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170章 无可替代

    从车上扔下来苏母两人,某小弟踩着油门就开离而去。

    “妈?”苏宝宝捂着自己流血的手,看向一旁的苏母,舌头被割了,是不是会死?

    苏母已经疼的晕了过去。

    苏宝宝四处张望,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又偏僻又荒无人烟,去哪喊人救命?

    想了想她摸出之前身上藏着的手机,打给了苏果果,可是一遍遍的打都没有人接,又给江雨打过去,也一样没有人接,等她给认识的所有人挨个打了一遍,没有谁愿意理她,最后她打了急救电话。

    庆幸之前她看到事情不对就将手机藏在了内衣里,那几个小混混没搜到,不然现在真是绝路了。

    “唉,这对母女真是活该,没事干嘛惹咱们老大?害得咱们大老远的开来这鸡不生蛋的地方。”某小弟抱怨着。

    “大哥,既然惹了咱们老大,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一号小弟不理解的问。

    其实套上麻袋绑在石头上扔大海里更好,又简单又一了百了。

    某小弟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老大杀过人?”

    一号小弟摇头,好像还真没杀过,虽然剁手的次数不少。

    “那不就得了!再说了,你们知道老大最近谈恋爱吗?据说谈恋爱中的男女都智商为零,所以老大最近没有智商,做事难免也会心慈手软一点……”某小弟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哪说错了?

    三号小弟弱弱的提醒,“老大最恨别人说他心慈手软没脑子。”

    某小弟吼道,“知道你还让我全说了出来?是想弄死我,你们好顶替我的地位吗!”

    一二三号小弟齐刷刷摇头。

    他们哪敢这么想?就算心里偶尔有这么个想法,也仅限心里想想罢了,还真不敢付诸行动。

    某小弟怒视了三人一眼,然后不耐烦的说道,“集体给劳资去扯蛋!”

    一二三号小弟默默的瞅着自己裤裆,扯蛋……是最新的处罚么?

    ……

    夜幕降临,寒冬的夜晚有着刺骨的冷意,无端端的让人心头一凉,却不及此刻秦忧心里的悲凉。

    她等了一天了,可是女儿还没回来,这让她很害怕女儿是不是有意躲她。

    “浩泽晓东,果果她不愿意见我,是不愿意见我吧?”秦忧忍不住掉眼泪,浑身都在发抖,情绪怎么也无法平静。

    “秦姨,你想多了,也许是出了门呢?前几天不就是去了度假村吗?”林晓东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七点多了,从早上开始到现在,他们三个人都没吃过东西。

    “是啊,也许是果果出了远门,你们正好错过了。”林浩泽一直安慰着,“都等了快二十年了,还在乎这一两天?”

    “先去吃点东西,不然饿伤了身体,怎么照顾果果?”林晓东发动车子开出小区。

    秦忧没什么胃口,这两天她始终不眠不休,也吃不下去,脑子里都是关于她女儿的事,但是她不吃,林浩泽父子不能也不吃,都陪着她饿了一天,所以她不好说什么,便同意去吃饭了。

    随意找了一家餐厅,三人叫了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边吃边说着。

    林晓东将苏果果的大概情况告诉了秦忧,比如苏江齐当年带着女儿去了一个小山村,又找了一个女人结婚,还生了一个女儿。

    所以苏江齐死后,苏果果是跟着后妈一起长大的。

    听了这些,秦忧心里很不是滋味,齐哥一转眼就重新找了女人结婚?是因为恨她吗?

    “那个女人对我们果果好吗?”

    “秦姨……”林晓东顿了顿,勉强的开口,“不怎么好……”

    秦忧的心一下子就揪在一起,不怎么好!不怎么好!她的女儿生活的不好!

    “苏叔叔那么早去世,丢下两个女儿,那个女人要领大两个孩子,肯定不会过的有多好,心中有气,所以对孩子不好也可以理解……”林晓东尽力的解释,可连他也说不下去了,真的是这样才对孩子不好的?那为什么只对苏果果不好?

    “晓东,我们先去果果生活长大的地方,好吗?”秦忧忽然开口说道。

    林浩泽愣了愣,晓东则是看了他爸一眼,等林浩泽点头,他才跟着点头。

    “秦忧,先吃点东西,不然我们哪也不去。”

    秦忧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完食物,食之无味却还是吃完了,因为她想马上去女儿长大的地方看看。

    三人再次上车,连夜开往苏果果的那个小山村。

    F市的酒店房间里,苏果果洗完澡出来觉得无聊就看电视,时间还早,才八点左右,也睡不着。

    萧云好像在处理一些事,一直在跟谁打电话,但是基本听不见他开口。

    看了一会电视剧,正好一集播完,广告时间,苏果果不高兴等十几分钟的广告,于是一直换台。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换了一会台,忽然手指一颤,好像看见了什么,立马退回上一个频道。

    电视上出现的是一位名人的访谈节目,醒目的两个大字晃花了她的眼睛。

    秦忧。

    苏果果感觉自己嗓子变得很干,全身有些僵硬,盯着屏幕上那个女人,优雅,美丽,知性,似乎是个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女人。

    那就是她妈妈?

    认真的看着电视里的秦忧说话,讲述她这些年如何的拼搏奋斗蜕变。

    原来她妈妈是个名人,世界级的小提琴演奏家。

    电视里,当秦忧被问及有没有结婚的打算,或是有没有正交往的意中人,秦忧的答案让苏果果的泪一下子砸落。

    ‘我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爱情,很短,却是我最珍惜的。那时,老天给了两个我最在乎的人,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依然在我心中无可替代。’

    “那为什么不要我和爸爸……”苏果果鼻子一酸,无尽的委屈一时间涌上心头,这些年她很少去想这件事,害怕那个理由太过伤人,今天深埋在心底的委屈一时抑制不住。

    这段访谈是前段时间秦忧在国外一场小提琴大赛里夺了冠,回国后接受的媒体访谈,距离现在也没多久。

    泪水模糊了视线,最后主持人说了什么,苏果果也没听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