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第200章 该还给她了

    哭着哭着,一阵寒风吹过来,冷的她发抖,都说酒能暖身,可她喝再多似乎也暖不了身,反而愈加的冰冷刺骨。

    模糊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双脚,就那么突然停在她的面前。

    莫茹抬起头,看到一个满脸温柔的男生,朝她递出一张纸巾。

    “你是莫茹?”夏宇宁开口的声音很轻,似乎是怕吓到蹲在地上的她。

    “你是谁?”莫茹有些茫然的问道。

    夏宇宁将纸巾往她面前又递了递,已经确定这就是莫茹,就是阻碍了苏果果幸福的人。

    莫茹犹豫了好一会,伸手接过来夏宇宁给的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

    看着莫茹,夏宇宁走到她身边,也蹲了下来,视线不经意的掠过地上的空罐。

    “我是萧云的朋友,也是苏果果的朋友。”

    他说的很直接,莫茹听到就能猜测一些事了,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大晚上的,他会在这里。

    “你来是为了什么?告诉我苏果果跟萧云很恩爱?还是让我离开萧云?”莫茹问的也直接。

    “看来你是因为知道真相才会喝酒的。”夏宇宁顿了好一会,“既然你都知道,那又何必执迷不悟?”

    莫茹笑了起来,带着一丝自嘲,执迷不悟?她怎么能放开萧云?那是她的整个世界啊!没了萧云,她要怎么活下去?

    这也是萧云承诺过她的,说会照顾她一生一世,她只是让萧云继续承诺,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从我小时候开始,我就把萧云当成我的命,因为有他,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你告诉我,如果我把活下去的希望让给了苏果果,我要怎么活?”

    夏宇宁皱起了眉,转头看着莫茹,良久才缓缓开口,“可你的这个希望原本就是属于苏果果的,是你拿走了属于她的一切,该还给她了。”

    莫茹眼露疑惑,大脑渐渐就糊涂了,她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酒精的作用让她半醒半醉,以为自己开始幻听了。

    多么好笑的幻听?她拿走了属于苏果果的一切?好可笑呢……

    还给苏果果?还什么?萧云是她的啊,从小就是了,不是苏果果横插进来的吗?

    夏宇宁看着她又是笑又是哭,似乎真的开始醉了。

    “莫茹,把萧云还给果果吧,他不属于你,一开始就是个误会,你替代了苏果果拥有了这么多,这些年也足够了,现在还给她还不晚……”

    夏宇宁没说完,莫茹就往地上倒去,嘴里还说着醉话。

    “萧云是我的啊……是我的……”

    夏宇宁已经说不清了,因为对方醉了,等了好一会他才拉起地上的莫茹,扶着她上了自己的车。

    ……

    苏果果站在偌大的庄园里,看着清晨的庄园笼罩在温暖的晨光中,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可唯独她感觉不到温暖。

    没有萧云的日子过得好漫长。

    “果果,外面冷怎么不多穿件衣服?”秦忧拿着一件外套给她披上。

    “不冷。”身体的冷怎及心里的冷?

    “你昨天一天都没吃东西,早餐还不想吃吗?张嫂熬了瘦肉粥,吃点好吗?”秦忧摸着女儿的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

    她能理解女儿现在的心情,正如她当年一样,失去了齐哥和女儿,她万念俱灰,曾想过自杀一了百了。

    “嗯,我吃。”苏果果点了点头,不希望妈妈为她操心,刚找回妈妈,自己总不能就让她整日为她担忧。

    别墅里,张嫂给苏果果盛好了粥,伺候在一旁。

    苏果果食之无味,但是很乖的吃着,为了妈妈不担心她,也要吃下去。

    秦忧跟林浩泽在一楼的书房里说着话。

    “浩泽,晓东那边还没查出些什么吗?怎么没消息?”

    “你别急,有些事时间久了,查起来不容易,不急在一时。”林浩泽劝慰了她,“果果怎么样?精神好些了吗?”

    “不怎么好,看得出来又是一夜没睡,这孩子死心眼,爱一个人就拼了命的去爱。”秦忧叹了口气。

    林浩泽轻轻的皱着眉头,看向秦忧时,很想说一句,不正是随了你的性子吗?你爱苏江齐也是一样。

    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变,那份爱甚至只增不减。

    因为林晓东两天了也没回来给个消息,查的怎么样也不说一声,所以秦忧有些急,尤其是看见女儿那样就更急了。

    但是查这种事一般都是急不来的,大过年的去调查当年的事情,本来就不怎么顺利,再加上这件事萧父有意隐藏了,就更不好查了。

    苏果果吃完早饭就回了自己房间,拿出萧云送她的那些‘记忆’,看了好一会。

    还记得脚链的意义,那是刘佳慧告诉她的,说是系往来世。

    大概是萧云一早就知道它所代表的意义,所以才会送她脚链,盼望着今生无缘,约定来世。

    还有那张画着雏菊的卡片,会是萧云送的吗?那段时间每天都能收到的雏菊是萧云送给她的吗?

    “果果,过两天有个晚宴,需要带家属,你一起去好吗?”秦忧从楼下上来,笑着问道。

    其实是她有意要带女儿去散散心,希望她别老闷在家里。

    “我可以不去吗?”苏果果很想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就好,晚宴一般都是很多人,热闹,微笑,交谈,客套,可她现在实在是无法对着陌生人笑的若无其事。

    “不可以,这是妈妈的晚宴,你是妈妈的女儿,怎么能不捧场?”秦忧伸手摸了摸她头,温柔又强势的替她决定了。

    苏果果没有再反对,点头答应了。

    下午,秦忧喊来了自己的御用设计师到家里给苏果果量身定做小礼服。

    苏果果本想拒绝,却想到妈妈的晚宴上应该会来不少的人,怎么也不能给妈妈丢脸了,便配合着设计师。

    她可以不讲究,可是她妈妈是国际有名的小提琴家,这样的晚宴来的人一定都有头有脸,她如果穿的太随便,肯定给她妈妈没面子了。

    二楼房间里,张嫂给苏果果端了一杯鲜榨果汁上去,然后说这是太太交待的,一定要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