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第285章 袒护女儿

    医院里,苏果果跟秦忧站在急诊室门口,着急的等待着结果。

    “妈妈,她不会有事吧?”苏果果不安的紧锁眉头。

    以前她虽不恨苏母了,但是将苏母当成了陌生人一样看待,现在突然发生这件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底那些情绪又慢慢的清晰起来。

    那些苏母对她的坏,对她的打骂,到后来苏母的悔过,直到现在的临死救她。

    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她却发现一切变得不重要,唯有一个念头,她不希望苏母出事,苏母也是个可怜人。

    ‘手术中’的灯忽然熄灭,接着门从里面打开。

    苏果果一个箭步上前,拉住最前面的医生,焦急的问,“怎么样?人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进去看她最后一眼吧,伤者还有最后一口气。”

    苏果果往后跌了一步,秦忧扶住了她。

    医生离开,苏果果猛的冲了进去,看到手术台上的苏母,她眼泪一下子就砸落了下来。

    走到苏母身边,苏果果看她正艰难的伸手想要抓她,没有丝毫犹豫,她握住了苏母的手。

    “啊…啊……”苏母的嗓音有些哑,也很低,似乎发两声也很吃力。

    苏果果抬起另一只手擦自己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喉咙几度梗咽,明明想要跟她说些什么,可是竟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喉咙似乎有些疼,怎么也开不了口。

    苏母用力握着她手,用口型无声说着‘宝宝’。

    苏果果吸了吸鼻子,努力平稳自己的情绪,开口的声音居然更嘶哑,“你希望见她吗?”

    苏母很轻的摇头。

    “那你是希望她能平安无事?”苏果果咬着唇,尽管她知道苏母的死完全是苏宝宝狼心狗肺所造成的,但她就是有预感,苏母依旧是希望袒护自己女儿的。

    不管孩子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再如何不可原谅,但是一个母亲依旧是爱孩子,甚至无条件的原谅。

    这就是一个母亲的心,虽然苏母没有什么文化,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她对自己女儿的那份心绝对是不输任何人。

    苏母用尽力气点头,那双眼睛紧紧盯着苏果果,里面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表达。

    两个人静静对视了好一会,看着她复杂的眼神,还有那执拗的表情,苏果果垂了头,“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她。”

    苏母笑了,松开了她的手,慢慢闭上眼睛,手滑落到一旁。

    苏果果捂着自己的嘴,泪水无声的流淌,那早已模糊的视线里只剩下苏母临死的那抹笑容。

    苏母是感激她的,是放心的离开人世的,因为她知道,苏果果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也不枉费她最后关头救她了。

    苏果果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把脸埋在手臂里,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就崩溃了。

    ……

    回到庄园已是深夜时分,苏果果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空荡荡的屋子里没开灯,一室的寂静。

    林晓东和秦忧都站在门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因为萧云此刻也正因车祸昏迷着。

    约莫过了十分钟,秦忧准备进去劝女儿吃些东西,都一整天了也没进食,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住。

    “秦姨,还是我跟果果谈吧。”林晓东开口道。

    秦忧想进去看看女儿,林浩泽拉住了她,“让晓东去吧。”

    房间里漆黑一片,隐约从窗外透出一些星光,微弱的忽略不计。

    林晓东走进房间,并没有开灯,而是走到沙发前,坐在她身边,伸手抱住了她。

    “就算她不救你也会死,警方说就现场的留下的痕迹来看,那辆车没有任何刹车或减速,也就是说,苏宝宝根本就是要置她妈妈于死地。”

    “我知道,可是我也知道她要杀的应该是我,如果今天我没有带我后妈一起去,是不是她就不会死了?”

    林晓东沉默了一会。

    “这不能怪你,如果她能少爱一点她女儿,或者说她能早一点明辩是非对错,也不会让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步,说到底,她太纵容自己的女儿。”

    苏果果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闷闷的传来抽泣声。

    林晓东安抚的拍着她背,还有萧云的事没说,但他更不敢说了,怕她一时承受不了这么多。

    又过了好一会。

    “哥。”

    “怎么了?”

    “我遇到危险的事暂时别告诉萧云,我不想他担心我,还有……苏宝宝的事我们不出面好吗?这是我唯一可以替后妈做的。”

    林晓东大概可以猜到,虽然心里无法接受,但是也没出声反对,显然是默认了这件事。

    的确,就算警方没有确凿的证据,无法给苏宝宝定罪,但凭他林家的手段,杀苏宝宝有一百种方法,只需要一个理由,企图杀害他妹妹,就这一个理由就够苏宝宝死一百次了。

    可是妹妹这么一说,他知道什么意思,林家绝不出面,警方如果有证据起诉苏宝宝更好,如果让她逃脱了法律,就算她运气。

    “哥都答应你,这事不会告诉萧云,既然你没事就没必要让他多担心,苏宝宝的事也随警方,抓到也好,抓不到也好,你赶紧吃些东西休息吧?累了一天了。”

    苏果果松开他,又靠在沙发里,含糊着嗯了声。

    林晓东出了房间吩咐张嫂把熬好的粥端上来。

    等他接过来张嫂端来的粥再进房间时,看到妹妹已经闭上眼睛,缩在沙发里,似乎睡着了,他只好又端了出去,带上房门。

    房门关上,苏果果在黑暗中缓缓睁开眼睛,不知不觉又流下了泪水。

    以前不觉得苏母在她心里是怎样的存在,可是等人离开了人世,她才觉得其实还是有些份量的,毕竟跟她生活了十八年了,尽管那十八年相处的并不愉快。

    一个跟你生活了十八年的人忽然死了,心里多少会有感触,也会想很多。单说苏母最后愿意救她这一点,她也应该动容的。

    一夜无眠。

    早上,苏果果给苏母举行了简单的葬礼,最后带着她的骨灰盒去了墓园。

    林晓东看着她红肿的眼睛,知道她一定又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