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207℃:晚上的时候要好好的惩罚一下你……

    腹黑诡计207℃:晚上的时候要好好的惩罚一下你……

    “顾宁琛,你少那么无聊!”

    亚希翻了顾宁琛一个大白眼,跟在他身边就算她够脾气好了,她可没打算再忍耐他没正经的挑/逗。

    “我现在就出去上洗手间,有办事,你跟着进来!”

    亚希起身走了出去,顾宁琛立刻站起身,可是把她吓了一跳,见她吓着了,顾宁琛立刻一副狡猾的胜利表情:

    “我口渴,起身喝杯水罢了。”

    “……”

    亚希小脸蛋一鼓,砰的一声摔门走了出去——

    真是个暴脾气的小猫,以后娶回家还不知道要被砸烂多少东西。

    ……

    顾宁琛虽然对亚希的态度没个正经,但保护亚希的心绝没半点疏忽,亚希是彻头彻尾被人跟随着,就算是去洗手间,也有人在外面守着。

    ***********************************************************************

    顾宁琛对她是这个程度,可想而知权璟瑜对岑惜的程度。

    亚希心里实在担心,那个凶手是有多丧心病狂,可以把两个执掌双城的男人紧张成这样。

    “为什么不报警,让警察去抓那个凶手?我哥哥现在还一个人在外面,难道不危险吗?”

    回到家亚希就对顾宁琛表示不满,这种时刻被人跟随的日子简直不能再忍。

    顾宁琛表示无奈,他也希望警方介入,但是抓人是要讲证据的,即便他和权璟瑜人脉再广,没凭没据的是要去抓谁?

    何况这件事关系到权璟瑜隐瞒世人的身份。

    权家和岑家的关系要是被公开的话,受伤的还是他们姓岑的人。

    “权璟瑜会揪出凶手的,在那之前,你乖乖的,不要乱跑就好。”

    顾宁琛的手指点在亚希的鼻尖上。

    她眼神不屑。

    这个男人是不是会错了意?

    ***********************************************************************

    这些日子顺着他,听从他的安排,他是不是觉得她就是接受了他,原谅了他?

    亚希刚想拍开顾宁琛的手,宝贝爽朗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妈咪,今天我做了个噩梦,晚上你陪我一起睡好吗?”

    从学校放学回来的宝贝抱住亚希,在她的怀里撒娇。

    某人看着母子两抱在一起就狡黠的笑了。

    宝贝可是他的杀手锏,就算这只小野猫再讨厌他,也不能讨厌和他生的他们的宝贝。

    深夜。

    偏僻的小路上,岑灏走着走着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

    空旷的路两边只有依稀一根路灯亮着,周围都是矮平房,寂静到细微的脚步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谁?!”

    ***********************************************************************

    岑灏拐入进了一个胡同,在听到脚步声靠近上来的时候突然又转身出现。

    但跟前只是个路过的路人?

    对方有些堂皇,又有些诧异,头一缩就加快脚步从他的身边快步走过——

    难道是他太敏/感了吗?

    岑灏望着那个路人走远的方向,却不想这个时候,身后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黑影,他手里拿着木棍,举了起来,朝着他的后脑勺就挥了下去——

    “额啊!!”

    一声惨叫,高挺的身影倒了下去。

    黑影捞住他的腰身拖进了幽暗的深巷里……

    “哥!!”

    夜半,岑惜做了噩梦,惊叫着醒了过来,权璟瑜伸手过来,摸到她额头上薄薄的一层冷汗。

    ***********************************************************************

    这丫头怎么又做噩梦了?!

    权璟瑜将岑惜搂得紧紧的,用唇亲吻她满是冷汗的额头。

    “只是噩梦,别怕。”

    岑惜深呼了口气,刚才的梦实在可怕,她梦见了哥哥出了事,被那个凶手给……

    天!

    岑惜不能想下去,那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得就像真的一样。

    眼角都湿润了起来。

    权璟瑜有些心疼,拇指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哭什么?我已经派人过去洛城了,你不要担心你哥哥了,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岑惜讨厌极了自己掉泪的样子。

    她不是这样的啊,可为什么现在那么不安,一不安就惊恐,一惊恐就会哭泣。

    ***********************************************************************

    岑惜抱紧权璟瑜,牢牢的将自己窝在他的怀里。

    男人的双臂收紧将小小的她抱得很紧——

    这次他是真的在保护他们岑家的人,他不希望岑灏出事,因为他知道,岑灏若是出事,那他就会永远的失去怀里的这个女人……

    ……

    权璟瑜早上收到的消息并不乐观——

    去了洛城的佐铭回报他,并没有找到岑灏,虽然找到了他的落脚处,但是旅馆的老板说几天前,就没再看到他出现了。

    这样的消息可不能让岑惜知道。

    权璟瑜不是会自乱阵脚的个性。

    他相信岑灏是个处乱不惊的人,那么多年过来,他若是遇到危险,肯定也能迎刃而解。

    ***********************************************************************

    这样失踪,也许是因为他不希望被他的人找到,刻意躲了起来?

    权璟瑜希望岑灏失踪的理由是这个。

    但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安。

    “你派人继续追查,一定要查到岑灏的下落。”

    “是!”

    权璟瑜挂断了电话,安爵西都察觉到了异样,“权大,岑灏该不会真的被那个人下了手?”

    ……

    岑惜今天一天都眼皮跳得厉害。

    权璟瑜回到会所,她一个人站在阳台里发呆,他喊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嗯,回来了……”

    她轻柔的靠过来,靠在权璟瑜的怀里。

    ***********************************************************************

    权璟瑜喜欢这样温顺的岑惜,像这样主动的拥抱对他来说,每一次都令他珍惜。

    他亲吻了下她的唇瓣。

    “晚饭吃了没?”

    岑惜摇了摇头,“没胃口……”

    “没胃口也得吃一点,我就知道你没吃,所以我也没吃,来,我们下楼一起吃点东西。”

    权璟瑜拉着岑惜的手。

    岑惜一听他没有吃东西,自然心疼。

    娇嗔的念了一句“傻瓜”,权璟瑜才从她忧愁满面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笑意。

    “就知道我老婆最疼我了。”

    权璟瑜捏了下岑惜的鼻子,她轻轻拍开他的手:“谁让你把我宠坏了……”

    ***********************************************************************

    “也是,晚上的时候要好好的惩罚一下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