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62章 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么

    F市,也是全国最大最繁华的都市。

    某个别墅庄园里。

    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惊的一屋子的鸦雀无声。

    “你……说什么?”

    “秦忧,你先别激动,这事等晓东回来才会有具体的说法,但是我有把握,那就是你女儿。”

    叫秦忧的女人坐在沙发里,手里的咖啡瓷杯早已掉落,久久不能言语。

    她刚才听说有了女儿的消息,那种在她心上的抨击,绝对是让她欣喜若狂,又担心害怕会再次失望。

    这些年一直在找女儿,也有过几次消息,但是最后都失望收场,每次一有消息她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确认,可惜,次次落空。

    所以她欣喜的同时也在害怕会再一次的失望,这才没敢有所动作。

    她害怕,如果这次还是失望,可能对她的打击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她叫什么?”秦忧嗓音都在发颤。

    “苏果果。”

    “果果……果果……苏果果……”秦忧喃喃自语好一会。

    她当初生下女儿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取名字,这些年每每思念女儿,连叫出她的名字都无法做到,对母亲而言,心里的伤不亚于女儿不知道妈妈的名字。

    甚至伤口更深更痛。

    “浩泽,她长得像我吗?”

    “有三分相似,但更多的像苏江齐,眉眼之间特别的像。”林浩泽回忆了一下苏果果的样子。

    秦忧的手慢慢握紧,心里一揪一揪的疼,疯狂的思念涌上心头,像江齐?女儿像江齐呢,记得当初她怀着女儿的时候,她问齐哥,希望是女儿还是儿子。

    那时,苏江齐笑着说,只要是她生的,女儿儿子都一样,如果是儿子希望长得像妈妈,如果是女儿,希望长得像他。

    尘封的记忆如潮水一般在脑海里涌现,那些就快淡忘的回忆忽然一幕一幕清晰起来,让她的眼泪忍不住掉落。

    林浩泽咽了咽,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劝道,“找到女儿是高兴的事,怎么哭了?”

    秦忧躲开他的手,点头,“嗯,该高兴的,不应该哭。”

    林浩泽的手就僵在半空,是啊,苏江齐就要回来了,秦忧会跟苏江齐苏果果幸福的成为一家人,他……该功成身退了。

    守护了她这么些年,终究还是到了尽头。

    正在这时,林晓东的车开进庄园,停在别墅外面。

    “应该是晓东回来了。”林浩泽站起身,走到门口去接儿子。

    秦忧一下子就激动的赶过去,不等晓东进来就迎了出去。

    她太想知道有关女儿,有关苏江齐的事情了。

    “秦姨,外面冷,进屋说话吧。”晓东走了过去,看她不顾身上单薄的衣衫,居然跑了出来。

    “是不是她?”秦忧迫不及待的问道。

    林浩泽将她拉回屋内,晓东一同进去,来不及换鞋就被秦忧拉去沙发那问话。

    林晓东有些无奈,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秦姨找了这么多年了。

    “查了,苏果果就是秦姨的女儿,我查到她的爸爸叫苏江齐,年纪和名字都吻合,果果的出生日期也吻合,不会有错了。”

    秦忧双手握拳,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和欢喜,可是晓东接下来的话让她心头一紧,人差点晕过去。

    林晓东继续讲自己调查的结果,“苏叔叔听说去世十几年了,是当年工地事故,后来伤重不治,在医院死亡的。”

    听到这个消息,秦忧差点晕倒,整个人都坐不住,她找了那么多年,结果却是这样,齐哥死了?

    为什么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她?是在惩罚她吗?

    “秦忧?”林浩泽扶住她,担心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

    “秦姨,你别难过,要撑住,你还有果果。”晓东着急的劝道。

    对!她还有女儿,她还有果果需要照顾,她还要补偿自己的女儿,不能就此倒下。

    秦忧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打起精神来,“晓东,她在哪?我好想看看她。”

    “我们过两天就过去看她好吗?”林晓东还想说说苏果果有心结的事,但是现在也不适合说,至少要等秦姨情绪稳定下来。

    ……

    苏果果一整天心神不宁的,眼皮一直跳,老是担心会有什么事发生。

    下午,在她忐忑不安了一下午后,事情终于是来了。

    萧云跟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今天很‘体贴’的没有放恐怖片,而是陪她一起看综艺节目。

    虽然无聊,但是苏果果很喜欢看,所有他在一旁陪着。

    偶尔看到好笑的时,苏果果会捧腹大笑,萧云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并且认为没多好笑。

    “很好笑吗?”

    苏果果点头,她笑点低,所以觉得很好笑,不过从头到尾都没看见萧云笑,只能耸肩道,“我今天老是觉得不安,眼皮还一直跳,所以看些搞笑的可以转移注意力。”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萧云坐直身体,揉揉她头,神情很认真。

    “没……”苏果果吞吞吐吐的,昨晚是有那么一件事,只是还没搞清楚,她现在不想提,万一是搞错了呢?

    “你有事瞒着我?”萧云冷着脸,一看她那小样就知道像犯了错的小朋友,肯定有什么隐瞒。

    “我……就是那个……”苏果果刚支支吾吾的说着,手机正好响起。

    她呼了一口气,转移话题,“手机响了,是不是佳慧打来的啊?呵呵。”

    拿过来手机,她脸色僵了僵,有些不自然。

    萧云伸头过去看了一眼,是苏母的号码,脸色也是忽然冷了下来。

    他记得曾经说过,让她再也不要打扰果果的,这才一个月就忘了?

    “不是说以后不会跟我来往吗?”苏果果疑惑的嘀咕着,然后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苏母的嚎啕大哭。

    “果果啊!你妈妈被人骗了,那个杀千刀的把我的钱全部骗了啊,我该怎么活呀!我不想活了,让我死吧,我不要活了啊!”

    苏果果吓了一跳,赶紧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你先说清楚了,到底骗了你多少钱?”

    苏母又嚎啕大哭了几声,说是要去跳楼,然后就挂了电话。

    -------

    圣诞节快乐!天冷了,记得多穿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