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98℃:夜晚,闯进她房间里的男人……

    腹黑诡计198℃:夜晚,闯进她房间里的男人……

    事隔三年,岑惜和岑灏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总觉得怪怪的,却又很幸福。

    岑惜不禁红了眼眶,岑灏摸摸她的头:“我家的小妹妹什么时候变成小哭包了?”

    岑惜一下子就红着眼眶笑了。

    是啊,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以后一日三餐都能和哥哥一起吃饭就好了。”

    岑惜凝着岑灏。

    岑灏夹了一口菜给她:

    “一辈子都赖着哥哥,是不想嫁人了?”

    嫁人?

    除了权璟瑜,岑惜难以想象,自己还会和另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不嫁,就和哥哥一起凑合着过吧。”

    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笑得调皮。

    但那笑里的苦涩,岑灏看得明白。

    “我找了房子,过几天就可以搬过去,那里小区的治安很好,你一个人呆在家里,我也比较放心。”

    “哥哥是要出门吗?”

    “嗯,我得回洛城几天……”

    ***********************************************************************

    岑灏一直都在调查父亲意外身亡的真相,还有自己被害的幕后凶手,岑惜没有阻止,不过她更希望自己能帮到她——

    “亚希是记者,很多资料,你可以拜托亚希帮你,而且亚希还有在职记者的朋友。”

    “越多记者知道并不是件好事。”

    岑灏不想打草惊蛇,与其说回洛城收集线索,不如说是引蛇出洞——

    如果权璟瑜真的是幕后黑手,他知道他还活着,肯定会找他离开岑惜身边的时候下手,所以如果他能深入虎穴,就能亲眼看到那个幕后黑手。

    当然岑灏不会告诉岑惜,他回洛城是为了引凶手出来。

    “小笨蛋,你现在是当妈的人了,要照顾好孩子,如果一个人不行,就让亚希过来陪你,我不在的时候,晚上绝对不要一个人出门。”

    岑灏关照着岑惜。

    口吻完全就像小时候,在他的眼里,岑惜好像永远都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

    岑惜点点头:

    “你也要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

    ***********************************************************************

    两周后

    搬了新公寓后,岑灏去了洛城已经有好几天了。

    晚上,岑惜给亚希打了电话,煲电话粥,亚希提醒岑惜关好窗,今晚有暴风雨,“姐姐,要不要我过来陪你?”

    “不是说等下有暴风雨,不用那么麻烦,来回跑了,我已经把窗户关上了。”

    岑惜说着把房间窗户关了起来,然后走到隔壁岑灏的房间关窗,就在关了窗后,意外的听到从厨房里传来一记声响。

    岑惜走了出去,厨房里摆放着的一个碗倒了下来,是有蟑螂吗?

    岑惜把碗放好,只觉得厨房里的窗户外闪过一道黑影?!

    “谁?!”

    岑惜惊恐的一喊,心脏没来由地一下子收紧起来。

    她本想开门出去看看走道上有什么人,但是又停止住了脚步,她一个人在家,要是真的有什么不法分子,开门时很危险的。

    岑惜冷静地厨房窗户关紧,上了保险。

    这样应该就很安全了。

    “喂,姐姐,姐姐!”

    被丢在房间床上的手机里传来亚希紧张的叫唤。

    ***********************************************************************

    岑惜走回了房拿起电话,“我在。”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没声音了,还听到你叫了?”

    “啊,看到一只蟑螂所以吓了一跳。”

    岑惜笑了笑,怕告诉亚希自己看到可疑的黑影会吓到她,要是让亚希冒着暴风雨赶过来就不好了。

    亚希松了口气:

    “就是蟑螂而已,吓死我了。”

    “呵呵,都怪我大惊小怪了。”

    “没事就好,早点休息吧。”

    “嗯。”

    ……

    挂断电话,岑惜往厨房又看了一眼,没再听到什么声音,便想,可能真的是自己太敏/感了。

    过了会儿,岑惜关了灯,就上/床休息了……

    ***********************************************************************

    岑惜这晚做了个梦。

    有人在她的床边走来走去,好像是个黑影,因为看到了他向着婴儿床走过去,吓出了一身冷汗,突然就惊醒了过来——

    “孩子!”

    岑惜喊叫着坐起身,立刻打开了房间的日光灯。

    走到婴儿床边,看到宝宝贝睡得真香,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她是怎么了?

    怎么无端端做这种恶梦。

    岑惜抱起宝宝贝,被闹醒的小孩子在岑惜的怀里闹起脾气,呜呜恩恩的哭了很久。

    岑惜心疼死了,但又不舍得把孩子放下来。

    总觉得心里很不安。

    怪怪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一夜,岑惜几乎没有合眼,靠着床头一直抱着孩子,就怕自己睡着,恶梦里的事会发生。

    ***********************************************************************

    亚希一觉醒来,眼皮跳得厉害。

    顾宁琛走道她身后,她都没发现,顾宁琛以为她不舒服,伸手摸了下她的眼睛:

    “怎么了?得沙眼了?”

    顾宁琛看到亚希一直按着眼睛,拨开她的手,亚希睁开的眼睛突然是一张顾宁琛放大的脸:

    “喂,别靠我那么近。”

    她的眼睛不红也不奇怪。

    顾宁琛早就习惯被她拒绝,真是好心没好报。

    “眼睛没事乱揉什么眼睛。”

    “我眼皮跳不行吗?”

    “跳左眼还是跳右眼?”

    “跳左眼怎么说,跳右眼又怎么说?”

    亚希看着顾宁琛,他一副会算卦的样子,好像要给她解命似的。

    顾宁琛突然俯下身:

    “跳左眼说明你在想男人,跳右眼说明你就在想我……”

    “……”

    ***********************************************************************

    亚希就知道顾宁琛的嘴里说不出什么正经的话。

    拨开挡在跟前的他,“我要出门,你别找人跟着。”

    顾宁琛的声音传过来:

    “去哪儿?”

    “去我姐姐那里看看。”

    “我让顾全送你去。”

    “不用了,我叫好了出租车了。”

    ……

    岑惜一早洗了个冷水脸,整晚没睡,整个人精神都不太好。

    忽然的,电话响了起来。

    岑惜拿过手机,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请问是岑惜小姐吗?”

    “我是,你是……?”

    ***********************************************************************

    陌生的女声让岑惜有些摸不着头脑,表情却在下一秒整个错愕惊慌,因为:

    “这里是医院,你妹妹除了车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