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第319章 再见了,我的爱2

    萧云轻摇头,将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视线落在天空之上。

    夏宇宁看了看烟灰缸,担忧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以前不是不抽吗?”

    “刚抽的。”萧云又摸出一根来点燃。

    “为什么不追过去?”夏宇宁打开了自己这边的车窗,让空气流通。

    以前他记得他家公司遭遇重大危机时,他爸爸也会抽烟,看来果果的离开对萧云造成的冲击比想象中的更大。

    萧云缓缓吐了口烟,眼中闪烁着异常的情绪,最后归于了平静,“追过去又能如何?”

    事情不是他爱不爱苏果果,也不是苏果果爱不爱他,更没有误会,有的是他跟她无法面对的遗憾和不能。

    遗憾当年的事,不能毫无芥蒂的在一起,因为他眼中是苏江齐的眼角膜,是李叔违法摘取的,是********下来的。

    不说苏果果不能面对他的眼睛,就是他自己都无法面对自己,他很久不照镜子了,他房间浴室里的镜子都拆了,连他都不能面对,要那个傻丫头怎么面对?

    夏宇宁心里不是滋味,他当初极力隐瞒这个真相,他努力的想要果果跟萧云幸福,哪知道最后还是走到这一步,是命中注定吗?

    可是命中注定萧云爱上苏果果,就是要补偿她的不是吗?既然老天爷这么安排了,说明是要萧家补偿当年的事,那怎么又走到如今的分离呢?

    “萧叔叔知道当年的真相吗?他不知道吧?”

    萧云沉默了许久,才开口,“他说不知道,我相信他说的。”

    夏宇宁点头,“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又怎么会把补偿都给了莫茹呢?李院长真的不该做错了事还隐瞒了大家。”

    如果早点告诉萧叔叔,那么现在是不是会不一样?

    “李叔已经住进精神病院了,再大的错也付出代价了,当年的事他没有任何好处,也不是为他自己犯的错,他是一心一意为了我好,说到底终究是我的错。”

    如果他不是需要眼角膜移植,如果他不是对眼角膜排斥,事情又哪会演变成那样?

    “萧云,你不能一味的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其实最无辜的那个人是你才对,明明没有任何的过错,却要承受所有。不要太苦了你自己,我相信,你跟果果不会就此结束,你们的深情早已将彼此缠绕,没有任何外力能斩断你们之间的联系。”

    ……

    江雨在疯狂的找苏宝宝,如果抓到她,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一刀捅死她。

    那天他回去时还在为苏果果高兴,也真心的祝福她可以永远幸福下去。

    可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一时的大意竟然变成毁了苏果果的帮凶。

    他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除了他,别人休想动那个傻丫头!更何况这份文件还是从他手里流出去的。

    他不能容忍,就算把苏宝宝千刀万剐了也不足以平息他此刻的怒火。

    可是自从苏宝宝将事情捅破后就销声匿迹,别说江雨找不到她,就是林家也一样找不到她了。

    对于这件事,江雨可能认为自己也是有一部分责任的,当初他应该看好那份文件,在他决定放手时就应该销毁的,可是******苏宝宝究竟是怎么找到那份文件的!

    “苏宝宝,别让我找到你,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满世界找苏宝宝的不止是江雨和林家,还有萧天,只是跟江雨不同的是,萧天找苏宝宝并不是所谓的报复,而是作为补偿。

    尽管苏宝宝做了很多令人厌恶的事情,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也是苏江齐的女儿。

    一开始他只想着补偿苏果果,亏欠的也是苏果果,因为他记得一件事,当年给苏家的赔偿金,似乎就是苏江齐要求将百分之七十都留给大女儿。

    虽然很多事记不清了,可现在的他想起,另外一个女儿也是苏江齐的,他就有义务和责任去作出补偿。

    即便他心里是不怎么愿意的,即便他全心想补偿的那个只有苏果果。

    而苏宝宝此刻正躲在了一处简陋的出租屋里,喝着小酒,吃着佳肴,满脸的兴奋。

    “苏果果,最终你还是失去萧云了吧?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我就是要毁了你,看你还怎么比我幸福,你这一辈子活该只能被我踩在脚下!”

    笑声回荡在这间小小的出租屋内,虽然简陋,可是她第一次觉得这么畅快,斗了这么久,她终于赢了一次不是吗?

    亲手毁掉苏果果是她做梦都想做的事,这一次老天站在她这边,成功将苏果果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

    国外,苏果果看着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学院,只有面前之人不陌生。

    妈妈的老师,许铭清。

    在这里遇到许铭清并不是偶然,而是秦忧拜托她的老师照顾苏果果,因为他正好就在这边定居。

    “我说过会收你做学生,看看,你最后还是来了。”许铭清在她身边打量了几眼,“啧,才几个月不见,你怎么瘦成这样?不知道你本来就没胸吗?现在这一瘦,这胸前跟飞机场有什么区别?”

    苏果果看着他,无动于衷的表情,似乎不管对方怎么说也不能激起她半点情绪。

    现在的她无喜无悲,更多的是冷漠,不知道是不是受萧云影响,她此刻才知道原来面无表情是这样的,她竟越来越像萧云了。

    “虽然你起步太晚,但是你现在这种状态绝对很适合学小提琴,加上你遗传基因强大,又受了极大的刺激,说不定会成为另一个国际小提琴大师。”许铭清半开玩笑的说道。

    苏果果的事情,秦忧都基本跟他说过,本来是要他多看着点苏果果,可是这位怪大师却觉得苏果果这种心境更适合枯燥的练琴,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机遇。

    对于许铭清的话,苏果果并未放在心上,但是住在许铭清家里是她妈妈一开始就安排好的。

    刚开始每天都听到许铭清的演奏,神奇的是,小提琴的悠扬之音竟安抚着她每一个失眠的夜晚,直到有一天听不到,她会出去房间找小提琴的音乐反复的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