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第324章 何不在家里住下来

    接到电话的她只说自己想一个人静几天,等晓东哥大婚前一晚就会回家。

    秦忧担心她,但也给她足够的私人空间,只叮嘱她要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休息便随她了。

    这么大的人了,她知道女儿有自己的分寸,不需要她时时管着。

    苏果果又回到会所门前开了车离去,她要去看看李院长。

    这是她打电话问夏宇宁才知道的,原来李院长疯了,住在精神病院里。

    精神院。

    苏果果买了水果来看望李院长,有陪同的看护人员跟在一旁。

    封闭的房间里,看起来洁白整齐,只有住在这里的人才能体会这种恐惧和压抑,每一间都住着一位精神病患,有些是危险的失心疯病患,因为会伤人,而锁在房间里。

    看到那些人,听着那些疯言疯语,苏果果心里泛起异样的情绪。

    走到房间尽头,那里是李院长住的房间,可能是特别关照过,这间房看起来比前面那些要好很多,阳光也更充足。

    看护打开门让她进去。

    “苏小姐,李先生没有伤人的记录,他算是比较稳定也比较安全的病患,您不用担心。”

    苏果果点点头走了进去。

    看到李院长的第一发应,她心里那一点恨意也烟消云散了。

    她最初是有些恨李院长的,怎么能不顾病者的意愿,而对病者强取眼角膜?

    还是在病者活着的情况下?这跟那些无德的黑医有何区别?

    早上她给夏宇宁打电话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她觉得这就是因果报应吧?可是在她看到李院长的样子时,忽然有种感触。

    人做错事付出代价后,就该被原谅的,何况李院长当年也是出于救另一个人的本意。

    他已经付出了代价,四年的疯癫,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有从一个人人敬重的院长沦落到身败名裂的医界败类,他也偿还了所有。

    “在做什么?”苏果果带着一丝笑朝正在角落的李院长走过去,“蹲在这里干嘛?怎么不过来晒太阳?”

    “我在忏悔,我有罪,我想补偿果果。”李院长一直重复这三句。

    这是他这几年一直在说的话,他什么都不记得,却记得这三句,这是他曾经自杀时留下的遗言。

    苏果果微微动容,也蹲在了他身边。

    “知道吗?真相大白的那天我恨你残忍的对我爸爸那么做,他是个可怜的人,而你让他临死前更可怜了,我是恨你的。”

    李院长转头看着已泪流满面的苏果果,神情呆滞,也不说话了,呆呆的看着她。

    “现在,我不恨了,也不怪你了,你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了代价,也就算是忏悔过了,你给了我这辈子唯一深爱的男人光明,我还怎么继续恨你?”

    他伤害了对她而言生命中第一个重要的男人,却帮了她生命中第二个重要的男人,恨和感激交织在一起,如今一切都过去了。

    在房间里陪李院长晒了好一会太阳,给他剪指甲,陪他说话,直到离开时,苏果果才听到李院长说了除那三句之外的第一句话。

    “明天还来看我好吗?”

    站在门口,她转头微笑,“好,明天我给你带礼物。”

    ……

    这几天,苏果果一直在A市逗留,每天去看看李院长,也偷偷去了云果集团的大厦楼下待了半个钟,看着唐小天嘴里说的‘土’名字,她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想必那个男人当初决定用这两个字注册公司时受到不少异样的眼光吧?明明是那么优秀的男人,却起了这么个不符合他风格的名字,也难怪唐小天都反对了。

    林晓东大婚前夕,苏果果回去了,这些天她总是有错觉,似乎老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熟悉心疼,还有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交织着,但她每次回头都发现并没有人注视她。

    回到庄园时,林家正忙的很,也没谁提相亲的事了。

    林晓东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来,拉着苏果果去了二楼原本萧云住的那间房。

    这里还是当初的布置,没有改变一丁点,房间也很干净,应该是经常打扫的。

    “果果,你老实告诉哥,你还爱萧云是吧?不然我爸给你说的那些对象都不错,你连听都不听就离家出走了?”

    苏果果看着房间,有那么几段记忆忽然就浮现出来,令她一时恍惚不知所觉。

    “我知道你们肯定还爱着彼此,说实话,这几年哥一直留意萧云,听说他身边从不会出现年轻女性,除了莫茹和刘佳慧,听说他的秘书都找的男人,还听说他很少去交际应酬,这几年过得很是伤情。”

    苏果果抬手抚上那张大床,就是在这里,他抱着她安睡,他像捧着珍宝一样对她温柔似水,他把最好的都给了她,倾尽生命的在对她好。

    温热的泪,缓缓流过她脸上,砸落在她手背上,曾经的一切如今看来美好的灼伤了她的眼。

    林晓东还在自言自语。

    “果果,你这几年过得也苦,哥都知道,你多少个失眠夜哭泣,多少次走在大街上如无魂的行尸走肉,又多少次在花店外看着雏菊发呆……哥都知道。”

    这些都是他派人记录下来的,起初他是怕妹妹会想不开,万一冲动做了傻事就后悔莫及了,后来被秦姨知道,秦姨跟他说,只要萧云还活着,果果就会好好的活下去。

    知女莫若母。

    “我没有看见他,这次去了几天都没有,其实我在下班时间去他公司楼下等了半个小时,尽管我不承认,但是我真的想偷偷看他一眼的……”

    林晓东心中一紧,走到她身边才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心疼又不忍的抱住了她。

    “哥想说,既然如此,何不在家里住下来?或许等到有一天,你们都能放下当年的事了,苏叔叔的眼角膜这件事也总有一天会淡忘,等到那时候,你们再在一起。”

    他知道劝她放下萧云重新开始不可能,萧云如同烙印在她骨髓里,除非死亡才能将萧云从她心里抹去,否则这个傻丫头会孤独终老一生一世。

    既然不能放下萧云,那就希望时间冲淡当年的事了。

    -----

    感谢昨夜某妹子的打赏,昨晚没有来得及,今晚加更奉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