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第157章 莫茹是谁

    苏江齐的女儿?!

    就因为这句话,中年男人和他儿子停了下来,站在雨中,久久的没有离去。

    “晓东,是她,是那个孩子。”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激动的轻颤,还有些欣喜。

    “爸爸先回去吧,这件事由您来告诉秦姨,我留下来再确认看看,如果是真的,秦姨应该会很高兴,她等这一天很久了。”晓东将手里的两个行李箱递给他爸爸一个,自己则返回去了度假村。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最后撑着伞离开了原地。

    苏果果几人已经各自回了度假村的房间,一个个的冷到不行。

    唐小天直接跟去了刘佳慧的房间,说是刚刚的告白只是说了开头,必须要给他全部说出来,好歹他跟苏果果琢磨了一下午,那么一大段的情话,不能白费了他牺牲的脑细胞。

    为了这封情书,他绞尽脑汁,死了无数亿的脑细胞,甚至比他高考时还费心费力。

    其实他不会说那封情书大部分是苏果果想出来的。

    “好冷。”唐小天往沙发里一倒,委屈的打哆嗦。

    刘佳慧将自己湿了的外套脱了,然后又让唐小天滚回自己房间换衣服。

    “那你还不回去洗个热水澡顺便换衣服?”

    唐小天摇头,“我还有情话没说完。”

    “明天再说也一样。”

    “不好,我明天就忘了,趁现在还记得所以给你说完更好。”

    “那你不冷?”

    “姐姐,我冷,求抱抱。”

    刘佳慧差点吐血,拖着唐小天扔进洗手间,还不忘踹了他屁股一脚。

    等唐小天洗完裹着裕袍出来后,看刘佳慧在玩手机,便将她的手机也扔了,最后拉着她开始说自己那段告白。

    房间里很暖,耳边是他最深情也最真心的情话,一室的温暖将她包裹着,满满融入她的心里。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待着,美好的仿佛要将这一刻静止,直到永远。

    另一间房里,苏果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下着雨,雨滴顺着玻璃流下来,而她格外的高兴,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这么开心?”萧云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过去,递给她手中,“淋了雨,喝点热的暖暖。”

    苏果果接了过去,刚好捂着手,“没怎么淋到,就是打湿了一点头发而已,不过能看到小天和佳慧在一起,真是圆满了。”

    “嗯。”萧云淡淡应了一声,看着外面,小雨已经越下越大,打在玻璃上已经听见了噼里啪啦的声响。

    房间里很安静,雨点的声音也就特别的清晰,苏果果喝着牛奶,沉默了好一会,想着自己该不该表白?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牛奶杯已经空了,两人之间还是沉默着,似乎今晚特别的没话可说。

    萧云神色很淡,看着外面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尤其的深沉。

    日子越来越近了,只剩一个月都不到,莫茹就该回来了,协议也该结束了吧?看着唐小天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他心里其实很羡慕,因为如此简单的事对他而言,却是可望不可及的。

    一个简单到伸手就能触及的深爱,却正在离他越来越远。

    眼底渐渐的冷漠,浮上一层伤感,那无法企及的深爱,即将是他心里永远挥之不去的痛。

    苏果果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萧云,正想问问他有没有一点喜欢过自己,可是却看见萧云眼中染上的那层伤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竟有些心疼他。

    “萧云,你心里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啊?”不知不觉就问了这话。

    萧云收回视线,沉默了许久未出声,他的秘密就是不能爱她,可是这要怎么说?

    告诉她自己是爱她,但是不能爱?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忽然很想问有关那个莫茹的事。

    “嗯。”萧云很轻的点头,垂下眼眸掩饰自己刚刚的那抹悲伤。

    “莫茹……是谁啊?”苏果果用尽全身的力气才问了出来,想要开口问这个对萧云来说很重要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气。

    因为她害怕听到的结果不是她希望的,那样很可能让她跟萧云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萧云心间一紧,蓦的转头盯着苏果果看,她怎么知道莫茹的?谁告诉她的?

    苏果果不敢去看萧云的眼睛,把头埋的很低,心里紧张的要窒息了,想着萧云不会生气吧?万一问她怎么知道莫茹的,她要怎么回答?

    静默了良久,萧云一贯清冷的声音响起。

    “是小时候认识的,那时,我们家承包的工地出了事故,听说不小的事故,死伤好多,赔偿了不少的钱,我妈心情不好,在家发脾气,也是那天,她摔了家里能砸的所有东西,却不小心伤了我的右眼。”

    可能是玻璃碎渣,也可能是别的碎渣,总之他的右眼被什么溅到,后来就失明了。

    当时一家人很害怕,送他到李院长的医院,由李院长亲自手术。

    因为需要换眼角膜,这点有些棘手,以他家的财力自然不愁弄来眼角膜,可偏偏他换上眼角膜就会排斥。

    眼角膜的移植可以说很少出现排斥现象,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可萧云是个例外。

    当初移植了好几次也没成功,全部是排斥,所以就算他家有财力也无奈。

    眼角膜是从刚刚死的病患那来摘取的,并且是这个病患生前有签器官捐赠,不然医生是不可以私下乱来的。

    所以眼角膜的来源也不是那么多,加上萧云对好几个眼角膜都排斥,这也让当时的萧父和李院长发愁。

    “然后呢?你眼角膜成功了,跟莫茹有关?”苏果果听了这么多,也猜到什么了,只是不知道是莫茹把眼角膜给了萧云?可是不是说眼角膜不能从活体上摘除吗?

    也就是说,只有从死人身上才能摘取,是刚死之人。

    “听李院长说,是莫茹的爸爸捐赠的眼角膜,而我移植后再也没有出现排斥……”萧云顿了好一会才继续说,“莫茹没了爸爸后就是孤儿了,她妈妈是生她难产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