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注定不眠夜

    “果果。”莫茹忽然喊了她一声。

    苏果果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也许是直觉也许是预感,她觉得莫茹会说些什么,而那话绝对不是她想听的。

    莫茹只是犹豫了一会才开口,“你可以离开萧云吗?我是说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有这样她才能确保萧云不会动摇。

    苏果果垂下眼帘,掩饰住自己眼底的情绪,那是承受不来的伤痛。

    永远都不再出现在萧云的面前吗?

    “我知道提出这样的要求很为难你,但是请你理解我,我跟萧云认识很久了,从我成为孤儿的那天起,我的世界里就只有他了,你不会了解一个人失去了全世界时的那种孤单和绝望,我只剩下萧云了,现在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全世界,所以,我不能没有他。”

    莫茹望着苏果果,认真的说着,她不能没有萧云,所以,请把萧云还给她吧,对不起了。

    “我了解,了解你的孤单和绝望,所以,我懂你的心情。放心吧!我会答应你的。”她怎么会不了解?

    五岁那年,爸爸离开人世,对她来说也是失去了全世界,好孤单,好绝望,那些她都懂。

    也更懂莫茹不能没有萧云的心情,因为她同样有那种感受。

    这么多年以来,萧云就像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让她贪恋在他身边的每一刻,也曾想过能够一辈子拥有他该多好?

    所以她跟莫茹的境遇很像,特别的像,心境何其的相似?也能感同身受她的想法。

    但她不能跟莫茹争萧云,她还有失而复得的妈妈,莫茹什么都没有。

    她还有妈妈,莫茹就只有萧云了,何况萧云本来就是莫茹的。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莫茹没想到苏果果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她,心情反而有些复杂了。

    如果说苏果果是那种坏女孩,哪怕是不肯让出萧云,她都有很多理由和办法让苏果果消失在萧云身边,可事实证明,苏果果是个例外。

    善良的让人意外,善良的有些傻了。

    越是这样的善良,越是会让她不忍。

    “你没有对不起我……莫茹,我可以留最后一晚吗?明天再回去可以吗?因为我妈妈明天才会来接我。”苏果果带着恳求的语气。

    “可以,希望你明天离开后能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莫茹匆匆转身出了房间。

    “我会记得……会记得……”

    视线逐渐模糊,是温热的泪迷了眼,明天过后,她便再也不能见萧云了……

    泪,悄然滑落,砸落在指尖,滚烫的是她的泪,伤痛的是她的心,逝去的是她还未来得及绽放的爱情。

    好痛,心好痛。

    萧云将煮好的水饺盛出来给莫茹端到餐桌上,递给她筷子。

    莫茹一直低着头,看着热气腾腾的水饺,接过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

    萧云转身走到窗前,一向沉默的他更加沉默了,他无法面对苏果果质问和失落的眼神,明明说好的谈一次真正的恋爱,就这么化成水中泡影。

    一切太突然,突然的他措手不及,如果知道莫茹今天回来,他是怎么也不可能跟果果说那样的话,说了爱她却转身走向莫茹,那是怎样残忍的伤害?

    餐桌上的莫茹大口吃着水饺,忽然一滴泪就落在了汤碗里,她不敢抬起头,只能更加大口的吃着。

    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想哭,眼泪莫名其妙的就不受控制,她可以继续拥有萧云了不是吗?应该高兴不是吗?

    那又为什么要哭?

    是因为萧云终于爱上别人了?是因为她努力了好几年都没有成功,苏果果轻而易举就得到萧云的爱?还是因为自己亲手扼杀了萧云和苏果果的爱情?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三人都睡不着,苏果果独自在房间里,看着窗外一直到天亮。

    这是她所能离萧云最近的一次,最后一次可以跟他如此的近,以后再也不会了,如果可以在这一刻让时间永恒的静止该多好。

    莫茹睡在原本萧云的那间房,里面的熊娃娃都被拿出去放在客厅里。

    她也睡不着,足足想了一整夜。

    萧云是在原本的储物间,后来的健身间,看着里面的健身器材,每一个上面都有苏果果的影子。

    跑步机,她曾在上面跑到掉下来,双杠铃,她曾举到一半因为太重举不上去差点砸到脚,瑜伽球……是她最喜欢的,没事的时候都要玩一会。

    到处都是她的影子,到处都是她的欢声笑颜,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的回荡。

    “果果,还没离开,我就已经开始思念你了,怎么办?”萧云伸手抚上瑜伽球,眼眶泛红。

    轻轻闭上眼睛,他仰起头,努力将快要溢出的泪水逼回去。

    心里翻滚着思念想念,那个傻丫头,已经占据着他的全部。

    爱,已深入骨髓。

    三个人独自想着不同的心思,却是一样的难受,直到天亮。

    苏果果整整坐了一夜,尽管一直在祈祷不要天亮,天却还是亮了。

    东方天际升起一道明亮的光,太阳在地平线挣扎了一下终究还是缓缓升起。

    苏果果拉着两个行李箱走出房间,客厅的地板上放了不少熊娃娃,她看了一眼属于萧云的那个房间,房门紧闭着。

    默默捡起一只熊娃娃,紧抱在怀里,苏果果朝门口走去。

    打开门的时候,她顿了片刻,似乎希望某个人可以走过来,抱一抱她,但是没有。

    等了好几分钟也没人过来,她终于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门,再次关上。

    隔绝了一道门,却像是隔绝了两个世界,从此便是最熟悉的陌路。

    健身间里,萧云背靠着房门坐在地上,他听到了苏果果离开的声音,却没有勇气打开门出去见她,因为他怕自己软弱的掉眼泪,他怕只要见她一眼,便会不管不顾的抛弃一切也要追随她而去。

    可是他不能不是吗?他有责任,该死的责任。

    莫茹站在阳台上,看着苏果果一步一步走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萧云怎么没送苏果果?因为不忍还是因为害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