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171章 一定很恨她

    萧云接了几个电话,有唐小天那家伙打来秀恩爱的,有夏宇宁打来关心他和果果去了哪,最后一个是他爸爸打来的,说是过几天就准备回国过年。

    等到他挂了电话回到客厅看见某人哭的稀里哗啦的,吓了一跳。

    苏果果看着电视,虽然现在已经在放别的节目,正是重播的国外那场小提琴的大赛。

    她很想看看自己的妈妈在大舞台上的风采,原来自己也有妈妈,原来妈妈还记得她跟爸爸,还那么在乎她。

    萧云走到她身边坐下,看了一眼电视,发现里面是小提琴的演奏,但是不能明白果果怎么就哭的这么的伤心?

    “怎么了?”萧云伸手落在她眼角处,轻柔的给她擦了眼泪,看着她委屈的样子,不禁蹙了蹙眉头。

    这不像是看电视感动或是什么,怎么哭的这么伤心?

    苏果果转头看着萧云,虽然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情绪,但是心底一阵一阵的委屈和难过莫名的就冒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忽然伸手抱住了萧云,将头埋在他的肩窝处,闷闷的声音传来,“什么也不要问可以吗?让我哭一会,就一会。”

    萧云反抱紧她,什么也不问,静静的由她哭,像个孩子一样放肆的哭泣。

    苏果果这一哭就是黄河泛滥,一直将自己十八年来压抑在心底的委屈全数哭了出来,人如果背负的东西太多会很辛苦,能够痛痛快快哭出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哭的累了空了,心里没有了那些压抑,人也就舒服了释然了,能够在萧云面前毫无顾忌的哭泣,真的很好。

    萧云抱着已哭累睡着的苏果果回到房间,放到床_上,盯着她看了好久,那双眼已经有些肿了。

    其实苏果果哭了三个小时了。

    怎样的悲伤能让她哭这么久?怎样的委屈能让她流干泪?傻丫头。

    附身,轻轻吻在她眼睛上,萧云希望吻掉她的泪,永远不要再悲伤。

    又陪了她一会,萧云才转身进去浴室,他整个肩膀都是湿的,被她的眼泪浸湿。

    苏果果在睡梦中梦见了爸爸,还有妈妈,还有她,爸妈带着小时候的她一起去公园里玩,一家人何其的幸福?

    童年做梦都不敢做的这个梦,今天却如愿以偿了。

    某个小山村里,经过长时间的车程,终于来到这里。

    一路上林晓东父子一直互相换着开车,这才以最快速度赶到了。

    秦忧是很感激他们这么体谅自己急切的心情,有些话真的不用说出口,就像林浩泽这些年默默为她所做的。

    林晓东在小山村里打听了一下,问到了当年苏江齐葬骨的位子,就在后山的半山腰处。

    秦忧和林浩泽父子先去了苏江齐的坟头祭拜,站在那里足足流泪了一个多小时,林浩泽担心她哭坏身体,才开口劝了她。

    回到山村,找到苏果果住的那间房,秦忧更是难过的要命,难道她的女儿这些年就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的?

    “秦姨,这位是果果的邻居,听说从小看着果果长大的,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她,她都知道。”林晓东找来隔壁的邻居,并给了她一些钱,让她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们。

    邻居是位六十多的奶奶,在这里生活了有四十年了,所以对于苏家的事都清清楚楚。

    “几位远方的客人,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一定会告诉你们的,天寒地冻的,不如去我家里好吗?”老人热情的招呼他们去自己家里坐。

    秦忧点点头,她想问关于女儿的每一件事,所以可能要问很久,站在外面确实不妥。

    来到老人的家中,老人给他们都倒了白开水,乡下地方也没茶叶,只有白开水了。

    “果果……他们不是本地人吧?是后来在这地方扎根的吗?”秦忧问道。

    “果果她爸爸叫苏江齐,不是本地人,那年也是个冬天,苏江齐带着才三个月大的果果来到我们这里,租了隔壁这个房子,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可能会照顾孩子?我们就问他媳妇呢,后来他只说没有媳妇,没多久我们劝他早点找个媳妇帮忙照顾孩子……”

    因为又要找活干又要照顾孩子,苏江齐那时候也不过才二十出头,照顾不好女儿,苏果果经常生病,之后村里的人劝他早点找个女人回来帮忙看孩子,不然这娃都不一定能长大。

    苏江齐害怕女儿真的会养不大,也就托人帮他找媳妇,刚好隔壁村有个合适的,他就凑合着过了。

    可以说,他确实是为了女儿才再娶的,当然也有一部分赌气的成分。

    秦忧握着手里的水杯,良久才平静下来,可是再也问不出口了,因为老人每说一句,她心里就痛一分。

    当年齐哥一定很恨她……

    林浩泽看出她想问却问不出口,于是替她问了。

    “老人家,果果的爸爸去世后,她过的好吗?”

    老人犹豫了一会才开了口,“好什么?苏江齐也是没长眼,找了个什么女人回来?原本是找个女人照顾年幼的女儿,可是那女人什么样?拿着大老板给的赔偿金,跟自己亲生女儿好吃好喝的,怎么对果果的?那么小的年纪就要上山拾柴火了,家里的琐碎活都让孩子干,后来大了一些去了小镇上,冬天给饭馆里洗菜洗碗,那双手回来都是又红又肿的……”

    老人一一说着苏果果这些年怎么吃苦的,说着苏母怎么亏待苏果果的,这些话听着只是平常的看不过去,可是秦忧感觉自己内心在滴血。

    疼的滴血。

    她可怜的女儿到底受了多少罪?

    不仅秦忧,就连林晓东都皱紧了眉头,亲耳听着那一桩桩的事,让他厌恶那对母女,究竟是不是人了?偏心也该有个度,这么对苏果果怎么能心安理得的?

    老人也没保留,将那些年的事都说了出来,她曾经也是看不过去,就说了几句公道话,可是苏母却骂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加上苏母跟村里的干部有一腿,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后来也就没再多事,但是也可怜苏果果的遭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