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第五百六十四章 闻香大会

    随着熊龙怒吼着丛囚笼中冲出,方荡也浑身绷紧。

    对于方荡来说,就算丹宫不找他麻烦,接下来龙宫也要抓他,最初方荡防备的主要是丹宫,没想到最终的敌人却是龙宫,世事变化总是叫人出乎意料。

    一但被龙宫的人知道他正在度化龙六太子的话,估计就不是在祭台尚剥丹那么简单了。

    所以,只要熊龙能够制造出一些混乱出来,他就能够乘机逃之夭夭。

    方荡浑身上下都绷紧起来,就等着熊龙制造出足够的混乱,吸引住所有的人的目光。

    熊妗儿更是一下站了起来,熊妗儿迈步就朝着熊龙冲去,然而一只手一下拉住了熊妗儿的手臂。

    经婆对着熊妗儿摇了摇头。

    熊妗儿冷静下来后,也知道光靠自己的力量救不了父亲,甚至连帮忙都帮不上,她冲出去,非但不能帮助父亲,反倒会称为父亲的累赘。

    以她的修为来说,现在她能够做的,就是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一切的发生。熊妗儿暗恨自己的无能,她的心中从未如此渴望力量。

    然而,事情没有方荡想象的那么美好。

    熊龙从囚笼中冲出,三位丹宫仙圣却似乎根本不在意,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甚至连看都没有看熊龙这边发生的事情。

    果然,熊龙刚刚从囚笼之中冲出,整个祭坛上就陡然响起轰然巨响,整座祭坛都开始晃动起来,一道道流光从祭坛之下一窜而出,从四面八方朝着熊龙轰去。

    在空中的熊龙惊觉后,连忙放出护身光、气,但祭坛中喷出的一道道灵光力量奇大,三两颗炸在熊龙的护身光、气上,就将熊龙的护身光、气炸个粉碎。

    紧接着一道道的流光犹如百鸟投林一般,撞向熊龙,一道道的剧烈的爆炸声在空中响起。

    此时的熊龙简直就是一块被砸得到处乱飞的石头,并且不断的掉下粉尘渣屑。

    熊龙发出一声声的巨吼,但这声音越来越薄弱。

    熊妗儿眼中的泪水一下就冲了出来,随后熊妗儿一跺脚就要冲上去,此时又一条胳膊被人抓住。

    萧叶满脸凝重,微微摇了摇头,随后萧叶的目光投注在独狼的身上。

    独狼似乎也在人群之中发现了萧叶,一直笑嘻嘻满脸不以为意的掏耳朵的独狼双目不由得微微一眯,脸上的神情变了变。

    独狼的名字叫做萧千针,萧叶也姓萧,两者的对视使人觉得他们两个应该是认识的,并且,彼此相当熟悉,至少,有着寻常人之间没有关系,但这种关系看起来并不怎么亲近,相反,他们彼此之间有着比陌生人之间更远的疏离感。

    两人的对视只是一瞬,随后彼此就将双目分开。

    咚咚咚的轰鸣,如巨鼓擂响,空中的熊龙被炸得不断飞舞。

    终于三位仙圣中的一位一挥手,哪一道道的灵光重新缩回了祭坛之中。

    而熊龙此时直挺挺的从空中跌下,咚的一声重重的砸在祭坛上。

    此时的熊龙已经面目全非,比之前只剩下半个的时候更惨,四肢都不见了,身躯残破脑袋从鼻子往上全都没了。

    这样的熊龙看上去就是一个怪物。

    不过身为紫丹丹士的熊龙生命力惊人,即便变成这个摸样,依旧未死,喉咙中发出不甘心的嘶吼。

    随后熊龙被祭坛上飞来的那些洞文裂刻文字围起,继而被驮着向上最终被丢落在祭塔上,随后那些洞文裂刻的文字开始从熊龙残破的身躯中片下一片片血肉来。

    一切只在一瞬间发生,又在一瞬间结束,已经被挂在祭塔上,成为了祭塔上的祭品就别想从丹宫手中逃走。

    不然丹宫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原本身子已经绷紧,准备悄无声息的趁乱逃走的方荡不由得微微一僵,随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

    熊龙是不是能够逃出生天,方荡并不清楚,但方荡本以为熊龙无论如何都能制造一些混乱,但却没想到,熊龙就像是投湖的石子,连个水漂都没有溅起就沉沦下去消失无踪。

    方荡微微叹息,这种一生相信奇迹,准备迎接奇迹,并准备创造奇迹的人,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实在是太可惜了!

    另外一边的熊妗儿身子就像是完全脱力了一样,缓缓滑倒,被经婆搂在怀中,泪水止不住的敲打在她的胸口。

    丹宫的三位仙圣,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外界看来,这祭丹盛典不过是丹宫在秀肌肉,杀鸡儆猴,但对于丹宫来说,祭丹盛典并非那么简单肤浅。

    丹宫一直都在积攒人丹,祭丹盛典就是一个将人丹催熟的仪式,所以对于丹宫来说,祭丹盛典意义非凡,八百年才有一次,绝对不容许出现任何纰漏。

    如果顺利的话,这就是最后一次祭丹盛典了!

    所以,想要从这祭坛上逃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熊龙只是一个紫丹丹士,就算熊龙是一品赤丹丹士,也别想从这祭坛上逃出去!

    血肉如雪漫天飞扬,不久之后,独狼、熊龙还有那位仙子就全都只剩下一副森森白骨。

    白骨之中是他们各自的金丹,两紫一赤,恐怕不少丹士们此时才知道被称作独狼的萧千针竟然已经成了一品赤丹丹士。

    连一品赤丹丹士都被挖丹毁肉,这叫祭坛四周的所有的丹士们心中都生出一种无力感,面对丹宫的无力感!

    连一品赤丹丹士都只能束手就擒,被剥丹成为祭品,天底下谁还能和丹宫抗衡?

    赤、紫三颗金丹在空中盘旋数周,随后就有一个个洞文裂刻的文字飞来,镶嵌在金丹上,继而金丹上绽放出无尽极光,刺得一众丹士纷纷闭目。

    随后光芒一敛,三颗金丹已经消失不见。

    整个祭坛上开始弥漫一股浓郁的香气,这香气闻着就叫丹士们感到浑身舒爽似乎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全都在一瞬间打开了,不少丹士甚至忍不住的轻哼起来。

    每次祭丹盛典都会有这么一次香气蒸体,对于丹士修行大有好处,不少丹士都开始拼命汲取这种香气,引导这种香气进入自己的金丹这种,然后金丹会在一瞬间充满活力,虽然不能叫丹士们的修为成长,但却足以叫所有的丹士受益,这种受益不是眼下一下叫丹士如何,而是能够叫丹士们在未来的十年数十年不断受益的过程。

    这种闻香盛会所有的丹士都有准备,一但闻到了这种香气,就开始拼命地汲取。

    沉浸在这一片香气之中方荡忽然心头一惊,不对,不对头!

    这是什么香气?吸收之后,方荡就觉得通体舒泰,最初他确实觉得这香气有着巨大的好处,随后按照方荡的习惯,就开始想办法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够复制这种香气,若是能够自行炼制这种香气的话,自然好处多多。

    但方荡沉下心来稍稍一琢磨这香气的构成,就心神微微一震,这香气的构成竟然和醉生梦死异曲同工。

    只不过这醉生梦死不是马上就会上瘾,似乎是潜藏起来,嵌入丹士的金丹之中,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或许一百年,或许五百年,或许永远都不会发作,或许……在丹宫需要的时候,眼前的这些丹士全都会成为醉生梦死的奴隶!

    丹宫的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

    方荡放目观瞧四周的丹士,这些丹士一个个正拼命的汲取这种香气。

    足足三千多个丹士都在拼命地做这一件事情。

    在这氤氲如雾般的香气之中,方荡屏住了呼吸,这样的场景方荡依稀见过,在云中城内,到处都是这样的吞云吐雾的丹士,他们骨瘦如柴,她们丧失尊严,她们下贱如狗。

    眼前这些,可是整个上幽界人族中最精英的存在,这些人或许在未来的某天会成为一派顶梁柱,或许在未来的某天成为一派之主,甚至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将成为元婴婴士,这些醉生梦死的流毒藏在他们的金丹之中,方荡不知道丹士成就元婴的时候,金丹中的流毒是不是会潜伏在元婴婴士身上,如果是的话,那么,丹宫的三位宫主的图谋,简直就太大了,他们所图的甚至不是这一界的事情!

    原本方荡还觉得八百年一次的祭丹盛典相隔太久,但现在,方荡才知道,一点都不久,这分明就是一代丹士的间隔,丹宫就是要将一代丹士的精英一把抓在手中。

    方荡原本就觉得丹宫是一头他只能看到一根脚趾的庞大巨兽,但现在,方荡忽然觉得,他似乎能够看到丹宫的全貌了,就如同人站在地上能够看到天上的太阳一样。

    原本方荡以为自己和丹宫站在一个地平线上,现在,方荡知道,自己和丹宫之间,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

    他和丹宫之间根本就不是在一个起点,他甚至都够不到丹宫。

    眼瞅着四周的丹士都在汲取香气,方荡似乎看到了这些丹士们开始变形,变成了一个庞大的长满了脓疮的怪物身上的一块腐臭血肉,一个毛孔。

    随后,方荡看到了冷容剑也在汲取这香气,熊妗儿双目含血不要命的汲取香气,看到了一张张的面孔都在拼命。认识的不认识的。

    这怎么能行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