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在乎一个人

    “事情是你做的?”萧云没有提苏宝宝的名字,但是他已经确定就是江雨做的。

    “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是我做的。”江雨笑道,“萧云,真的没想到你还是性情中人呢,放着家大业大的江氏大小姐不要,喜欢一穷二白的苏果果。”

    在商场上,利益在先,他的妹妹将来也能继承江氏百分之十的股权,为什么萧云连看都不看一眼?

    是太傻还是太自信?就这么放弃了他的妹妹?

    “说重点,你做这些为了什么?为了江晴还是果果?”萧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夜空,他一直不确定江雨做的一切是真的喜欢果果还是为了帮他妹妹。

    “如果我说是因为我喜欢苏果果呢?”江雨试探的说道。

    夜色下,房间的灯并未打开,阳台上的萧云看不清脸色,但那声音冷到极致,如同深冬里的冰雪和寒风,冷到刺骨。

    “你想如何?”

    “呵呵,萧云,你在紧张吗?害怕我会抢走苏果果?”江雨嘲讽的笑道,“没想到一向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萧云,也有一天会在乎一个女人!”

    “江雨,如果你敢伤害果果一丝一毫,我会让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萧云挂了电话,微微蹙起眉头。

    第二次,第二次在乎一个人,想要尽他所能的保护她。

    江雨看着手机屏幕,眼中越来越狠厉,萧云?等着吧,他会抢走苏果果,让萧云尝尝失去所爱的滋味。

    萧云走出房间,去了苏果果那里,看她睡得正熟,想到她一天里都紧张着,现在好不容易放松下来,不忍心叫醒她。

    晚饭虽然做好,可是萧云却没有吃,一直坐在床头,拧眉沉思。

    如果江雨做的太过分,他要出手吗?一直不喜欢那些黑暗里的事,一直不喜欢手上染黑,最后还是要走到那一步吗?

    ……

    A市最大的地下赌城,苏宝宝的妈妈正在里面豪赌,本来她以前就喜欢打打小麻将,只不过因为没钱才不敢大赌的,今天却可以好好的玩几把了。

    “江少爷,我真的可以随便玩?”苏母有些不敢置信。

    “可以,输多少都算我的,赢了算你的。”江雨给了她很多赌钱的筹码,目测价值百万。

    “江少爷,你真是大方……”苏母笑的合不拢嘴,急忙接过来那些筹码。

    她感觉这几天就是天上掉馅饼了,忽然有人出钱把她接到大城市里来,住大房子,还帮她女儿转学来贵族学校上学,给她花不完的钱。

    江雨看着苏母,冷笑着离开了。

    苏母喜欢赌,尤其是这种豪赌,一沾上就像再也离不开了,一晚上就把江雨给的百万全输光了,最后气呼呼的回了江雨给她买的房子里。

    白天睡觉,晚上去赌,是她这几天最喜欢的事,简直过得醉生梦死。

    ……

    学校里,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苏宝宝端着打好的饭菜走到苏果果身边坐下。

    苏果果看了她一眼,本能的蹙眉。

    “姐姐啊,听说你跟学校里的几个校草都很熟,尤其是萧云?”苏宝宝亲切的叫着她。

    苏果果皱眉,“跟你没关系。”

    “怎么说这话?我是你亲妹妹,我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我们是一个爸爸生出来的。”苏宝宝语气好的不得了。

    她已经打听过了,苏果果跟几个校草都熟,听说还跟第一校草萧云传出绯闻来的。

    她看了同学那里偷拍的校草照片,一眼就喜欢上了萧云,简直是恨不得立马成为萧云的女朋友,她要通过苏果果认识萧云。

    “昨天你叫我苏果果,还要把我卖了,今天怎么忽然转性了?”苏果果冷眼看着她,她太了解苏宝宝了,没有什么目的根本不可能跟她说话这么客气。

    “姐姐记错了,你一直记性就不好,老是迷迷糊糊的性格,我怎么可能卖你?也舍不得啊。”苏宝宝把自己的那块鱼夹给她,“姐姐你多吃点。”

    苏果果犹豫了一会,也没再针对她,有句话说的不错,她跟苏宝宝确实是一个爸爸,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

    如果苏宝宝不做什么害她的事,那么她就还是她的姐姐。

    饭吃到一半,苏宝宝忽然放下筷子,问道,“姐姐,你跟唐小天他们很熟吧?”

    “算是朋友吧。”苏果果看着她都没怎么吃,“怎么不吃了?”

    “我要减肥,最近好像胖了两斤。姐姐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他们认识?”苏宝宝拉住她的手恳求道。

    “你为什么想认识他们?”苏果果抽回自己的手,对于苏宝宝忽然的亲密有些不适应,这些年可没有对她这样过。

    “姐姐~我就是想认识一下他们,好不好嘛?”苏宝宝冲她撒娇。

    “我看看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吧。”苏果果受不了她撒娇的样子,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她像个妹妹一样撒娇。

    “谢谢姐姐了,你真是我亲姐。”苏宝宝笑的很开心,就像真的姐妹情深,可是那眼底深处却是冷笑。

    苏果果低头扒饭,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一方面不喜欢苏宝宝,一方面又顾念着姐妹关系,如果爸爸在天上能看到,一定希望她们和睦友爱吧?

    这十几年里,她跟苏宝宝的关系并不好,加上后妈一直差别待遇,她就像捡来的外人一样,一点没有感受到过亲情,但她也不抱怨,因为能理解。

    不是亲生的当然不会有多疼爱她,没有把她扔了就算不错了,所以她不奢求太多。

    下午的自习课,苏宝宝一直催她安排见面,说是等不及要见校草。

    苏果果最后被她烦的没办法,只好答应帮她约见面。

    放学的时候,苏果果给夏宇宁打电话问有没有时间,然后约好了在那条青石小道那见面。

    苏宝宝特地回去宿舍换了一身衣服,超短裙,上面一件露肩打底衫。

    “你不冷?”苏果果穿着针织外套,这个时节的傍晚已经开始凉了。

    “不冷啊。”苏宝宝明明有点冷,却故意摇头,“他们呢?怎么还没来?”

    “快了吧。”苏果果看了看时间,应该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