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女人对权璟瑜的献吻……

    217 女人对权璟瑜的献吻……

    “权宗颃就是我们之间的刺,你拔不掉,我也容不下。”

    岑惜的脸孔很冰凉就像她看着权璟瑜的眼神一样冰凉。

    因为她不能眷恋他指尖的温暖,更加不能迷恋他掌心的温柔。

    岑惜拨开权璟瑜的手。

    往后退开一步,这个动作刺激了权璟瑜——

    夜色下,沙滩上倒映出男人迅猛的快过女人躲避的动作,将她一把拥入怀中。

    这种彼此折磨还要持续多久?

    她是真的打算和他彻底一刀两断,她真的容许他的生活里步入别的女人?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那天,她看到聂婉凌站在他的身边与他亲昵,她若不在乎就不会避开视线。

    所以明明还爱着他,为什么要逼迫自己离开他?!

    ***********************************************************************

    “宗颃伤害了你哥哥是事实,你不原谅他没人能强求你,但接受我不代表你要接受他,你可以在我身边,我保证永远都不会再让他伤害你或者你的家人。”

    岑惜倔强的摇着头,尽管权璟瑜说得极为动情。

    哥哥被绑在桥头的那一幕幕凄惨的模样总是浮现在脑海里,她无法做到呆在一个凶手兄长的身边,更加不知道将来该如何面对那个权宗颃。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回到你身边,你应该帮助我找出当年真正的凶手,我爸爸不是迫害你母亲和权宗颃的凶手,权宗颃应该最清楚那天你母亲带着他跳海的真正原因,你应该要做的是让他回忆起每一个细节,让他认清才是害得你们一家家破人亡的凶手,这样我们岑家才能有宁日一天!”

    岑惜的态度是坚决的。

    如果这件事可以含糊的一笔带过,她当初又何必那么痛苦的选择分开。

    她和权璟瑜之间真正的刺是两家的仇恨。

    牵扯了太多人命的恩怨,细节却是诸多的不明不白。

    有种感觉在告诉她,危险就从来没有真正的从权宗颃被捕后结束,甚至那个凶手的目标不仅仅是他们岑家。

    ***********************************************************************

    晚上,权璟瑜回到宅邸,权敏延看着他仰头坐在沙发上,似乎很疲惫的样子。

    很多时候,他就算很晚回来也是直接上楼,就算疲惫也不会让别人看见。

    是为了什么人在苦恼,闭眸紧蹙的眉头堆满了深刻的苦楚。

    权敏延不想去关心却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明知道自己靠近过去一定会被他拒绝,但是双手还是推动了轮椅靠近了过去……

    ***********************************************************************

    权璟瑜仰头靠在沙发扶手上,权敏延的轮椅来到旁边,这个角度,这个高度,刚好她俯身就能轻触到他的唇。

    事实上,权敏延的确俯下身,想要吻权璟瑜的念头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占据着她的身心。

    她的唇微微颤塞,俯身而下的距离与权璟瑜越发接近。

    忽地,权璟瑜睁开了眼睛,她半张的小嘴里吐来堂皇的呼吸……

    权璟瑜倒是没有露出厌恶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看着权敏延,她也只是惊异了一下,并没有慌张无错,两人四目相对了一会儿。

    权敏延自嘲的收回这个尴尬的动作。

    随而苦涩一笑:

    “就算我主动吻你,你也会拒绝我的吧?”

    虽然是个问句,但是答案很显然。

    权璟瑜从沙发上坐起身,大手落到权敏延的头上,他不想把这个女孩儿想得太坏,只是她要的,他也绝对给不了她。

    “我住在这里让你困扰的话,我可以搬出去。”

    ***********************************************************************

    权璟瑜从沙发上起身,权敏延没出声,但是纤细的手抓住了他:“不,比你远远的不在身边,就算你不喜欢我靠近,但至少在我可以看见的范围更好。”

    权敏延爱得是那么的卑微。

    她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但是她的确爱他。

    爱到分开那么久,她以为自己能挺得过来,但是这颗心却不能随心所欲。

    在他搬回来的那天,她真的高兴的一/夜都没有睡着。

    因为她怕自己醒来,他又不见了……

    “这几天郁叔不在家吗?”

    权璟瑜没有拨开权敏延的手,岔开的话题却让权敏延自觉松开了手。

    “哦,郁叔回老宅替我拿一些东西,上次整理好的,没能一起带过来。”

    权敏延的话就像是在替郁泽演演隐瞒什么。

    权璟瑜也没有多问。

    “嗯,很晚了,你早点休息。”

    ***********************************************************************

    郁泽演坐在医院特别的探视区。

    权宗颃还在住院中,因为有自虐倾向,所以郁泽演等待了几天才获得探视权。

    病房里。

    躺在病床上的权宗颃状态并不好。

    他绝食了两天,面色灰黄,眼神放空,呆呆滞滞的……

    “小少爷。”

    郁泽演不知道自己喊了他,他有没有听到,权宗颃并没有回应他。

    郁泽演似乎有很多话要对他说,但是病房内,狱警的注视下,他什么也说不了。

    眼神里有着心疼和爱惜,来到病床边,握了握他的手,拿自己的袖口擦了擦他冒着冷汗的额头,微微颤抖起来的嘴唇似乎说了“对不起”三个字。

    郁泽演的探视时间并不长,十分钟对他来说非常短暂。

    他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权宗颃就听到狱警说时间到了。

    ***********************************************************************

    他不舍地起身走向门边。

    却在这个时候,床上的人儿说了话,话音淡淡飘过来:

    “那天,我看到你来找我妈……”

    权宗颃的声音很低,狱警没能听仔细,但郁泽演却听得异常清楚,写满岁月痕迹的脸忽地惊恐十分。

    说是惊恐也饱含着意外。

    那夜,他以为并没有任何人看到他……

    ……

    岑惜因为权璟瑜的专访又和他见了几次面。

    这几次,他倒是没有假公济私,很配合的接受她的采访,只不过他的态度好像是永远都不会让这场采访结束。

    “权先生,我取材的内容已经差不多了,我想没必要再安排下一次的见面。”

    岑惜从权璟瑜办公室的沙发坐上起身。

    只因为她听到权璟瑜和安爵西在安排下次见面的时间。

    ***********************************************************************

    权璟瑜没有急着阻止。

    他点起一支烟,口吻淡淡的说:“如果是谈私事,你也没兴趣?”

    私事?

    他和她之间的私事?

    岑惜对上权璟瑜的眼神,他眼神中暗示很多,很暧/昧也很鬼魅。

    是谈复合的事?

    岑惜不觉得权璟瑜吃过闭门羹后还会再提,所以私事,难道指的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