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202章 对你的爱此生不换

    尽管碎了,依旧可以收藏在她心里,她的珍爱。

    在捡起一片一片残破的碎片时,苏果果意外的发现了瓶子的‘秘密’。

    在瓶子的底部有夹层,夹层里面,刻画着一段文字。

    ‘果果,如果有一天我们不能在一起,请不要忘记,我曾深深爱过你!并且,对你的爱此生不换。’

    ‘我能给你的是我的心和这辈子只爱你一人,不能给你的是我的陪伴。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而我却不能给你。’

    ‘致我的深爱,唯一的爱。’

    这段文字是萧云刻下的,他不是个擅长表达自己情感的人,有些话,有些事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告诉苏果果。

    他爱她,并且只爱她。

    苏果果从来不知道萧云对她的感情深刻到这个地步,原本的单恋似乎很孤单,此刻却觉得自己就是个傻瓜。

    好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发现这个秘密?如果再早一点,她是不是可以更幸福的待在萧云身边过完最后的那段时间?

    好傻。

    记得那天下午,萧云说如果想懂他就砸了这个瓶子,原来他早就希望她看到这段话,原来他一直跟她一样的爱而不能爱。

    原来这段时间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辛苦的暗恋。

    那小雏菊就是萧云送的吧?隐藏爱情……好一个隐藏爱情……

    忽然明白了一切,忽然懂了好多好多。

    苏果果流干的泪又溢出眼眶,以为流不出来了却没想到还可以再流,是对自己的傻,也是对萧云的感动。

    可惜,此刻的感动越是深刻,伤痛就越蔓延,刺骨,冰冷,是撕心裂肺,是寒意彻骨。

    曾经有多幸福,这会就有多伤人。

    秦忧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张嫂等候在门口,忐忑不安的心很紧张害怕,一看见秦忧就连忙上前。

    “太太,我对不起您。”

    秦忧换了拖鞋,抬头看她,“张嫂你怎么这么说?发生了什么?”

    艾米从客厅走过来,叹了口气,“秦姐,果果……似乎很伤心。”

    秦忧一听这话,也不管张嫂的解释,急急忙忙就往楼上跑。

    推开房门的一刹那,秦忧的心都要窒息了,苏果果倒在地上,面无表情,面色苍白的可怕,地上很多碎片,还有鲜红的血。

    “果果!”秦忧尖叫了一声,冲了过去。

    张嫂和艾米也跟在后面,看到这情形一个帮忙去拉苏果果,一个急忙打电话。

    不足半个小时,家庭医生赶来,给苏果果的手掌处理了一下,好在伤口并不是太深,但是失血有些多了。

    苏果果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就那么面无表情的坐在床_上,好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秦忧怎么叫她都没反应,差点着急的失控,最后张嫂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然后等着被辞退。

    她已经做好准备走人,可是毕竟在林家待了这么多年了,很不想走。

    秦忧没有急着责备张嫂,只是看向女儿的手里,还紧紧握着那个瓶子的底部。

    “果果,告诉妈妈好吗?有什么说出来,这样心里会好过一点。”

    “果果,这是萧云送你的吗?”

    “别难过,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你不能这么折磨自己。”

    秦忧一句一句的劝说她,足足说了一晚上。

    苏果果就那么坐了一夜,连一个字也没说,不知是不是人在最痛过后都会这样,就像傻了一样,其实清醒的很。

    林浩泽是半夜回家的,因为公司有些急事处理,回来后就听说了这事,陪伴她们母女一直到天亮。

    最后他看秦忧急的一直掉眼泪,这才喊来了张嫂。

    张嫂这一夜也是不安又七上八下的,被叫来也知道会发生什么,其实她夜里就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

    “张嫂,以后你就从林家离开吧,这里不需要你这样的佣人了。”林浩泽当着秦忧和苏果果的面说道。

    他的声音有些严厉。

    张嫂点点头,她猜到会是这样,只是有些舍不得离开,她一辈子无儿无女,早已把林家当成自己的家了。

    秦忧开口刚想说什么,林浩泽却朝她摇头,让她别说话。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钟,张嫂准备离开走人,苏果果却终于开口了。

    “不关张嫂的事,她并没有错。”

    秦忧见女儿肯说话了,这才高兴起来,“对对对,听果果的,你说张嫂没错,那就没错。”

    张嫂愣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了,拿不定主意的看向林浩泽。

    “果果都替你说话了,你还愣着干嘛?”林浩泽对她使了个眼色。

    张嫂立马感激的笑着,声音都激动了起来,“小姐谢谢你替我说话,我去给您做好吃的。”

    苏果果轻轻的点头,随即动了动身子,下了床,去把地上的碎片再次捡起来。

    秦忧想帮忙,林浩泽却拉住她,退出了房间。

    “浩泽,果果这样不行,我很担心她。”秦忧脸色也是发愁着。

    “都要经历的不是吗?就像当初的你一样,我守了你七天七夜,才陪你熬过那段最黑暗的时期。”林浩泽叹了叹,“果果现在就是需要自己想通,我们只能默默的在一旁守着她,但不能左右她的想法。”

    秦忧抬手捂着脸,忍住不哭,心里却很难受。

    林浩泽伸手,顿了顿,最后将她抱住,安慰道,“放心,晓东会查出来当年的事,我们一起想办法,你不是准备了庆功宴吗?邀请函给萧家寄过去了吗?”

    “昨晚都准备好了,我只希望可以让果果能得到她想要的,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她幸福,要我的命也可以……”秦忧说道。

    “你又说傻话了,事情慢慢解决就可以了,说什么命不命的?再说你要是没命了,以后谁来照顾你的女儿?她再被人欺负了怎么办?你想过孩子没有?”林浩泽的手明显一颤,他还真担心这个母亲会做什么不要命的事,例如去杀了莫茹?

    “我只是想看到唯一的女儿幸福。”秦忧擦了擦眼角,她觉得林浩泽的话很对,她要长命百岁,永远的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受委屈。

    --------

    有童鞋说这两天虐了?太虐了吗?要不要缓两天再继续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