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72℃:算起来,你亲过小姨子……

    亚希的喊叫似乎要把整座宅子的人都给叫过来——

    顾宁琛只问她是不是想要让宝贝看到他和她这副样子才甘心?

    宝贝看到?

    宝贝看到他这么扛着她,这么粗暴的对待她,那么小的孩子一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么想着,亚希再恐惧也乖乖地安静下来溲。

    所以顾宁琛安全无阻地把她扛进了自己的卧室,当他把亚希放倒在床上,强健的体魄跟着压下来,亚希再也按捺不住——

    八年前被他施/暴的那/夜仿佛真实再现,亚希的手揪住顾宁琛的衣领,一副搏上命也要和他同归于尽的表情。

    她的眼神对他有多抗拒,多恐惧,顾宁琛就知道过了那么久,他给她的伤害有多深恧。

    忽地。

    他做起了身,安静地坐在床边,亚希松了口气,但刚要坐起身就又被他呼喝着只能乖乖躺下来——

    “我知道你讨厌我,但即便讨厌我,从现在起,你也得呆在我的身边……”

    ***********************************************************************

    他的话像是帝王的命令。

    以亚希的倔脾气,绝对不屑一顾:

    “顾宁琛,你凭什么对我呼来唤去。”

    “凭我已经离不开你……”

    “……!?”

    亚希被顾宁琛的回答吓到,更是被他认真的表情和眼神震撼。

    “荒唐。”

    他是要她被他这样的告白感动么?

    一个施暴者的告白?

    亚希除了荒唐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词汇形容现在这种状况,她死都不会接受他的感情,他休想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抹杀自己对她犯下的错。

    顾宁琛苦笑一声:

    “没错,很荒唐。”

    ***********************************************************************

    他也觉得自己会喜欢上她真的是个连自己都解答不出的问题。

    但事实是,他的确喜欢上了,所以……

    “你这样讨厌我也好,至少这样的你才是你,比起你失忆的时候,对我笑,对我好,这样对我又是打又是骂的你才让我安心……”

    亚希的心跳忽地错漏了一个节拍。

    这个男人是在说什么。

    他不喜欢失忆时温柔的她,到时候喜欢现在对恨不得要杀死他的她感兴趣?!

    “顾宁琛,你疯得不轻。”

    她挖苦他,他又再苦笑:

    “嗯,期待你会对我温柔本来就是对我的惩罚,所以现实狠狠给了我一个巴掌,眼看着着温柔的你跑去了权璟瑜的身边,我却无能为力,与其那样,不如像现在这样,我宁愿把一个对我恨之入骨的女人绑在自己身边,也不会让你去到那个男人的身边。”

    ***********************************************************************

    所以半年来,他会爱上岑惜,是因为他以为她转了性,变成了他期许的温柔的样子?

    “我知道自己对你犯下的错足以毁了你的一生,曾经,我并不在意,但不知道几时开始,你每天每天的不断纠缠,用一桩桩丑闻试图击垮我,我开始注意你,注意你这个满身都是刺的小刺猬,才发现你并不是生来就喜欢扎人,而是我把你逼到遍体鳞伤,你为了保护自己才会变成这样……”

    “……”

    他这是在向她忏悔吗?

    她该动容吗?

    她该原谅么?

    “你以为你说了这些,我就会原谅你么?你以为我这八年来过的是什么日子?你的动心,你的动情,你的后悔,你的告白,只需要这么几句话,就能等价抹平了吗?”

    亚希口吻淡淡,但顾宁琛听得出来她内心愤慨的情绪。

    的确,八年,不是八个月,也不是八天。

    即便倒拨到八年前的那一晚,错误一旦发生,无论他做什么,伤害已经对她形成。

    顾宁琛这一刻不敢去看亚希的眼睛。

    “我知道自己很卑鄙,所以为了宝贝也好,不要再逃避我,我可以和你保持安全距离,用相同的时间接受你的试炼,求得你的原谅。”

    试炼?

    说得那么悲壮,他是想说,如果她让他去死,他也会去死么?

    ***********************************************************************

    河岸对面的宅邸里。

    岑惜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权璟瑜的爱心披肩就递了过来,温柔地包裹住她。

    就要临近预产期了,这段时间,权璟瑜对她的照顾更细心了。

    说细心,其实应该是更小心,更敏/感了。

    一个喷嚏都会被他念叨很久。

    岑惜都嫌他啰嗦了。

    “我没有着凉啦,可能是太想亚希了,你说她已经回双城了,为什么不安排我和她见个面,悄悄见个面就好,应该不难啊。”

    岑惜依在权璟瑜的怀里。

    两人靠在床头,权璟瑜拉了拉被子盖住她圆润的小腹。

    “她是小姨子又不是我老婆,哪像你那么乖,什么都听我的。”

    权璟瑜摸摸岑惜的头,她憨憨一笑,也是,早就听衣加说过亚希的个性特立独行,她醒来,发现自己和权璟瑜有过亲密的关系,肯定吓一跳,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听他的?

    “该不是亚希知道我代她存在的时候,用了她的身体和你做了不该做的事,她才不想见我们吧?”

    “咳咳咳……”

    权璟瑜拿起床头的茶杯,刚喝了一口就被呛得有失仪态。

    ***********************************************************************

    岑惜很少看到权璟瑜这种样子。

    他总是那么优雅,处乱不惊,所以这样的时候更加让人想要捉弄他,岑惜的脸蛋蹭上来:

    “算起来,你亲过小姨子……”

    “咳咳咳!”

    这下是没有水,权璟瑜也要被自己全身逆流的血液给呛坏了。

    岑惜没能忍住,明目张胆的坏笑。

    权璟瑜手臂搂过来,“勒”住她的脖子,“都是你这个坏丫头勾/引我的,以后我和小姨子相处尴尬,都是你害的……”

    岑惜吐了吐舌头。

    其实还好她没有尽百分百的全力勾/引他,不然发生了真的不该发生的事,那才是尴尬呢。

    “还好,就只是亲过脸颊,亚希应该会原谅我们的,大不了,以后我让未来妹夫也亲回来,当作扯平!”

    “他敢!”

    权璟瑜的唇强势地落下来。

    别说让别的男人亲她了,就是碰她一下小手,他都会炸毛!

    ***********************************************************************

    “阿嚏!”

    亚希在顾宁琛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还突然的打起喷嚏来。

    “所以他碰过你了?!”

    顾宁琛的那句质问历历在耳。

    搅得亚希的心很难平静。

    权璟瑜对岑惜那么用情至深,那半年来,一定是把她当作了岑惜,想到自己醒来时,权璟瑜对自己的态度。

    不会吧……

    那个男人该不是真的对她的身体做过什么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