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201章 摔碎了她的心

    秦忧有些事需要处理,开车离开了庄园。

    这个晚宴本来打算过些时候才会办的,但是她为了女儿,特地提前了。

    晚宴邀请了不少名媛,还有林浩泽商业圈里的好友,以及她自己的朋友圈。

    苏果果看着张嫂送过来的果汁以及她说的话,拿起杯子就喝了起来。

    “小姐,晚上想吃什么?如果有特别想吃的,我给小姐做。”张嫂关心的问道。

    她看小姐脸色很苍白,没什么血色,就想给她做些爱吃的可口的饭菜。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张嫂就做林叔和我妈喜欢吃的就可以了。”苏果果摇了摇头。

    现在的她而言,吃什么都感觉一个味道,不管是青菜还是鲍鱼,似乎没有区别。

    “小姐,你知道太太能接你回家有多高兴吗?你这么一直食不下咽的,她也跟着担心,这些年你流落在外受苦,太太也不好过呀,母女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呢?别太埋怨太太,她也不容易。”张嫂多言的说道。

    她一直以为小姐不高兴,闷闷不乐是因为跟妈妈有心结,还在怪妈妈这么多年不管不顾她。

    身为佣人肯定是不好多说的,但是她不希望小姐跟太太一直这样下去,所以才大着胆子说。

    “张嫂。”苏果果喊了一句。

    张嫂有些忐忑的低下头,不知道是不是小姐要责备她多嘴。

    “我跟妈妈很好,没有心结,你想多了。”苏果果喝完果汁,把杯子放在托盘上,“是有别的事让我有些难过,但是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张嫂愣了好一会,最后才端起托盘转身离开。

    “你对晚礼服还有别的要求吗?”设计师艾米从隔壁洗手间过来,顺便问道。

    苏果果摇头,她没有要求,也不懂,“你决定就好。”

    其实穿什么对她来说也是没区别。

    艾米点头,朝出门准备下楼的张嫂说了一句,“张嫂,给我来杯咖啡。”

    张嫂应了一声就下楼了。

    因为艾米经常过来这边,所以跟张嫂也很熟,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很随意。

    “你是果果吧?”

    苏果果嗯了一声。

    “这个房间其实很早就布置了,每次来家里都看见你妈一个人坐在里面发呆,我一直很想知道她失散的女儿什么样,没想到今天终于见到了。”艾米主动跟她聊了起来。

    苏果果愣了愣,忽然很想问一件事,可是又不怎么问的出口,犹豫了良久才开了口。

    “我妈……跟林叔结婚了吗?”

    她之前就想知道这件事了,看妈妈跟林叔的样子不像是夫妻,因为还分房睡的,可是晓东又说妈妈也是他的妈妈,张嫂又称呼妈妈是太太。

    “没有。”艾米顿了顿,“可能秦忧姐还忘不了你爸爸吧,这么多年了也没结婚的打算,林总追了她很多年了,一直默默陪伴她,帮她找你们父女,但是两个人没有在一起过。”

    苏果果沉默的低着头,林叔也是一个痴心的人,妈妈对爸爸痴情,林叔对妈妈痴情,似乎自己身边都是痴情的人。

    张嫂动作很快的端上来一杯咖啡,然后又问了一次苏果果,需不需要吃点什么,有没有想吃的食物。

    苏果果仍然是摇头,但这次对着张嫂扯了一丝笑容,谢过她关心。

    虽然唠叨,却是在关心她。

    张嫂没别的本事,就是有一手的好厨艺,所以希望能为小姐做点什么,才会一再问她有没有想吃的,因为除了做饭,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表示自己的关心。

    艾米看出苏果果心情不好,便让张嫂去忙自己的事,说她还要给苏果果看几个样式的晚礼服。

    张嫂识趣的点头,正准备退出去时看到了梳妆台边上的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快满了。

    走过去顺手取了垃圾袋,然后才转身要离开,可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碰到梳妆台上的一个瓶子。

    因为两只手都有东西,一只手拎着垃圾袋,一只手拿着托盘,所以没有来得及接住那掉下来的瓶子。

    一声瓷瓶破碎的声音,也摔碎了苏果果的心。

    那是萧云送她的陶艺瓶子,是萧云亲手做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也是她的记忆啊……

    苏果果猛的转头,看到地上碎了的瓶子,一瞬间就感觉心都要四分五裂了。

    萧云留给她的记忆,这么少的记忆,又破碎了一部分,难道连记忆都要剥夺了吗?不能让她怀抱着这些记忆度过余生吗?

    张嫂吓了一跳,刚准备把地上的残片收拾了,苏果果蓦的开口。

    “别动它!”

    “小姐,我太大意了,让我收拾干净吧,不然割伤了小姐的脚就不好了。”张嫂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蹲下去捡碎片。

    “我说别动它!”苏果果撕心裂肺的低吼了一声,眼泪涌出。

    张嫂整个人都傻愣住,她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普通的瓶子怎么会让小姐这么激动的。

    在林家待了十几年了,这别墅里也有不少的古董花瓶,她看一眼就知道摔碎的那个瓶子不值钱。

    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瓶子。

    苏果果冲到碎了一地的瓶子那,蹲下身,看着那些碎片,低低的哭泣了起来,“我只有你们可以陪着我走下去了,可是连你们都要一件一件的远离我吗?”

    此刻莫名的心痛,此刻没由来的伤心。

    眼泪如决了堤般,怎么也止不住。

    张嫂吓得跪了下来,一直道歉,一直说着对不起,甚至于最后也跟着哭了起来。

    如果太太知道了她惹得小姐这般伤心哭泣,会将她辞退的吧?

    “出去。”苏果果无力的开口。

    张嫂更加的害怕了,哭喊着对不起,差点急的磕头。

    艾米拉住了她,劝她先离开。

    等她们都出去后,苏果果瘫软在地,伸手捡起一个碎片,泪水模糊了眼,也刺痛了她的心。

    抓住碎片的手一点一点收紧,手掌被割破,掌心清晰传来的疼让她好受了一点。

    似乎只有身体疼了,心才没有那么疼。

    不知道哭了多久,在她感觉泪都要流干的时候才想起来把地上的碎片都收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