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80章 母女相认

    客厅里一时陷入寂静,苏果果听完后,早已经泪湿衣襟,无声的抓着自己的衣角,却没有了半点力气。

    连哭的力气都没有,那该是怎样的无力?

    想到爸爸是这么错过妈妈的,想到爸爸一个人背负着痛不欲生直到离开人世,而妈妈同样背负着悔不当初,自责懊悔过了这么多年。

    其实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多么好笑的老天爷?竟然跟她的爸妈开了这样一个玩笑。

    秦忧闭上眼睛,要她将这些深埋在心底的事再说一次,那种痛不亚于当初苏江齐独自带孩子离开,他有多痛,她就有多痛。

    撕心裂肺不过如此。

    “如果我早一点知道你爸爸误会了,我怎么也不能等到生下你再解释,就算是以死相逼我的父母,我也一定会去找你爸爸解释清楚。”

    她只想着一生完孩子就找他说清楚,然后一起远走高飞也好,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其它什么都不管了。

    可是却想不到苏江齐误会的这么深。

    有些事是她后来才知道的,比如她生孩子那天夜里,苏江齐去了医院,听到她爸爸跟林浩泽商量结婚的事。

    这些是苏江齐的堂妹后来告诉她的,听说苏江齐没敢留下,带着孩子离开那个城市前找堂妹借了一些钱,堂妹死活问这个孩子哪来的,才听到了事情的原原本本。

    秦忧一直后悔莫及,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就在最后一天,她是去找他的呀,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

    “妈……”苏果果哭的嗓子沙哑,开口的一个字用尽了力气,可是她却难过的要命。

    多么简单的一个字?她想这么叫她一声多少年了?那种渴望有个妈妈,渴望像别的孩子那样喊一声妈,是她这么多年一直不敢想的事。

    秦忧整个身体都颤抖着,再也抑制不住对女儿的情感,一把过去抱住了她。

    十八年了,还是在她刚生下来的时候抱过。

    两个人抱着哭了很久很久,宣泄着这些年压抑的思念,也祭奠着她们逝去的那些年。

    屋外,萧云站在走廊里,不时的回头看着门,真担心那个傻丫头。

    “我们今天很可能带果果回去,你……不会介意吧?”林晓东走到萧云身边,问道。

    萧云猛的转过头,动了动唇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不想果果离开,却又不能自私的留下她。

    她……应该很想回到妈妈身边吧?

    “只是不在一起生活而已,不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林晓东补充了一句。

    分开也还是男女朋友的,只是暂时不能天天见面了。

    萧云沉默不语,只是一直盯着门出神,就只剩二十天了,二十天后,他便不能再跟她一起,也失去跟她在一起的资格了。

    可是,他好舍不得怎么办?

    林晓东以为他是不高兴要跟苏果果分开,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默默站到一旁。

    反正不高兴也没办法,他是一定要带果果回家的,母女相认怎么也要回家团聚吧?

    过了不知多久,门被打开,苏果果喊他们进去。

    萧云收回自己的思绪,看到她哭红的眼,眼角的泪痕还未干,心疼的不行,快步上前,牵住了她的手。

    苏果果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一股莫名的感动在胸腔里蔓延,仿佛治愈着她刚刚痛过的心。

    林浩泽走到秦忧身边,看她的样子似乎是都说清楚了,但是一脸的疲累,想必又为了苏江齐心痛了吧?

    “秦姨,今晚带果果一起回家吧?”林晓东开口说道。

    秦忧看向苏果果,似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苏果果的心忽然揪起,她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刚刚萧云握着她的手一紧,他是在担心协议还没到期?

    不管他的想法是什么,但是自己是不想离开他的,至少协议没到期之前,她想留在他身边,陪伴最后的时光。

    协议,似乎是个很好的借口,也是她能留在他身边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所剩的时间太短太短了。

    “妈,我可以过年之后再跟你回去吗?现在还不行。”苏果果摇了摇头。

    秦忧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但是尊重她,点头同意了。

    “嗯,过年后就回家。”

    萧云眼底浮现一丝欢喜,明知道苏果果说的意思是协议,但他不介意是因为协议,能多跟她在一起,哪怕多一天也好。

    中午,苏果果特地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然后要她妈妈留下来吃饭,秦忧看着那些饭菜,女儿亲手给她做的,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该高兴才对,不哭了。”林浩泽宽慰着她。

    秦忧擦了眼泪,直点头,是该高兴的,可她这眼泪也不是难过的泪,是因为高兴。

    一顿团圆饭吃完,苏果果真的很想如果爸爸看到这些就好了,如果爸爸还活着该多好?

    秦忧跟林浩泽父子一直待到下午,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萧云的家,说是这两天不会回F市,就在A市的酒店里住下来。

    刚跟女儿相认,她怎么也舍不得立刻回去,先在这里住几天。

    苏果果想说可以住在萧云这里,但是林浩泽父子……也住在这里吗?

    最后秦忧他们还是去了酒店住,说是明天再来看她,顺便吃她做的饭菜。

    亲妈离开后,苏果果又开始一个人趴在床_上哭,每每想到当年爸妈是因为误会而分散了这么多年,就控制不住情绪。

    一家人明明可以幸福的在一起,却因为错过而走到这一步,明明谁都没有错,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错了呢?

    是老天爷错了?

    萧云对于哄女孩子真的没有经验,尤其是哭的这么伤心的苏果果,他站在门口,几次想要开口,可是能想到的话除了‘不要难过了’之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她的过去,他不曾参与,因为也来不及参与,所以压根不知从何安慰她。

    想了好一会,萧云决定去自己房间,再弄个熊娃娃?

    过了一会萧云牌娃娃就出现在苏果果面前,只是这次有些怪异,由于最大的某娃娃上次用过了,这次的娃娃小了一号,还偏偏是梦幻粉的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