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第325章 有人追求

    或许还需要很久很久,毕竟能像个没事人一样面对萧云的眼睛不是那么容易的,何况苏叔叔对于妹妹有着不一样的意义,那是相依为命的爸爸,也是留有许多遗憾的爸爸。

    换了他,也许他会一辈子无法面对萧云的眼睛,每每看着他,就会想到自己苦命的爸爸是被活活摘取的眼角膜,尽管萧云没有错,可他就是顶着那个眼角膜不是吗?

    “哥,她……还好吗?”苏果果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并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

    因为她还没有一个决定,也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

    既然还不能选择,那就交给时间来决定。

    林晓东一怔,忽然明白了妹妹问的谁,说实话,他很厌恶提到那个人。

    “她害的你这样,没有死在江雨手里就算她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了,不然就她这辈子所作所为连畜生都不如,有什么资格活着?”

    苏果果疑惑的看着他问道,“死在江雨手里?什么意思?”

    林晓东坐在她身边,将当年的事一一道来。

    那时候,苏宝宝躲避着所有人,但是江雨一直没有放弃找她,最后让他抓到她时,真的差一点就弄死了她,听说后来是萧天的人及时救了她,还给她安排住所,并且供她完成了学业。

    算起来这几年苏宝宝过得还很不错,除了腿瘸了,好在萧家对她的补偿让她不仅是不愁吃穿,甚至是让她过上梦寐以求的上流社会人士的生活。

    也听说好几次苏宝宝以‘补偿’为借口要求萧云对她负责,娶了她。但是这件事自然是不可能的。

    萧云可以给她物质生活,却绝不会给她除了钱以外的任何感情。

    苏果果听着林晓东的话,面上倒是很平静异常,“过得不错也不枉她妈妈最后的心愿了,到死前都希望女儿好,如果不好的话,岂不是她死了都难以安息?”

    “果果,我的傻妹妹,你管她妈安息不安息呢,那种人就是人渣,不是哥对她有偏见,她那根本不是人。口口声声说你不能跟萧云在一起,因为爸爸的眼角膜,可是一转身就让萧云去娶她,她怎么就能跟萧云在一起了?怎么不需要顾及爸爸的眼角膜了?”

    苏果果淡然的笑了笑,完全没有林晓东的不忿,反而问他,“她做了那么多错事,可是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林晓东被问的一滞,似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也许苏宝宝是看着可恶,可是她从小到大的所作所为,不择手段却没有得到想要的,所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不属于你的,你再如何不择手段,最后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几次害人最终害得也是她自己,断了一根手指,腿瘸了,就连唯一真心爱她疼她的妈妈也不在了。

    一个人落到众叛亲离的下场,还有什么比这惩罚更狠的呢?

    也许现在的苏宝宝还想不到,可她总有一天会看清人生,那时候再如何后悔也莫及了。

    ……

    第二天就是林晓东大婚之日了,以林家和孙家的地位,这场婚礼必然是整个F市的名门贵族里所关注的。

    前来的宾客很多,其中还有前几天林浩泽本来给苏果果约好的某个相亲对象。

    宴会厅的角落,苏果果靠在沙发里看着热闹的场中,司仪正起哄一对新人,要新郎说一句‘我爱你’,然后这‘你’字的尾音要无限拉长,争取拉到八十秒。

    林晓东深吸了一大口气,才说出口,但是最后只坚持了五十秒便没气了,司仪说是新郎不够爱新娘,需要罚今晚不能抱的美人归,惹得全场一阵一阵的欢笑。

    苏果果也在笑,但那笑容里夹杂着一丝苦涩。

    记得四年前,她和萧云是跟哥哥一起订婚的,如今看到哥哥终于完婚,而她和萧云就此错过了,心中难免徒增一些伤感。

    感伤命运弄人,感伤自己不得不屈服在命运里。

    “苏小姐这是喝多了?”一位男人端着杯酒走过来。

    苏果果抬头看去,对方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很精神的样子。

    “我可以坐?”男人绅士的指了指她身边的位子。

    “可以。”苏果果点头,随后就站起身准备让座。

    男人忙喊住她。

    “等等,那天为什么爽约?”

    苏果果停下脚步,微愣,似乎是不解对方的话,她都忘记了那些事,也许根本没记得过。

    “苏小姐真是伤人呢,不会是根本没有记得我吧?我姓周。”男人真的一副受伤的表情,他这几天都在想,为什么约好了又取消,是因为看不上他么?那一开始怎么约了他?

    苏果果在脑子里想了一遍,周?姓周?貌似林叔有提到过,难道是那次准备给她相亲的对象里的某个人?

    微微歉意的笑了笑,她这么开口,“不好意思,那天的事抱歉,虽然我不记得了。”

    周先生无奈又受伤的笑了,“苏小姐真是直白,但是直白的很可爱。”

    “祝你今晚尽兴,失陪。”苏果果弯了弯身,算是礼貌的回礼。

    “等一下,给个机会聊聊?上次取消是因为你觉得我不够好?坦白而言,我对苏小姐印象很好,如果可以的话,不知是不是可以给我们彼此一个可能?”

    之前他对苏果果的了解仅限于从杂志上,听说她遗传了她妈妈的艺术天赋,听说在国外一曲成名,还听说这个女孩年纪轻轻却性情古怪,这点完全继承了许铭清大师的特色。

    今晚初见面,她的直白,她的独特,让他想要追求她了。

    这些年他也谈过不少次,有家世背景的他多的是女人倒贴,可今晚他忽然就有种冲动,‘我想追求这个不一样的女人。’

    所以,他开口问了。

    苏果果冷静的看着他,完全没有正被人追求应该有的反应,从始至终她的脸上都是官方又疏离的淡笑,“今天是愚人节?”

    周先生再次怔住,过了几秒钟才回过神,“连考虑都没有就拒绝我的理由是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