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第259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2

    苏果果的话虽然是说给萧云听的,但亦是她的真心话,就像她所说,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一个人,从前是,现在是,未来更是。

    不止眼里,心里亦是。

    夏宇宁微微垂了头,嘴边有一丝很淡的苦笑,是啊,她的眼里从来就只能看到萧云,无论在哪,她只看着萧云,所以才从不曾发现他在默默看着她。

    你看着他,而我看着你。

    这是他自愿的,可是心底也曾有过失落,为什么她从不曾回头看一眼他?哪怕一眼也是可以的啊。

    可惜,她的视线永远只追随萧云,便是有再多再好的人,也入不了她的眼了,这就是爱情,爱情里,你只能看见你的所爱。

    爱情里,你的所爱便是最好,有一人足矣,此生不换。

    萧云深深看着苏果果,伸手握住了她,她那句话真的让他很受用,感觉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为她付出全部,也甘之如贻。

    唐小天一把捂着自己的嘴,然后来了一句,“酸倒我的一排白牙了。”

    刘佳慧踹了他一脚,“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唐小天哀怨的瞅着自家媳妇,表态到,“媳妇,我爱你爱到昏天黑地也只爱你,有生之年都爱你,不对,死了也要爱你,我就是你的贴心小棉袄。”

    刘佳慧,“……”

    其实她刚刚说的帅哥校草什么的,无非是刺激某人,并非真对那些感兴趣,至少她可以确定,自己这辈子只想嫁给这个男人了。

    唐小天拉住刘佳慧的手,然后特肉麻的说道,“慧慧,你就是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没有任何人比你更美,在我这里,你就是最美最好的。”

    气氛似乎有些温暖又有些暧昧,唯独夏宇宁,他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亦或是独自抚平内心的情伤。

    正在这时,一只手朝他伸过来,准确的握着他手,柔软的掌心是温热,覆盖在他手上是滚烫的,竟然神奇的将他略微冰凉的心烫暖了一些。

    夏宇宁侧头,看了一眼莫茹,发现她在对着他笑,那眼神格外的明亮。

    原来这个女孩不是他所了解的那样,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脆弱,甚至是很坚强的。

    ……

    林浩泽有应酬,秦忧是陪着他一道去的,所以回来的有些晚了,等他们回来后发现客厅乱乱的,几个年轻人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萧云抱着苏果果在沙发上睡着了。

    茶几上啤酒罐一大堆。

    “年轻就是好。”林浩泽笑了笑,便转身回了房间。

    秦忧刚放下外套,准备收拾,张嫂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她正要收拾,忙说道,“太太,这些我来做。”

    秦姨点头,便也回了房间洗澡去了。

    张嫂本来是在自己房间看电视等她们热闹完了再出来收拾的,哪知道年轻人精力太好,玩了这么久也没散了,然后她一不小心睡着了,还是刚刚汽车开进来的声音将她吵醒的。

    “小姐今晚又喝了酒,明早胃又该不舒服了。”张嫂边说边收拾,然后看了看时间,都夜里十一点多了,少爷居然还没回来。

    少爷很少夜不归宿,除非有应酬,不然也很少晚回来,想到这,张嫂忽然脸色变了变,今天……是那个日子……

    真正喝醉的恐怕只有唐小天和刘佳慧,其余几人算是只喝了一点点,不足以喝醉,但是睡着也是真的。

    苏果果最没酒量,虽然没喝多少也没醉,但是迷迷糊糊的却也不清醒。

    大约是在凌晨两点左右,她被自己口干的醒了,揉了揉眼睛想要找水喝时,发现自己已经在楼上的房间里,身边没有萧云。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惊慌起来,拖鞋都没穿就下床找萧云。

    她好害怕最近的幸福其实是一场长长的梦,忽然午夜惊醒才恍然发现,这其实就是梦。

    开门出了房间,她还没走两步就看到楼梯那里亮着壁灯,而萧云正倚在那里,不远处的晓东哥的房间,传来低低的抽泣声。

    萧云似乎是有所察觉,转头就看见苏果果光着脚丫,站在那里发愣。

    他轻轻的朝她走了过来,将她打横抱起,回到房间让她穿好了拖鞋。

    “怎么不穿鞋就走出去?”萧云的声音很轻很柔,竟是越发的像梦境。

    苏果果用力的抱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把脸埋进他胸前,熟悉的他的体温,熟悉的他的心跳,闻着他熟悉的味道,让她不安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怎么了?”察觉她的异常,萧云伸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

    “我以为是做梦。”她低低闷闷的声音传来,没由来的牵动着萧云的心蓦的一疼,将她搂的更紧了些。

    “我在,我一直在。”

    我一直在,苏果果听着这句话,暖到心底深处,这才点头,“我是不是太敏感了?你不会讨厌这样的我吧?”

    萧云笑了笑,眼中是浓到化不开的温柔,低头在她耳边轻语,“怎样的你,我都爱。”

    苏果果像吃了蜜一样的甜,随后想起刚刚的事,晓东哥的房间有抽泣声!!晓东哥在抽泣!!

    她猛的抬头,直接将萧云的下巴给撞了。

    萧云捂着下巴,疼的闭了闭眼,这丫头……还是这么的毛躁。

    苏果果摸着自己头顶,也是很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然后就感觉到萧云的手抚上她头顶,轻轻的揉着。

    其实下巴远比头顶更疼,但男人的承受力远比女人来的更强,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头顶很疼吧?

    苏果果也顾不上疼了,赶紧问道,“晓东哥哭了?”

    萧云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他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去看看他吧?”苏果果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却被萧云拉住。

    “他喝醉了,嘴里断断续续喊着妈妈,今天想必是他妈妈离开的日子。”

    苏果果顿住,她一直不知道关于晓东哥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一些心底的秘密吧?有些事他不说,但她也不能问。

    “难怪今天早上他送我去学校时就好像心情不好,晚上也没看到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