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做噩梦

    有了‘厨娘’苏果果出马,很快就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收拾好了,然后开始做晚饭。

    萧云只在一旁打下手,苏果果都不敢让他做太多,生怕他再败家。

    “去把筷子洗了摆桌准备吃饭了。”苏果果对旁边一直很想帮忙却越帮越忙的萧云说道。

    萧云盯着她看了一会,忽然好看的薄唇弯了弯,这种时候真是有种小家的感觉,她做饭,他帮忙。

    如此简单的幸福却是只有苏果果能够让他感受到的,这是第一次有了错觉,或许,她就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萧云心中一紧,眼神有些逃避躲闪,不敢再去想刚才冒出来的念头,赶紧拿了筷子碗碟去洗。

    吃晚饭的时候,苏果果发现萧云好像有什么心思,一直闷不吭声的低头吃饭。

    “怎么了?”

    萧云抬头看她,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没事,你的厨艺很好。”

    “那就多吃点吧。”苏果果感觉他哪里怪怪的,但是也没多想,她自己今天都不怎么舒服,江雨那件事真的吓到她。

    萧云垂下眸子,眼底是一丝挣扎和复杂,他已经越来越习惯有苏果果在身边的日子了,就连口味都习惯了只喜欢吃她做的饭菜,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自己该怎么办?

    ……

    萧宅。

    “老公,你到底是怎么了?苏果果有什么好的?让你跟儿子都站在她那边?”萧母越说越生气,这两天她说破嘴皮子也无法改变老公的决定。

    “知道苏江齐吗?”萧父看着手里的报纸,头也不抬的问道。

    这两天真心被她折磨疯了,她那张嘴就没停过,一直碎碎念。

    “苏江齐是谁?我怎么知道!”萧母将他手里的报纸抢走,“你别转移话题。”

    “记得当年工地出了大事故吗?一共死伤一百多人,苏江齐就是其中一个。”萧父又把报纸抢了回去。

    “你说是十几年前的那次事故?”萧母安静下来了,坐到沙发上,“那次大事故赔偿了不少钱出去,我怎么会不记得?可是苏江齐又是什么人?你干嘛无缘无故提起他?”

    “他是当年事故的伤者,后来不治去世了,公司给了赔偿金,他姓苏。”萧父叹了口气。

    “苏……”萧母恍然大悟,“苏果果的爸爸?”

    “嗯,就是那孩子的爸爸,我也是回来后经过调查才知道当年的事的。”萧父皱起眉头,似乎对过去的事至今不能放下。

    前几天从国外回来后,因为自己老婆差点杀了自己儿子,所以他必须调查清楚有关苏果果这个‘罪魁祸首’的一切,这一查让他查出很多当年的事。

    “就算是这样,那也不代表我们就亏欠苏果果,当年不是给了赔偿吗?互不相欠!我们凭什么要接受她?凭什么把儿子给她?”萧母觉得这个理由不足以说服她。

    “事情不止这样,苏江齐还是那个救了你儿子的人,你该对果果抱着感恩的心,明天我就回去F国那边,你跟我一起过去,别给果果找麻烦了。”萧父放下报纸,起身上了楼睡觉。

    “老公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就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了?什么时候救过云儿的?你不要为了苏果果就说这么大的谎话,老公你回来说清楚!”萧母听的莫名其妙,想想还是觉得这事不可能。

    儿子从小到大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过啊,又怎么可能需要救命?老公居然为了苏果果跟她说这样的话!

    二楼,萧父重重叹息,现在有些事还不能说给老婆听,就她那张嘴根本藏不住什么话,到时儿子和果果都知道后,一定会有隔阂的。

    ……

    “不要,不要…放开我……”

    苏果果睡到半夜忽然被噩梦惊醒,梦里是江雨对她强迫的一幕,吓的她哭醒。

    萧云似乎听到一点动静,赶紧从他房间跑了过来,打开灯就看到苏果果蜷缩在那,呜咽着低低的哭泣。

    看到她的样子,萧云猜到她是做噩梦了,应该跟江雨那事有关,看来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从小就孤单的孩子心灵总是格外的脆弱,尽管外表看起来坚强乐观。

    慢慢走到她身边,萧云坐在床边,伸手把她紧紧抱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别怕,有我在。”

    苏果果犹豫了很久才伸出手回抱他,就像溺水之人抓到一块浮木,再也不想放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胸前,仿佛只有这样自己才是安全的。

    也许是哭的累了,也许是他的怀中有安全感,也许是他的怀抱太温暖,总之,她很安心的就睡了过去。

    萧云静静的看着怀中的人儿,她就像个孩子一样无助,没有安全感,不由眉间有一丝心疼,就这么一直轻拍着她的背,给她最大的安慰。

    早上,苏果果安心又舒服的睡得很好,可是萧云就不好了,换了谁一夜不动的抱着一个人给她拍了一夜的背,这手都得酸死了。

    苏果果睡眼朦胧的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萧云怀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忽然想起来昨夜做噩梦的事,哭着哭着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醒了?”萧云感觉怀里的她动了动。

    “没有。”苏果果闭着眼睛坐起来,再次倒在床上,装睡。

    这种时候她才不要清醒呢,她要装不知道这件事,话说……好丢脸啊啊啊啊啊!

    萧云又好笑又无奈,慢慢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一动才发现麻了。

    麻了,也就不能马上起来,行动不了啊,只能等四肢缓缓了。

    装睡的苏果果内心在咆哮,赶紧走啊!拜托赶紧出去她房间好不好?她要起床了啊喂!

    萧云表示他也很想走,奈何腿麻了,想走也走不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女生很尴尬,也想不让苏果果面对尴尬,可他总不能爬出去吧?

    就这样,在苏果果内心咆哮了十分钟之后,萧云麻了的手脚才缓过来,这才走了出去。

    “呼…”苏果果坐起来呼了口气,不过……萧云居然陪着她一夜?心里暖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