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第五百六十二章 由不得你

    “这个丹士,我龙宫要了!”龙族的话语一掷千斤,天底下即便是丹宫也不敢小觑!

    当初龙六太子杀了丹宫的仙尊,仙君,甚至还毁了丹宫的一座城池,动静搞得这么大,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

    龙六太子即便被贬黜龙宫依旧毫发无伤,这就是龙宫在上幽界的地位。

    强势一统整个上幽云海的丹宫,都不愿意轻易得罪龙宫,哪怕自己吃了一个大亏,一样选择隐忍。

    尤其是此时开口说话之人,身份地位非同小可,他的话语,就更不会有人置若罔闻!

    在龙族中,有祖龙、正龙、龙子、龙孙的说法,祖龙是龙族之中最大的存在,组龙们早已垂垂老矣,随时都会死绝,祖龙之下就是正龙了,正龙年富力强,当今龙宫的九玄宫主就是正龙,冷夜公主还有碧幽都是龙子,龙六太子就是龙孙了。

    此时碧幽称呼这红髯老者为爷爷,可以想见这红髯老者的身份多么尊贵!

    他的辈分比九玄宫主还要高,但他并非是祖龙,真正的祖龙是不可能出席这种丹宫祭典的,若真的连祖龙都来了,那就太抬举丹宫了,至少龙族是这样想的。

    这位红髯老者乃是最后一只鱼跃龙门成为真龙的锦鲤,不过,这位此时却不是真龙而是半龙。

    这位红髯老者地位崇高,比之真龙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这位红髯老者本身当初已经化为真龙,后来为了给祖龙延寿,耗用了一身龙鳞甚至连龙角都奉献出来了,最终祖龙成功延寿,但这位耗费万载光阴无数天大机缘才能成就真龙境界的锦鲤被打回原形,脱去龙身成为半龙。

    虽然是半龙,连龙鳞龙角都没有了,但在龙宫之中,即便是九玄宫主也对其恭恭敬敬,同时,他当年所乘的龙撵也没有被剥夺。

    红髯老者名叫鸿老。

    鸿老的话语丢在这里,整个丹宫都不得不做出考虑,若是在无人之处,这个吕程也就丢给鸿老了,没有一般的事情鸿老也不会开口。而丹宫现在正在筹谋一件大事的关键关头,不愿意出现任何节外生枝的事情,但这个时候可不行,现在这是祭丹盛典,整个上幽界所有的门派都在这里,叫他们就这样将已经被他们判了剥丹之刑的吕程交给龙宫,这个人他们可丢不起!

    所以丹宫的三位仙圣此时顿在原地。

    就在三位仙圣要开口一口回绝的时候,鸿老忽然袍袖一抖,从中飞出一块先天之宝来,这块先天之宝并不算太大,但也有两三米大小,咚的一声砸在祭坛上,振起大蓬的灰尘。

    这先天之宝的品质虽然算不上绝顶,但也绝对不差,看起来似乎是从更大的先天之宝上生生切割下来的。

    这么一块先天之宝,在整个上幽界,可以到任何一个门派去换任何东西了,同时这件先天之宝在哪里都足以用来镇派,如果真的能够炼化了,那所得更多,完全能将一个三流门派推上二流水准,如果这个门派自己足够努力又有些机缘运气的话,直接踏入一流水准也完全不是不可能的。

    用这么一块先天之宝换取吕程,这比买卖对于任何存在来说,都是划算的!

    所有的丹士都看到了,龙宫的龙女碧幽花痴一般的痴缠着吕程,甚至说出那么露骨不要脸的话语来,可见碧幽一定是真的想要吕程,简直就是恨不得马上就抱住吕程胡天胡地了。

    不过也有细心的丹士看到了龙女冷夜公主在鸿老的龙撵边上说了些什么,才说动了鸿老。

    想到这里,不少丹士脸上都露出了荒唐的笑容,“想必这两位龙女要同侍一夫了,啧啧,据说龙女哪方面最是强横,能够将丹士生生祸害死,这吕程虽然叫人羡慕,但恐怕也就只能是羡慕羡慕就完事了,可惜,可惜了!”

    丹宫三位仙圣相视一眼,随后其中一位发声道:“这一块先天之宝可以弥补吕程所犯的罪孽,饶他不死,但吕程是不是愿意和你们前往龙宫,还要看他的意思!”

    三位仙圣说完,身形一晃,回到了祭坛边上。

    同时那颗先天之宝缓缓沉入祭坛之中,片刻后就消失不见。

    三位仙圣的表态相当聪明,既不得罪龙宫,不将事态扩大,同时又摆出一副我丹宫不会将将任何人交给龙宫的姿态,毕竟丹宫是人族的丹宫,如果龙宫丢出点东西丹宫就交出一个人去,哪怕这个人只是一个寻常凡人,那对于丹宫的名声也是极大的损害。

    所以,丹宫三位仙圣短短几句话,就将一切摆平,他们凭空得到了一件先天之宝,还不损害名声,不得罪龙宫,这笔买卖不能合适再多了。

    鸿老双目看着吕程,淡淡的开口问道:“吕程,随我回龙宫吧!”

    吕程看了眼身前那个双目火红春、情勃发如狼似虎的碧幽,又看了眼眼中有淡淡冰冷笑意的冷夜公主。

    吕程身躯之中的方荡忽然觉得情况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糟糕,之前他只是觉得自己会被丹宫当众剥丹,他得杀出一条血路从这祭坛中逃出去,但现在,他知道,他不但要对付丹宫的的仙尊仙圣,还要和龙宫的一众龙子龙孙为敌。不过,就暂时来讲,他现在是安全的了。

    去海域龙宫?开玩笑,方荡去过一次之后,就绝对不想再去第二次了。

    因为龙六太子以洪靖还有他的孩子要挟他的事情,方荡对于龙宫上上下下没有半点好感觉,他恨不得将龙宫上下杀个干净,当然,这个也只能想想,方荡知道自己距离那个境界还太远太远,就算一位元婴丹士下来,恐怕也不敢说将龙宫杀光,龙宫之中的祖龙可不是一般的存在,真要惊动了那老物,这上幽云海或许都不够他一口吞的。

    这些都是方荡从鬼叟那里听来的,鬼叟对于上幽界的种种知道得比石头右卫还要多。

    石头右卫知道的,一般都是比较大众的东西,毕竟他只是个看门的,石头右卫胜在知道的非常驳杂,加上寿元悠久听过的事情越来越多,知道的也越来越多,而鬼叟知道的事情往往都是各种秘辛,两者的见识知识正好可以互补,同时相互印证。

    方荡当然不去龙宫,一口回绝道:“我不会去龙宫的!”

    “由不得你!”鸿老丢下这一句话转身就回了龙撵之中。

    方荡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来。

    随后方荡忽然感到有人朝着自己扑来,连忙一闪身,碧幽的双臂一下抱了个空。

    碧幽宜喜宜嗔的脸上露出呵呵的娇笑:“吕程,你叫吕程是吧,随我一起回龙宫吧,我龙宫中什么没有?这里和我龙宫比起来,简直就是鸡窝,到我龙宫去我许你无限温柔,还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你要什么?法宝?丹药?我龙宫宝物成山,取之不尽!”

    对面的这位碧幽面目称得上是方荡见到的最漂亮的之一,但方荡对这个女子完全没有半点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这厌恶的根源或许是来自龙六太子用方荡最亲近的人来威胁他。

    “你龙宫就算有金山银山,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如果想要,会自己去取!”吕程说完当即掉头就走,回到了化土门所在的位置上。

    碧幽贝齿轻咬红唇,随后咯咯一笑,眼神看向吕程更加火热起来,**裸的目光是的吕程微微皱眉同时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寒意。

    天底下最毒的就是女人心,当一个女人倾尽全力想要做成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会不择手段,无所顾忌,并且成功的机率往往比男人要多很多倍!

    女人失败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蠢,另外一个则是因为懒,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这两个原因,那么想做什么一定能够成功!

    现在摆在方荡面前的这个碧幽,看上去一点都不蠢,方荡只希望她懒一点,很快就将他忘记,方荡不怕被人惦记,但很怕被女人惦记!

    想到这里,方荡不由得看了一眼龙撵之侧的冷夜公主。

    此时的冷夜公主脸上没有那么冰冷,相反是方荡从未见过的笑眯眯的表情,但这样的表情好像是给方荡判了死刑一样,方荡觉得冷夜公主的笑容之中似乎藏着一丝明悟,似乎冷夜公主已经知道了他是谁!

    现在想想,龙宫凭什么丢出一块先天之宝来换他?

    除非他的价值在先天之宝之上,如果他只是吕程的话,就算表现再怎么光彩夺目,都不可能比得上一块先天之宝,但如果他是方荡的话,如果他身上有佛像的话,那么,他就一定值得那一块先天之宝!

    方荡心底微微一寒,不过,他对着冷夜公主也微微一笑,他知道冷夜宫主就算真的知道了他的身份,也不可能揭穿他,因为冷夜宫主很清楚,丹宫更希望得到他,只是方荡实在搞不清楚,冷夜宫主究竟是怎么认出他来的。

    随后方荡又看向那个悬在空中的冷容剑,冷容剑也一定看透了他的身份,这点方荡是很清楚的。这种被女子识破化身之术的情形方荡之前也遇到过。

    方荡心中纳闷,怎么自己的六子阴珠的手段遇到女人就会失效?

    方荡那里知道,他的那双眼睛有些时候是无论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的,若是换个旁人来施展六子阴珠,幻化他人,肯定能够瞒住许多人,方荡穿帮就在这双眼睛上。

    虽然方荡平时也会将一双眼睛变得模糊浑浊,但当方荡认真起来的时候,这双眼睛会不自然的绽放出清澈冷光,这光芒普天之下鲜有!

    尤其是在女性眼中,这光芒更加明亮,充满慑人的魅力,因为这目光最原始,最野性!

    方荡其实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回到这个座位上。

    四周是空空荡荡的五张椅子,方荡坐在其中,左看看右看看,随后收敛了心中翻腾而起的种种情绪,他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三个准备遭受剥丹酷刑的丹士身上。

    身为丹士,生死从来都是一线之间的事情,一步迈出,没有谁知道自己的脚是不是还能沾地,所以上幽界的丹士对于死亡也相当豁达,至少方荡是这样的,人死了,仇报了,那么一切就都化为虚无了。

    被送上高塔的三名丹士,其中一个是熊龙,方荡自然认识他,另外两个,一个是个带着面具的女子,一袭红袍,身段婀娜,因为有面具,所有方荡也看不出她的美丑,只能从她裸露出来的那段修长洁白的粉颈上推测这个红妆女子应该是个绝世美人。

    这个女子方荡在镇丹塔中也曾见过,不过当时这个女子就像是一座木雕,一动不动,方荡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不过,方荡此时听到身后传来几名丹士的议论之声:“这是飞花门的灵夜仙子么?据说杀了三名丹宫仙君,还杀了不知多少天兵,可惜了,可惜了,这样的女丹士给我做一个道侣该多好,直接剥丹杀掉岂不是太浪费了?

    不知道多少丹士此时心中一片惋惜。

    上幽界女丹士奇缺,一直都处于狼多如少的状态尤其是如灵夜仙子这样据说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就更是稀罕之中的稀罕物,杀了可惜。

    不过丹宫可没有怜香惜玉的习惯,丹宫之中的仙尊仙圣仙君们也不需要道侣双修,他们这些家伙犹如被阉掉的一般,本身就已经没有性别了,所以怜香惜玉这种事情用不在他们身上。

    另外一个丹士方荡也在镇丹塔中见过,这是个老者,一个笑呵呵的老者,这老者看上去相当和善,花白的胡须衣服破烂,坐在囚牢之中,还不忘记用小拇指不断的掏耳朵。

    不过对于丹士来说,身体已经自然纯净,人族的耳蚕的功能对于丹士来说已经完全无用,所以也就不会生出耳蚕来。

    “这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也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没听说过?说出他的名字你就知道了,这个家伙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独狼。”

    “独狼,那个专门和丹宫作对,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偷袭丹宫仙尊仙君的家伙?死在他手中的丹宫仙尊仙君传说不下上百位。”

    “怎么可能?我已经有至少三十年没有再听到他的消息了,我还以为他一定死掉了。”

    “死了?我觉得或许三十年前,这头孤狼就已经被丹宫的人抓住了,折磨了三十年后,现在才拉出来宰杀!”

    “还真有这个可能……你看独狼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已经被折磨得精神都有问题了。”

    几名丹士齐齐看向独狼,果然,看此时的独狼笑呵呵的样子确实有些像是痴傻了。

    方荡将他们的对话完全听在耳中,随后方荡在吕程的记忆之中寻找独狼的信息。

    独狼在三十年前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独狼的名字当然不是叫独狼,这独狼姓萧,叫做萧千针,他是上幽界上有的野修,和方荡差不多,他进入上幽界的时候,他所在的门派已经早就被其他门派吞没了。

    而吞没他的门派的那个门派又被别的门派吞没了,所以他也没有什么仇家,上幽界对于各种没了门派的丹士都是极尽拉拢,所以不少门派邀请他去。

    不过,萧千针一个门派都没有答应,而是选择孤独的在上幽界行走。

    这对于任何一个丹士来说,都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独行,就说明没有道法传承,没有门派庇护,这样的丹士的最终下场就是要么投入某门,要么在几年内被人杀掉取丹,横尸街头。

    后来这个萧千针竟然找到了一个道侣,双方双宿双飞,萧千针也有了入赘女子门派的想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和萧千针双宿双飞的女子却忽然不见了。

    萧千针找遍了女子的门派都没有找到对方,女子的门派也派人四处寻找,但一个丹士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萧千针找了这个女子整整六年,终于萧千针找到了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在云中城,身穿红粉,站在楼台上,对着往来的行人抛着媚眼……

    萧千针没有出现在女子面前,一晚之后,萧千针开始发疯一般的杀人。

    不管对方是凡人还是丹士,他见到一个杀一个。

    不过因为修为的缘故,萧千针最终杀了六十多个凡人,四个丹士后,就被围堵追杀,最终萧千针躲过了追杀,随后,萧千针就消失了,五年之后,萧千针再次来到这座云中城,大开杀戒,屠城!

    城中上下,没有一个活下来,无论是丹士还是凡人,鲜血将整个城池都淹没了。

    至于那个女子,身中醉生梦死之毒的她在一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萧千针杀光了城中所有的人后,不知道萧千针从哪里找到了丹宫的神秘地址,径直找丹宫讨要女子的尸体,没有尸体就要金丹。

    丹宫那里是叫人随便撒野的地方?

    这一次萧千针被打得死掉了八成性命,只剩下一块肉奄奄一息而已。

    但五年后,萧千针还是又回来了,这一次萧千针的修为又有精进,在丹宫门口杀了十位丹宫仙尊,杀了两位仙圣,伤的更多。

    不过这一次,萧千针终究还是输了,败逃万里,从此之后萧千针或许知道凭他自己一个根本不能从丹宫之中将女的尸体或者是金丹要出来。

    从那之后连续三百年中,这位独狼出没在任何丹宫仙尊仙的地方。

    每当杀了丹宫仙尊仙君后,萧千针都会留下一张字条叫丹宫还人。

    那个时候独狼的名字就成了萧千针的代号,独狼的名字在上幽界风光一时。

    方荡看向这个用手指掏着耳朵满脸的不在乎的笑呵呵的老者。

    他或许真的已经不在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