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76℃:羊水破了,要生了……

    “对了,这几天都没见敏延,是哪里不舒服了吗?”

    早餐的餐桌上,岑惜随口问道,权璟瑜应了声:“嗯,她回洛城了。”

    “为什么?”

    “可能想家了吧。”

    权璟瑜回答得漫不经心,岑惜伸手握住他的手,“该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被疏忽了才离开的吧?溲”

    权璟瑜拍拍岑惜的手背:

    “小孩子是懂事了,知道嫂子快生了,自己又帮不上忙,所以回洛城,不给我添负担罢了。”

    “那么是我多想了?恧”

    “嗯,敏延要比看上去懂事很多呢。”

    权璟瑜笑了笑,给岑惜的粥里加了菜,“医院方面已经准备好了,衣服什么的,钱嫂也收拾好了,你看还需要什么,晚上再派人送过去。”

    预产期还差七天。

    权璟瑜已经联系好了医院,今晚就让岑惜住过去。

    岑惜虽然觉得没必要这么劳师动众,但权璟瑜不允许出任何意外,一句“要是等羊水破了再去医院知道有多危险吗?”,岑惜只好乖乖配合。

    ***********************************************************************

    亚希这几天外出的比较频繁。

    起初顾宁琛以为亚希是去岑惜那里,结果却发现她好像是去了报社。

    衣加已经复工,这些天,她们见面的比较频繁。

    问她却神神秘秘的也不告诉他。

    顾宁琛走到亚希的房间,想到上次她的小册子放的那个抽屉,他打了开来,所幸那本小册子没有带出去。

    他翻开小册子,再最后几页看到了几串奇怪的数字。

    好像是什么编号,因为旁边写着一个地址,这个地址,顾宁琛有些熟悉,应该是家书店。

    联想起亚希记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

    什么人给她打电话,会让她记下书店的地址,还给了她这些奇怪的数字?

    ……

    报社。

    今天亚希又来找衣加了。

    根据她几天前找来的几本经融杂志,衣加给帮忙从报社的资料库里找到了些她要的东西——

    “希,你给我的那些杂志到底是哪里找来的,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

    几天前,亚希找来的杂志上刊登的都是同一位企业家的新闻。

    这位企业家是做医药的,姓权,当时在洛城是位很有身份地位的上流人物,但因为一桩特大的假药事件,牵连受害者死伤达千名之多,当时迫于社会压力,还没调查出真相,这位企业家就意外身亡了。

    有传他是畏罪自杀。

    随后,他的妻儿也跳海身亡,应该说是家破人亡,公司很快也被人清盘易主。

    好像是一/夜间,权家就这样在洛城消声灭迹了……

    衣加不太明白,亚希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件新闻感兴趣。

    毕竟是十八年前的事了。

    那个时候通讯还不是特别发达,相关的资料,传闻,很多已经遗失了,找也找不全。

    “这些就是你找到的资料吗?那个姓权的企业家真的妻儿都死了吗?不会是误报吧?”

    “尸体都被找到了,还能是假的吗?”

    衣加翻开厚厚的文件夹,指着一张照片说。

    亚希倒不是怀疑,毕竟像自己和岑溪灵魂交换,躲过一劫的事肯定不多见。

    妻儿若是都死了的话……

    “他除了这个儿子还有别的孩子吗?”

    亚希的问题让衣加觉得更蹊跷了。

    “你和这家人到底有什么渊源?不是说你和岑惜可能是姐妹吗?你要调查也该调查岑家吧?”

    ***********************************************************************

    “所以权家和岑家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这话怎么说?”

    衣加一惊,这个死去的企业家和岑家应该有关系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希,你到底在查什么?”

    亚希叹了口气,其实她也不清楚她这样怀疑是不是应该,因为她接到过一个神秘电话,电话里的应该是个男人,声音很沙哑,很奇怪,让她记下一个地址,然后给了她一串编号,说是去那里的话找到相应的书籍就会明白他为什么会打电话找她。

    她再追问,为什么她要相信他。

    结果那个男人就反问她:“难道你不好奇你姐姐嫁了一个怎样的人吗?”

    她姐姐?

    所以这个男人指的是权璟瑜?!

    亚希起初很茫然。

    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人对权璟瑜充满敌意,还让她去找什么书店又是杂志的。

    但是当她耐不住好奇,真的找到了那家旧书店,和摆在不起眼角落里的杂志,一看到权姓这个字眼,就莫名的联想到了权璟瑜。

    难道说,这个企业家和权璟瑜有什么关联?

    毕竟这个男人的身世从来都是个谜……

    ***********************************************************************

    “如果你这边找到更多关于权家的资料,务必立刻给我。”

    亚希包着衣加给她找来的资料先回去,如果衣加找不到,那么她就只有靠自己的方法去找更多的讯息。

    “喂,亚希,你这么莽撞到底要做什么?你现在都不好奇顾宁琛有没有什么丑/闻了吗?”

    亚希这副样子就和之前追着顾宁琛不放的时候一模一样。

    亚希一旦对什么事执着起来就一股脑的投入进去,不得到答案是不会放手的。

    衣加虽然追问着,但亚希终究没有回答。

    这件事攸关岑惜今后的人生,她也不想太莽撞,因为一个猜想就去破坏岑惜的生活……

    ……

    亚希回到顾宅,走进房间就把资料给堆在床上,房间里没有开灯,她转身去开灯,却在摸到开关的时候,摸到了一只手?!

    “那么晚才回来?!”

    顾宁琛突然出现在门边,把亚希吓了一跳,“顾宁琛,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她倒是会说他。

    自己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顾宁琛望了眼床上的那堆东西,“你到底在预谋什么?”

    ***********************************************************************

    亚希回头也看了一眼,对顾宁琛送去一个白眼:

    “放心,和你的丑/闻没关系!”

    “所以我该开心,你对我的事已经没兴趣了,还是该伤心,你对别的男人起了兴趣?”

    顾宁琛靠近上来。

    亚希这个时候可没心情和他开玩笑。

    “我没空跟你说有的没的,这是很重要的事,你不要打搅我。”

    亚希转身用被子把东西都给盖起来,好像怕顾宁琛会过来抢一样。

    这丫头,要不要这么幼稚?

    以为这样,他就真的夺不过来吗?

    不过他倒不是真的要对她胡搅蛮缠,而是:

    “刚才医院里来了电话。”

    “什么医院,什么电话?!”

    亚希不解地眉头一皱。

    顾宁琛:“是岑惜,说是羊水破了,要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