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第五百六十三章 洞文裂刻

    三座祭塔上的三个丹士有人被高高挂起的旗帜,这三面旗帜每八百年招展一次,现在又是这旗帜迎风飘扬的日子了。

    这三面旗帜告诉天下所有的丹士,对丹宫要俯首帖耳,不管你们对丹宫是痛恨还是厌恶,总之,你们必须底下高昂的头颅,老老实实。

    在祭坛上,当然有飞花门也有多般山的门人,他们要么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却在嘴中咬牙切齿,要么低着头,不去看祭坛上的曾经的自己的同门。

    这个时候,所有的丹士全都没了声息,这其实不是什么祭丹盛典,这是一场杀鸡儆猴的表演。

    杀三只鸡叫他们这些猴子看着,这个时候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丹士能够开心起来。

    能够进入上幽界的又有几个傻子?都是人精,丹宫什么意思谁不知道?路人皆知,但丹宫太强了,除非整合所有上幽界前十的门派来对抗丹宫,同时还要将上幽界的前十门派砸烂,付出多得难以言述的代价,否则,丹宫就是压在累卵上的一块巨石。

    所有的丹士都沉默无声,心中的愤怒却一点点的累积着,此时此刻祭坛上就像是有数千个火山一样,可惜,这数千个火山是死火山。

    无声无息的酝酿着,爆发?难,太难了,天下苦丹宫久矣。

    每一个丹士都是敢于拼命的,但一群丹士们凑在一起顾虑就多了起来,因为要拼的不光是自己的命,还有同伴的同门的命。

    上幽界不是没有门派反抗丹宫,但最终基本上全都被屠灭了,剩下来的这些,基本上都是低眉顺目的。

    最近五百年来,唯一敢于当面硬碰丹宫,和丹宫不死不休的,就只有一个人而已,那个人,此时被挂在祭塔上,枯瘦如柴,笑呵呵的不停掏着耳朵。

    独狼一死,恐怕这天下就更没有人胆敢对丹宫说不了。

    丹宫仙圣开口念诵出一阵谁都听不明白的言语,声音抑扬顿挫,似乎在颂扬什么,又似乎在贬低什么,更像是在诅咒着什么。

    能够听懂这种言语的,就只有龙宫的龙族。

    这是古神郑打造在洞文裂刻上的文字,上幽云海之下的地面石头上刻满了这种文字。

    这种文字也就是从上古就存在的龙族才能辨识一些。

    “这家伙在说些什么?”碧幽虽然也能读懂一部分的洞文裂刻,但她平时心思不在这些洞文裂刻上,所以也就逐渐荒废了。

    冷夜公主皱眉道:“洞文裂刻的文字我龙宫中传承下来似的的只有六十七个字而已,原本以为人族认识的最多只有三十多个,但现在看来人族这几年又破译了不少,数量上已经接近我龙宫了,他们破译的文字和我们知道的重合的也就只有十几个,他们在说什么我也听不大明白,总之是以丹献祭,献祭的对象是古神郑,希望能够从古神郑那里得到无穷的智慧,超脱生死,窥脱世界。”

    “呵呵,笑死我了,还超脱生死,这是一个丹士能够考虑的事情么?元婴丹士都逃不过生死劫数,古神郑会稀罕他们的献祭?丹宫这帮家伙脑壳出了什么毛病?搞这些装神弄鬼的事情!”碧幽一双眼睛其实还在吕程身上,此时即便嘲讽丹宫笑得花枝乱颤,但却依旧死死地盯着吕程,她现在有些疑惑,之前的吕程对她充满诱惑力,尤其是吕程的那双眼睛,冰冷的刺骨,冷漠得胆寒,但现在的吕程似乎没了之前的那种光色,变得寻常起来了。

    就像是一块宝石被尘沙掩盖,碧幽舔了舔肉嘟嘟的红唇,贝齿轻咬,似乎要将吕程的外壳咬碎,叫吕程重现光芒。

    冷夜公主道:“丹宫的三位宫主来头不小,据说他们每一个都有一颗元婴,他们随时可以成为元婴丹士,但他们却并未踏入元婴境界,为的就是参悟出另外一条大道来,他们的目的,就算是九玄宫主也不大清楚,他们的力量更是雄厚,不然你以为人族丹士会这样俯首帖耳,这帮丹士每一个都曾经是桀骜不驯的一界霸主。”

    “还有,那个吕程你别看了,那家伙不可能被你随便拖进碧幽宫中胡闹。”冷夜宫主剑碧幽一脸花痴的盯着吕程好心提醒道。

    冷夜公主关于丹宫的话语,碧幽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但听到冷夜公主不叫她染指吕程,这话语她可是一下就听入耳中了。

    碧幽一脸惊诧的扭头道:“你可不能跟我抢,你从出生下来就事事都比我强,我好不容易才看上这么一个男人,你若是跟我抢,我这一辈子都会恨你!”

    冷夜公主啧啧两声道:“你之前好像还看上了一个叫做风云斋丹士,你这一辈子看上的男人还少么?”

    碧幽抱住冷夜公主的胳膊摇来摇去道:“你不许跟我抢,你不许跟我抢,这个男人我要定了,你要是跟我抢,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没了。”

    冷夜公主知道碧幽的为人,这话说出来,别管是撒娇的模样还是什么其他的模样,那绝对是认真的,到时候说翻脸就翻脸,半点都不含糊。

    冷夜宫主心中叹息,没办法,龙宫中虽然龙女也有不少,但她也就只和这个碧幽关系最好,碧幽这个人虽然为人不怎么好,说翻脸就翻脸,但碧幽有个好处,就是有话直说,绝不含糊。这样的人即便再怎么性情不好,其实也是好相处的,你知道她为什么开心,也知道她为什么难受,更知道她为什么翻脸。

    冷夜公主从碧幽的纤手中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开口道:“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丹士是谁,当初小六被逐出丹宫的事情你也知道原委吧?”

    碧幽闻言点了点头:“听说是因为涅的事情,不过小六被逐出龙宫和我的吕程有什么关系?”

    冷夜公主听到我的吕程四个字就不由得伸手抚了抚额头,然后道:“他不叫吕程,他叫做方荡,他知道佛家遗世宝物一尊背后铭刻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佛像的所在。这个人对我龙宫有大用!难不成你真的以为鸿老会为了你的心上人拿出一块先天之宝来换?”

    “谁?方荡,这个家伙就是那个方荡?不对啊,那个方荡不是说是万年一出的垃圾金丹丹士么,金丹只有米粒大的?”碧幽闻言更加疑惑起来。

    冷夜公主扭头看向吕程,此时的吕程浑身上下光芒尽去,坐在空荡荡的座位上,眼中光泽消散,就像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丹士。

    “他身上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他的垃圾金丹一定是用来迷惑人的!当初我见过他,他竟然敢当着面欺骗我,他太能装了,就像现在这样!”冷夜公主会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方荡的时候,被方荡骗了的事情来,这家伙当时就该死了!

    想到方荡那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样子,冷夜公主不知为何就一肚子的闷火。

    随着三位丹宫仙圣的不断念诵,那三座祭塔上开始有洞文裂刻闪现出现,这些洞文裂刻色泽殷红如血,如同呼吸般的在闪烁着。

    三位丹宫仙圣中的一位扬声道:“剥丹!”

    随着丹宫仙圣的声音响起,三座祭塔上猛的喷出腥红的光幕,将三座囚笼完全笼罩,一道道洞文裂刻的文字从祭塔上飞出,朝着三个囚徒罪人猛飞过去!

    刹那间肉落如雨!

    三个囚徒被洞文裂刻从身上片下一片片的薄薄肉片,漫天飞舞,粉红色的肉片看上去就像是樱花花瓣一般,美丽得不可方物。

    方荡的一双眼睛此时全都钉在熊龙身上,在方荡看来,熊龙或许是他逃命的一个依仗!

    方荡在送熊龙丹丸之前,并未想过要借助熊龙的力量做些什么,但现在,方荡觉得,自己的一线生机就着落在了熊龙身上。

    方荡正在心中想着,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身旁。

    “三年之约马上就要到了。”冷容剑淡淡的开口说道。

    方荡扭头看了一眼冷容剑,从方荡的角度刚好看到冷容剑的侧脸,这是一张不能说绝美,但一切都恰到好处的脸,所谓绝美,就是一见惊艳,而冷容剑不同,乍一看只有冰冷,无论是眉梢还是眼角嘴角,透出的都是彻骨的寒意,还有剑尖般的锋锐,这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寒。

    但如果你有勇气能够继续观瞧的话,那么你能够看到的绝对是另外一种风情,或许这种风情只能出现在方荡眼中,总之在方荡眼中此时的冷容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温婉的少女,素雅清淡,没有半点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相反,就像是一朵正在绽放的荷花,花尖儿上一点红润的粉红,正等待着方荡去伸手触摸,只要方荡一伸手,那粉嫩洁白将化为绕指的流水淌入方荡的心,滋润方荡的一切。

    “毕竟还没到!”方荡的话语叫冷容剑眉尖儿微微一挑,“你想耍赖?难道劈山剑白死了?你,欠我们的!”

    对于方荡来说,最头疼的就是这件事,欠钱还钱,欠了人情,怎么还?

    “总之,就是还没到三年。要不然,我也给你一块先天之宝吧,保证比龙宫那块更好,更大,咱们就算两清了,怎么样?”

    冷容剑闻言忽然笑了起来,冷容剑那张冰冷的脸上可不容易出现笑容,这笑容看得方荡微微一呆。

    冷容剑另外一边的尹求败的一张脸都黑了。

    他之前听冷容剑和方荡之间的言语听得一头雾水,但他确认了,吕程和冷容剑是认识的,并且他们之间有个什么三年的约定,随后,尹求败就想起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叫做方荡,这个家伙也和冷容剑有三年之约,冷容剑当众说过,三年之后,方荡要是不来云剑山的话,冷容剑就直接找上门去,和方荡结为道侣。

    和方荡有三年之约,和这个叫做吕程的家伙也有三年之约,方荡是火毒仙宫的弟子,是修毒的,这个吕程是化土门的弟子也是修毒的。

    吕程就是方荡,方荡就是吕程!

    这个结论刚刚出现在尹求败的脑海,尹求败就看到了冷容剑脸上绽放出的那种百花盛开般的笑容。

    这叫尹求败一下沉浸其中,但当尹求败意识到这笑容为谁而来的时候,尹求败一张脸瞬间变得漆黑。

    “一颗先天之宝?你觉得一颗先天之宝能抵得上劈山剑的一条命么?”冷容剑淡淡的说道。

    方荡伸手揉了下额头道:“不然我再送你一座九级浮屠,这九级浮屠……”

    冷容剑脸上的笑容更胜了,打断了方荡的话语,上下打量方荡一番后道:“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现在能给我的,在我们结为道侣之后,都是我的,你觉得我会为了蝇头小利丢了你这个大西瓜么?”

    方荡盯着冷容剑,他忽然觉得冷容剑有些陌生,眼前这个可不是他记忆之中的冷容剑应有的样子。

    这种姿态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小女孩。

    方荡舌尖挑动一下奇毒内丹后彻底沉默下来。

    冷容剑见方荡不开口了,脸上恢复了那种冰冷丢下一句话后就走了:“你想耍赖没有关系,上幽界虽然不小,但我一定能找到你,有本事你就藏起来,叫我一辈子都找不到你!”

    方荡看着冷容剑的背影,暗暗咋舌,他此时忽然觉得冷容剑比刚才那个花痴龙女碧幽还要难缠。

    “你是方荡?”方荡两个字刺激的方荡收回看向冷容剑的目光,扭头看向开口之人。

    “我是冷容剑的师叔,冷容剑最终将成为我的道侣!”开口说话的当然是尹求败。

    方荡眨了眨眼,随后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走开的冷容剑,然后又看向眼前这位身上散发出凛冽剑意的家伙。

    这家伙把我当成是情敌了么?

    方荡忽然一笑道:“兄台若是能够将冷容剑变成你的道侣,在下感激不尽,你若能成功,我一定双手奉上一份大礼!”

    方荡说这句话是诚心实意的,冷容剑对方荡来说,就像是一个魔咒,一个无法摆脱的魔咒,因为他欠劈山剑的,而他承诺劈山剑的事情又转到了冷容剑身上,若有人能够将冷容剑娶为道侣,那就等于是对方荡做了一件天大的善事,他当然要诚心感谢对方。

    但这话落在对面的尹求败耳中却变得异常刺耳起来。

    尹求败一张脸都微微扭曲起来,“你这是对我宣战喽?你觉得冷容剑绝对不会和我结为道侣喽?你是在嘲讽我喽?”

    方荡愣了下随后笑道:“我说的是真的……”

    “那就是真的在嘲讽我喽,好,咱们就看看究竟冷容剑会成为你我谁的道侣!”尹求败当即一甩袍袖转身就走。

    尹求败一生未尝一败,他永远充满自信,现在对手当面嘲讽,更是激起了尹求败的无穷战意!

    方荡觉得这个家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就在方荡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祭坛上的时候,祭坛上陡然生出变化。

    方荡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就见熊龙所在的那座牢笼中猛的传来一声呼啸般的长吟。

    紧接着,牢笼猛的炸开,半边身子正在急速恢复的熊龙一下就从牢笼中钻了出来。

    此时的熊龙身上已经没有镇丹塔的镇压,他之前就吞服了方荡给他的丹药,此时丹药的药效终于展现开来!

    熊龙嗷嗷的大吼,方荡给他的丹药药力不是一般的强,那是方荡准备着给自己救命的东西。

    此时的熊龙脑中有无数的声音在不断炸响,这些声音都在念诵一个名字,诛妖大仙!

    丹士之中的熊妗儿双目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谁比她更希望见到奇迹了,见到自己的父亲受伤的身躯开始恢复,熊妗儿整个人都开始紧张起来,熊妗儿的手指死死地攥着裙角,不知不觉间鲜血才从他的指缝中溢出,她却完全没有感觉。

    在熊妗儿旁边的萧叶则有些好奇的看着熊龙,熊龙没有吃下他给熊龙的能够叫熊龙化为厉鬼的丹丸,反而吃了这么一颗能够叫他急速恢复丹力的丹药,这着实叫他感到有些意外。

    那围绕在熊龙身周的洞文裂刻文字,此时忽然猛的扑向熊龙。

    这些洞文裂刻的文字就像是一只只吸血的蚊子,或者是飞舞的片刀,再次朝着熊龙扑去,务求将熊龙寸剐。

    熊龙脑中是无数的念诵声,肚腹之中是一团火,熊熊燃烧。

    至于那些落在他身上片掉他一块块的洞文裂刻文字,熊龙猛的绽放出一道腥红的光球,将这些洞文裂刻的文字全都阻拦在外。

    不过这些洞文裂刻的文字不是吃素的,撞击了几次熊龙绽放出来的那猩红色光罩没有得逞后,就直接朝着熊龙的猩红光罩飞去,随后黏在上面。

    随着洞文裂刻文字的不断黏贴,很快熊龙就被洞文裂刻的文字团团包围!

    随着一声轻微的脆响,熊龙的猩红光罩啪的一声粉碎。

    不过,熊龙也为自己争取到了时间,此时的熊龙猛的一冲而出,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而在座位上的方荡,此时也周身绷紧,他已经选好了方向,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猛的冲出去!远远逃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