,永远是最安心的存在。

    湖边有一排枫叶树,这个季节枫叶刚好都红了,很好看。

    苏果果走在一旁,伸手抚上那红了的枫叶,兀自出神。

    枫叶忽然掉了几片叶子,从她指尖滑落。

    “施主,你眉宇间有黑气缠绕,定是有郁结难解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得苏果果微怔,她转头看去,是又一个……神棍吗?

    穿着洗到发白的僧服,剃着平头的一个老者。

    几年前,她还是个冲动的性子,那次她遇到神棍后是把对方打了吗?

    有些记不得当时怎么做的了,但如今的她不会这么干,甚至是还想听听对方会说些什么?

    “敢问我若是如你所言的那样,你打算怎么化解?是赠送开过光的什么还是摸骨?”

    对方闻言一怔,神色还是平静,笑了笑,“我不是那种骗人之徒,想必施主是遇到不少这样的人,知道这片湖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要不是那个周先生,她还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呢。

    “相思断肠。”

    “相思断肠……”苏果果莞尔,真巧,这名字颇有种她心底的写照,可惜的是,再相思也断不了肠,人终究没有那么脆弱。

    “这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主人公便是在这处湖边等着永远不会归来的心爱之人,最后郁郁而终的,这些枫叶是从那时候栽种的,据说永不会凋谢。”老者静静看着刚刚掉落的那几片枫叶。

    神情哀伤,是苏果果从他眼中读出来的深意,这不是一个神棍,而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施主,你正烦忧郁结在心的是什么?可以说与我听听吗?”

    大概是因为对方的眼睛,苏果果居然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讲了自己这四年从不曾提及过的。

    “我有个深爱的人,很爱很爱,原以为我会跟他牵手到白头,这是他承诺过我最美的誓言,可是当有一天我发现不能跟他在一起了,那些誓言和回忆却是伤我最深最痛的,我们都没有错,就是不能在一起,四年过去了,我回头还是能看到他就站在那里,从不曾离开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