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第204章 光明正大见她的机会

    莫茹站在那里,想要伸手拦住车子,却被夏宇宁一把拉住,然后眼睁睁看着萧云开车从她面前离去。

    “你到底还要说什么?”莫茹有些恼怒,这两天,这个男生一直纠缠不清,一直要她把萧云还给苏果果,她已经受不了了。

    萧云从来都是她的不是吗?是苏果果想抢她的萧云,为什么要她把属于自己的还给别人?

    她跟萧云认识十五年了,苏果果认识萧云才半年,怎么萧云会变成苏果果的了?

    夏宇宁松开她的手臂,然后指着萧云消失的方向,“看见了吗?他的眼里根本没有你,他对你只有他认为的责任,是责任不是爱,你这样用责任绑住他真的就可以幸福?”何况那个所谓的责任还只是个误会加错误。

    莫茹盯着夏宇宁看了很久,她很清楚对方说的是事实,确实,萧云不爱她。

    可是她跟萧云已经是分不开的了,没有萧云她甚至活不下去,这是萧云当年答应承诺她的。

    没有爱情也可以在一起的,她会对萧云很好很好。

    “你不会懂,萧云就是我的命,当初他走进我的世界,成为我今后的全部世界,温暖了我,也让我爱上了他,这么多年了,我跟他才是最合适的那对,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甚至可以二话不说为他去死。”

    “可是跟你在一起,他脸上不会有笑容,你仔细回忆,这么多年,他有几次发自内心的笑过?你没见过几次吧?我见过,坦白说,之前的半年,我几乎经常看到他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那是为苏果果而笑,只有苏果果能让他笑的那么深。”夏宇宁说道。

    莫茹闭上眼睛,的确是这样,萧云从小就冷漠淡然,很少放肆的笑,可是这是萧云的性格,天生的不是吗?

    “莫茹,把萧云还给苏果果吧。”夏宇宁真心实意的劝说。

    莫茹沉默了好一会,再次抬起头时,眼底是挣扎是犹豫,最后通通化成了坚定,“不,我不能让给苏果果,我跟萧云在一起十五年了,从我六岁开始,我们在一起十五年!苏果果她只有半年而已。”

    夏宇宁继续开口,但是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莫茹转身跑走了。

    转身的那一刹那,她就哭了出来,心中满满的委屈,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逼她,明明她跟萧云才是青梅竹马,她才是萧云最适合的女朋友啊。

    十五年抵不过一个半年吗?

    为什么?为什么?答应不会丢下她,答应会照顾她一辈子,答应她会代替她死去的爸爸照顾她一生一世的,萧云答应过的。

    她也为苏果果难过,可谁来替她委屈?为什么所有人都只看得到萧云和苏果果的感情,却看不见她的一片真心?

    ……

    萧宅,客厅里的萧母还在埋怨儿子挂了她电话,想着是不是苏果果又说了什么,难道是苏果果挑拨儿子了?

    萧云下车,冲进家里。

    “妈,邀请函是国际小提琴家秦忧?是那个秦忧对吧?”

    萧母被儿子吓了一跳,随后看见他没换鞋,立马大惊小怪的开口,“后天佣人们才会过来,你把地板踩脏了,我可不会拖地,快去换鞋。”

    “妈,你快回答我,是那个秦忧吗?”萧云着急的重复问道。

    “是她,除了她还会有哪个能请的动我们萧家?一般人别说寄邀请函,就是亲自登门来邀请,你妈我都不会给面子去。”萧母不屑的白了自家儿子一眼,“赶紧换鞋。”

    萧云心里很惊喜,也没听他妈妈说的什么,直接上了二楼。

    萧母气的跺脚,喊了好几声也没喊住萧云,看着白色的地板上留下一路脚印,差点拿着拖鞋追过去抽他一顿。

    萧云上楼就去了他爸爸的书房,然后问了一些事,据说A市不少商业圈的名流都被邀请了,一同受邀的还有夏氏企业。

    “萧云,你几天没收拾自己了?胡渣都长出来了也不刮干净,也没洗澡换衣服吧?还是前天我看到的时候那身衣服,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萧父敏锐的察觉出什么。

    自己的儿子肯定自己了解,他还从来没看见过他这样。

    “没什么,我先回房洗个澡。”萧云不愿多说,出了书房就回去自己原本的房间。

    因为很快可以看见自己思念的她了,所以心情忽然就有些高兴,连带着脸上都有一丝温柔的笑意,这是他光明正大可以见她的机会。

    夏宇宁本来打算追莫茹继续谈论,可是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他妈妈打来的。

    他接听,听说有个酒会,他本能的就给拒绝了,可是夏母却说了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夏母说酒会是苏果果的妈妈举办的,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她是多方打听才得到了这个消息。

    夏宇宁之前就疑惑苏果果怎么忽然有个亲生的妈妈,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更是好奇,便答应去参加。

    F市的某个庄园,苏果果一直闷在房间里,虽然看起来好多了,可是人还是有些憔悴。

    秦忧想方设法的给她弄补品,炖汤滋补,不过她没什么胃口,勉强喝了也是为了她妈妈才喝的。

    艾米赶出晚礼服,亲自送了过来。

    秦忧看了一下,觉得很满意,很适合她的女儿。

    拿到二楼给苏果果试穿的时候,苏果果没什么意见,反正穿什么也没区别。

    艾米打量着穿着小礼服的苏果果,忍不住赞叹了一句,“果然是秦姐的女儿,骨子里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稍加打磨,绝对会让人惊艳。”

    “其实她更像她爸爸。”秦忧看着女儿看出了神,说起来,果果真的很像很像齐哥,眉眼间的每一个神韵,都一模一样。

    “秦姐……”艾米住了口,知道秦忧一直心心念念苏果果的爸爸,却也不好多嘴。

    其实林总对秦姐也是好的让所有女人羡慕嫉妒,可是偏偏造化弄人。

    苏果果低下头看了看礼服,随后开口说道,“爸爸也喜欢穿裙子?还这么短?”

    秦忧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