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第326章 从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思念

    对于一个情场上总是无往不利的男人来说,第一次被异性这么果断的拒绝,伤了那么一点自尊是肯定的,但他更想知道自己是哪里差到一个人连考虑一会都没有就直接拒绝。

    面对他这样的优秀男人,即便是拒绝也该有深思熟虑过的犹豫吧?

    “因为我的心里已经住着一个人了。”苏果果很直白,她并不是要伤别人自尊,亦不是享受这种被人追求再拒绝的心理,她的理由很简单,她心里有一个人了,便是再好的人也无法走进她的心里了。

    何况在她心里也没人比萧云更好。

    “我懂了。”周先生点了点头,礼貌的举起酒杯,“虽然不知道你的故事,但我真诚的祝福你,也挺羡慕你心里的那个人。”

    苏果果莞尔一笑,两个人站在一起又寒暄了几句,似乎谈的不错,大概是对方没有目的,她也就不急着避开了。

    ……

    婚宴上,苏果果并没有喝酒,一直待在角落里安静的看着哥哥走上人生最幸福的一刻,全场不断有人敬酒,到最后大家都喝多了,包括她妈妈。

    秦忧醉了后就被苏果果扶着去隔壁的房间休息。

    婚礼结束以后,苏果果大概是新郎亲属这边唯一清醒的那个了。

    于是送客的任务就落在苏果果身上,林晓东带着新娘在酒店的总统套房正要休息,却被一群朋友闹洞房。

    等到苏果果送客完了才出去了酒店,站在大街上独自走着。

    今晚那位周先生跟她说了一句话,说希望能喝到她跟她心上人的喜酒。

    当时她怎么回答来着?

    说,她没有结婚的打算?

    其实她有多想嫁给那个男人?好想好想,可惜她现在还不能面对他,尤其是想到他眼睛里……每次这么想的时候,心总要疼上一会,也许等她不会心疼的时候,她便可以站到萧云面前说那些她想说的话了。

    酒店不远处某个地方,萧云跟周先生正面对面站着。

    其实萧云有去婚礼现场,只不过低调的没有让任何人发现,而他也一直躲在没人的角落,只为安静的看她一会。

    但他看到眼前这个男人走到她身边,后来还聊的很投机似的,虽然听不到说了什么,但她一直在笑,很浅的微笑。

    那一刻,他心里有股难言的生气,就像从前每次吃醋一样,他想过去把她拉进自己怀里,也想把这个惦记小丫头的男人丢出去。

    周先生抽了一根烟点燃,还问萧云要不要来一根。

    萧云面无表情没搭理他。

    “你就是苏小姐曾经的那个心上人?”周先生吸了一口烟,咬重了‘曾经’这两个字。

    萧云微微蹙眉。

    “说实话,我刚刚追求苏小姐了,她是个不错的女人,我挺感兴趣。”周先生又吸了一口烟,这才看了对方一眼,发现对方脸色沉沉的,看着他的眼睛有着无形的魄力。

    不得不说,以男人的眼光来审视,眼前这个男人都是瞩目的,也难怪苏小姐会忘不了。

    之前从两个人的交谈中,他有听出来一些关键词,但他不清楚里面的原委,比如苏小姐既然这么喜欢那个男人,又为何不直接在一起?林浩泽叔叔又怎么想着安排相亲之事?

    “你是真心爱她?”萧云开口的声音有着压抑的情绪,本来他拦住这个人就想弄清楚,这人对小丫头是存了什么心思。

    如果是真心又足够好,或许他会放心她终于找到好的归宿,如果不是,他不介意让这个人从此以后都不敢再出现在小丫头的面前。

    周先生顿了顿,扔了手里的半截烟,抬起皮鞋踩熄,然后笑道,“如果我说我只想玩弄她呢?尝鲜完再把她甩了……”

    话没说完,萧云的拳头已经招呼在他脸上了,周先生只感觉到一片昏天暗地后,再回过神来已经是十分钟后。

    他被揍了,还揍的那么狠。

    “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了,不然我会让你这辈子只能爬。”萧云俯视地上瘫软的某人一眼,转身离去。

    高大挺拔的身影,黑色的大衣在夜色里很快就消融,直到消失的干干净净。

    周先生缓了好一会才扶着自己的车站了起身,吐了一口血水。

    “到底是有多爱她?下手至于这么狠?怎么不干脆打死我?”

    摇摇晃晃坐进车里时,他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一张挺帅的脸都成猪头了。

    他可没那么无耻,刚才那么说纯粹出于想知道苏果果所爱又不能在一起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他可只是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也同样爱苏果果。

    换来这一通胖揍,他有觉悟了,以后面对比他更高更帅的男人,绝对不要挑衅,否则这一脸的鼻青脸肿,多么痛的领悟……

    萧云回到自己车里,抓着方向盘的手力道大的骨节都泛白了,心里说不出的情绪在叫嚣。

    他听那个人说的话就很生气,敢玩弄?胆敢玩弄!!可是心里又有那么一丝安慰,不是真心爱小丫头的,是不是证明小丫头不会跟那个人有结果?

    那种既希望苏果果能有好归宿,又不希望她找到合适的人结婚,这种矛盾使得他内心极度不平静,也行走在失控的边缘。

    他甚至是讨厌这样的自己,又不能跟她在一起了,还死活放不下,心里霸道的想着那是他的女人,怎么会这么自私?

    好厌烦这样的自己,可他就是放不下,他深爱的女人啊,要怎么轻易从心里推开?除非连同他的心一起剜去。

    靠在车座上,他始终不能平静,紧皱的眉宇间全是痛苦的神色,四年的时光,从没有一分一秒停止过对她的思念。

    ……

    苏果果走了一圈才回到酒店前面,这几年她有个毛病,只要太想那个男人就会头疼,然后需要独自去走,不停的走,仿佛只有那样才能好受一些。

    回到酒店前,一辆车按了喇叭,她转头看去,怔愣。

    如果她没看错……那是周先生?其实她从五官上已经分不清了,是周先生嘴角那颗痣让她有印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