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第670章 奇怪的血液2

    沈天澜决定,在君苍回来之前,暂时不去研究酒鬼的身体了,说不定等君苍回来,他知道这些事情呢。

    安排好人照顾好那只鸡就了。

    第二天夜里,她便去了胭脂阁,隔三差五的就要来一趟,看看最近的情况。

    由于加了传送阵,来回也不过一瞬的功夫。

    这天,沈天澜刚到胭脂阁的房间里,却发现外面的声音听起来很热闹,阵阵的欢呼声和激烈的掌声。

    沈天澜也好奇,今天胭脂阁是在搞什么活动吗?

    走到走廊上,她看到,楼阁的中央,偌大的圆台之上,四周挂着淡淡的粉纱,中间坐着一名女子。

    沈天澜的角度刚好看得清,那女子身着一袭雪白的长裙,外面披着一件粉色的纱衣,黑发如瀑流泻在身后,身姿曼妙,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古筝琴弦上缓缓而动。

    悠然的琴音从她的手指中流泻而出。

    朦胧的粉纱更衬得她身影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四周坐着的不光是有男子,还有不少女子,都是来听这姑娘弹琴的。

    人们都静静的享受这那悦耳的琴声,沈天澜静静的听了片刻,她虽不动音律,但是这女子的琴声却给她一种能够静下心的感觉,能够摒除心中的杂念。

    一曲终了,沈天澜也是意犹未尽,连忙找到同在二楼的霞姨。

    “霞姨,这姑娘是谁啊?你从哪儿找来这么厉害的姑娘!”沈天澜说着还往那圆台中央望了望,只是看不到那女子的脸,但是从身影来看,应该也是个美人。

    霞姨微微有些激动的说:“你还问我呢,这姑娘不是你带来的吗!果然琴技了得啊!咱们阁里的姑娘可每一个比得上她!”

    沈天澜一听,当时就懵了,她带来的姑娘?

    轻染!

    她再猛地一回头,望着圆台中的那女子,已经缓缓的离开,转身之际,仿佛也是感觉到了二楼的视线,便抬起眼眸看了一眼。

    沈天澜看到那抬起头望过来的女子,虽然是粉纱遮面,但是那双眼眸,她是认得出的,果然是轻染!

    “霞姨,你怎么让她出来弹琴啊!我不是跟你说着姑娘不接客也不干活吗!”沈天澜有些着急,这姑娘是她带来的,自己也承诺过只是让她暂住在胭脂阁,不会做其他的事情。

    可是……

    霞姨连忙拉着沈天澜,拍拍她的手说道:“你听我慢慢跟你说,我没有让这姑娘去接客也没有干活,我之前不是听你的建议,定期搞一个什么表演吗,本来早在前几天就安排好了,琴技最厉害的姑娘选出来了,排好的曲子也练的差不多了。”

    “可是中间却出了点岔子,似水楼又在后面动了手脚,那姑娘不知道误食了什么东西,整个人都肿了一大圈,别说手肿了没法弹琴,就是那身形往哪一站也不行啊!”

    “这又到了关键时刻,客人们都已经到齐了,我总不能说姑娘生病不来了吧,你带来的那位轻染姑娘,她说自己会弹琴,我才让她上去救救场,也就今天这一次,我可不敢乱动你带来的人!”

    霞姨拉着沈天澜往房间里走,一边解释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