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129章 我又怎么幸福?

    “别太担心,会没事的。”夏宇宁开口说道,声音异常的坚定。

    他想让苏果果先去处理一下脚底的伤口,却没有说出来,因为知道她不会同意,等不到萧云平安无事的消息,她又怎么可能放心的去做别的事?

    最终,他只是伸手揉揉她的头,便默默陪在一旁等着。

    将近七点半的时候,李院长终于出来,萧云被推出来送去了病房。

    “没事了,这几天留在医院观察几天,确定视力不受影响就应该不会有问题。”李院长是跟苏果果说的。

    “好。”苏果果一下子就安心了下来,整个人都脱力,紧张了几个小时,这一刻听到萧云没事了,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空了一样。

    李院长转身又跟那名医生交待了一些事。

    苏果果几个人一起去了病房,看到萧云还昏迷着,大家也都没说什么话,赵助理看大家都没吃早饭,便出去买早点。

    两个保镖确定萧云没事也就离开了医院,江晴转身去了洗手间,给付东元打电话,告诉他差点出大事。

    病床旁边,只有苏果果还站在那,盯着萧云的脸,眼眶有些热,还好他没事。

    在她身后,夏宇宁始终看着她,既心疼她,又记挂着她脚上的伤口。

    “果果,让护士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好吗?如果发炎就不好了。”

    “等萧云醒了再说吧,我脚不疼,没什么大碍。”

    脚底磨破了皮,流了不少血,又怎么会不疼?只是她心里担心着萧云,所有注意力和心思都在萧云身上,所以脚底的疼也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因为在她心中,萧云已然比她的命还要重要了,何况只是破了一些皮?

    夏宇宁无声叹了叹,不再勉强她,他能理解,若是换了他,苏果果躺在病床上,他就算伤的再重也希望看到她先醒过来。

    赵助理买来早点,可是谁也没吃,萧云不醒过来,谁又有心情吃的下去?

    快十点钟时,赵助理的手机响了,好像是萧云的爸妈到了机场,让他开车去接。

    等他走了没几分钟,萧云终于醒来。

    病床上,他微卷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缓慢睁开了眼睛。

    “萧云。”苏果果试着喊了他一声,用手轻轻的在他眼前晃了晃手,看他视力是不是正常。

    “果果?”萧云转过脸,看着一旁的她,顿了片刻才想起来夜里的事,“我怎么在这?”

    苏果果看他两只眼睛都透亮的,似乎没有影响视力,担心的心情彻底放下,扯出一丝笑,“你昏迷了,然后被送来医院。”

    “付东元想做什么?”萧云皱眉,脸上的神情不太好,他记得夜里付东元跟几个手下合力绑了他。

    因为混乱中,不知道是谁的拳头砸到他太阳穴的地方,接着他眼睛一黑,然后痛感蔓延全身,就失去了意识。

    一直待在门口的江晴走了过去,抱歉的看着他,“萧云,昨夜的事对不起,付东元是因为帮我才会抓你的,但是他绝对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可能是失手导致你昏迷的,我替他向你道歉了。”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出去。”萧云也不听她解释,冷冷的出言赶她走。

    江晴并没有走,而是仔细把事情解释了一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诉萧云,她真的放手了,不再打扰他跟苏果果,只希望以后还是朋友,最后深深说了一句对不起,这才转身走出病房。

    萧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一句话也没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按理说,他应该高兴,当初之所以跟苏果果签了恋爱协议,可不就是因为让江晴和他妈死心吗?

    现在江晴放手了,也不再执迷不悟了,他应该高兴的,可是,他心里反而没那么高兴,因为江晴放手,他跟苏果果之间的协议也就没有继续的必要和理由了,然而,他不想结束这份协议,甚至是希望这个协议能一辈子。

    江晴没有离开医院,而是等在了医院外面,直到赵助理接来了萧父萧母。

    “阿姨,叔叔。”江晴看到他们就上前主动打招呼。

    萧父朝她点了一下头,便直接直奔医院病房,萧母拉着她准备一起进去。

    “阿姨等等,我有话跟你说。”江晴拉住了她。

    “有什么等阿姨先看了云儿再说吧?”萧母现在着急的是儿子。

    “阿姨,萧云已经醒了,我想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等我说完就走。”江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截了当的开口,“阿姨,以后我跟萧云就只是朋友关系了,再没有其它想法,阿姨也不需要继续勉强萧云,就让他追求自己喜欢的女生吧。”

    萧母一愣,疑惑的看着她,“你在说什么自己知道吗?你不是一直想跟云儿在一起的?是不是觉得阿姨这段时间没帮你,所以你在赌气?”

    江晴摇头,“没有赌气的成分,真的是我自己想通了,我不想再伤害别人了,我的爱如果这么自私,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才能得到,我又怎么幸福?”

    “小晴你是怎么了?忽然说这些?”萧母发觉事情不对,脸色立马凝重起来,“难道是我们云儿出了什么事?”

    “阿姨你别误会,萧云他没事的,只是我看开了,不想再继续那样自私的爱,以后我会把萧云当做好朋友,如果他愿意的话。”江晴笑了笑,松开萧母,转身走了。

    萧母担心江晴这么说是因为他儿子出了什么事,于是再也顾不得什么,赶紧往医院病房里跑去。

    江晴朝着医院外走,脚步越来越快,因为担心被人看见她此刻的脸上正流着泪,爱了萧云那么多年,追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说放下就能彻底的潇洒放手?

    至少会难过,至少会心痛,就像生命里忽然缺失了什么,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

    不远处,付东元下了车,拦在她面前,“上车吧,我可以带你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哭。”

    江晴捂着脸,骂道,“谁说我要哭?你以为我是那种放不下的人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