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第1995章 一定要查出来是何人所为

    沈天澜摇了摇头,“或许是同一个地方来的吧,我也不记得在这之前的事情了。”

    既然君苍装失忆,那么她也可以装失忆,反正她也不可能告诉他们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毕竟这个事情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冬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或许你们以前还认识呢,只不过你们俩来到这里都忘记了过去的事情,所以才会不认识彼此。”

    沈天澜笑了笑,“或许是吧。”

    冬叙很聪明,能将她和君苍想到一块去。

    正在这时,冬叙却脸颊泛红,眼神迷离,随即晕倒过去了。

    沈天澜猛地一惊,这是怎么回事?茶有问题?

    随即她给她把了把脉,发现她只是昏迷过去了,她端起茶杯闻了闻,发现这茶中加了一些药草,药草和这香炉中的香混合在一起的话,便会让人昏迷。

    她暗骂自己大意了。

    随即给她喂下了一枚丹药,很快,冬叙便醒过来了,只不过药劲依旧还在。

    她浑身发软,丝毫力气都没有。

    沈天澜便只能陪伴在旁边,等她的状态好些了,再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冬叙声音十分的虚弱,询问着沈天澜。

    “茶里被人下了药,喝了茶,再吸入大量的香气,就会使人昏迷。”沈天澜淡淡的说着,她就说这林质不可能什么都不准备的,只不过这次,遭殃的不是她,而是冬叙。

    “会是谁……?”冬叙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着。

    “这个就不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会在旁边守着你的。”主要是沈天澜也不知道冬叙住在哪里,何况她也要守着凉亭中的这些罪证,林质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轻饶。

    再说了,冬叙可是证人啊,自然要留在这里。

    恐怕林质他们也知道冬叙昏迷了,现如今肯定不会再现身了。

    “多谢。”冬叙淡淡的回答了一句,便彻底的睡过去了,沈天澜感概,这冬叙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就没想过,万一这药是她下的,那么她现在昏迷了不就很危险了吗?

    沈天澜也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守着冬叙,一守便守了一整夜。

    殊不知,此刻自己的住处正有外人闯入。

    黑夜中,一抹黑色的身影潜入了丹药阁,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剑,走到药鼎旁边,手中的长剑提起,用足了力气狠狠的刺入了药鼎中,药鼎发出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是一声破裂的声音,药鼎底破开了一个口子。

    但是将剑拿出之后,却也看到手中的长剑断了一截在药鼎中,想要伸手去拿,药鼎中的火焰却弥漫出来,炙热的气息逼得她连连后退。

    想必那截剑尖会被融化,便算罢了,转身离去。

    此刻沈天澜还在凉亭中,丝毫不知道丹药阁中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天亮之后,冬叙便醒来了,“沈芸,真的很感谢你。”

    “不用谢,这药是何人下的,还得抓紧时间查出来才行。”沈天澜提醒道。

    冬叙听罢,随即将桌上的香炉和茶水都收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里,这些将来都是证据。

    “我一定会查出来是什么人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