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第308章 走近了一步

    虽然没有淹到也没有呛水,但夏宇宁真的是全身在抖,不是因为冷,而是刚刚落水的那种感觉唤醒了他小时候的记忆,那段令他毕生也不愿想起的记忆。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沉入水里,直到被打捞上来时泡的胀起来的样子。

    这是他内心无法触碰的痛,也不能触及。

    莫茹担心的看着他,着急询问,“夏夏你还好吧?”

    她不清楚夏宇宁有那样一段往事,自然被现在的夏宇宁吓到了,他在发抖,他眼底的惊慌和痛苦,复杂的情绪让她不解更是心疼。

    夏宇宁闭上眼睛,紧皱着眉,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脑海里一遍一遍浮现当年的事。

    看着神色痛苦的他,莫茹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身体,紧紧抱住。

    一旁的刘佳慧刷存在感失败,默默跑到唐小天身边,瞪着他,责怪他登山的时候不给力,最后一个到达,所以现在被无视的这么彻底。

    “媳妇,冷不冷?先上车吧?”唐小天指了指车子,然后继续看夏宇宁,他是很清楚当年的事的,所以了解这个时候夏宇宁是怎么样的心情。

    刘佳慧不屑的留下一句‘今晚搓衣板伺候’就回了车在里。

    唐小天第一次听见搓衣板没有任何反应,大概是全部心思都在夏宇宁身上。

    萧云抱着苏果果,给她捂着两只手,还不时的搓两下。

    苏果果弱弱的问他,“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夏夏好像缓不过来的样子。”

    “没关系,就像你说的,这个时候或许是最容易走进他内心的时候,对莫茹来说,这是个机会。”萧云安慰道。

    苏果果叹了口气,只能这么想了,但愿夏夏和莫茹有个好的结局。

    几个人看了好一会,确定夏宇宁情绪稳定下来,才各自回了车子。

    夏宇宁是肯定不能开车了,莫茹坐在驾驶座里,发动车子离开。

    回程的路上,苏果果一直留意开在她后面的莫茹,看到夏宇宁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她更加担心了。

    “他会不会有事?”

    “别担心,宇宁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这件事对他的冲击肯定是有的,但不至于让他出事,而且莫茹也不会让他出事。”萧云拉着她坐好,“你就别忧心了。”

    苏果果点头,“希望莫茹趁着这次机会帮夏夏解开心结。”

    “会的。”

    ……

    莫茹和夏宇宁直接开回了学校换了身衣服,然后两个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现在的夏宇宁恢复了惯有的神色,只是莫茹看得出来,他眼底的情绪依旧是复杂的。

    “夏夏,你还好吗?”

    夏宇宁轻摇了摇头,“没事。”

    “你害怕水?为什么?可以告诉我吗?”莫茹耐心的看着他,等他回答,等他将心里藏着的事说出来。

    她不傻,在回学校的路上就想清楚了夏宇宁的反应,也猜到了苏果果是故意推夏宇宁掉落河里的,更加猜到苏果果这么做的用意。

    苏果果是在帮她。

    夏宇宁看着天空,沉默了许久许久,似乎是不想说亦或是在想怎么说。

    莫茹很有耐性,也不催他,就那么静静的等着,默默的陪着他。

    其实她心里是有些心疼夏宇宁的,不论是夏宇宁对苏果果的付出,还是他这个人的本身。

    看起来温和有礼,谦卑懂事,可是越懂事越是辛苦。对身边人来说,你的懂事是好,可是于你自己来说,苦的是你自己。

    有句话说的好,能任性才是福气,至少你不不亏待自己。

    在莫茹眼中,好脾气的夏宇宁就是个只会亏待自己的傻瓜,没有谁心疼他,所以她想心疼他。

    两个人坐了好久。

    忽然夏宇宁开了口,“我不是怕水,是害怕落水的感觉,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那种亲眼目睹至亲被海水吞没,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甚至是恐惧的。”

    莫茹没打断他,只在一旁安静的听。

    “我妹妹,从小就是我们一家人捧在手心的宝贝,却在我面前离开了人世。我害怕身边的人忽然消失,忽然离我而去……”

    莫茹心中一紧,她似乎可以想象出夏宇宁心里是怎样的痛,表面温和的他,其实心里比任何人都苦吧?

    “夏夏,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在你身边。”莫茹伸出手,环抱住他的手臂,“你妹妹不会怪你,相反,她比任何人都希望你放开心里的包袱,她是希望你幸福的”。

    夏宇宁转过头,盯着她静静的看了好一会,“谢谢还有你。”

    莫茹微微一笑,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沉静安宁,什么都不用多说,她却感觉跟夏宇宁终于走近了一步。

    是心与心的距离。

    她该感谢苏果果今天的苦心,那真的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一个值得萧云倾尽全部去爱的人。

    午后的阳光很暖,照在她跟夏宇宁的身上,还有她紧握着他的手,周末的校园很安静美好,仿佛只有彼此越来越靠近的心。

    岁月静好。

    夏宇宁今天话很少,但是莫茹第一次感觉,即便不说话,他也有些不一样了,没有那种疏离。

    ……

    “阿啾~”苏果果连续打了第八个喷嚏。

    萧云正端着张嫂煮好的姜茶给她递到嘴边,“喝了然后睡一觉。”

    苏果果蔫蔫的,凑着嘴边的杯子就喝着,“我身体一向很好的。”

    “那么冷的水你跳下去不冻着才怪,别想太多,喝完就睡觉,很快就会好。”萧云摸摸她额头,好在没发烧。

    苏果果一口气喝完,然后躺下。

    萧云给她盖好被子就退出了房间。

    楼下,张嫂问需不需要去医院,严不严重,萧云只说没事就出了庄园。

    他还要回一趟A市,今天公司有些急事,跟江氏最后的一战也该结束了。

    车子急速的开往另一个城市,车里,他带着蓝牙耳机,正跟赵助理通话。

    “嗯,马上回去。”

    “我爸怎么说?”

    “江氏背后的那个人查到了吗?”

    “是林晓东?!”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他之前是不知道的,本以为江氏很可能起死回生,但是如果那个背后的金主是林晓东,那只能是加速江氏的灭亡。

    听赵助理说,江老太这期间可没闲着,手段狠辣自是不用说,江雨已经好几天没去学校了,听说回了A市,大概因为公司的事会辍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