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69℃:岑惜哭红了眼……

    岑惜不得已撒了谎。

    因为只有这样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你见过她?可是她之后并没有回双城,你知道她去了哪里么?”

    看得出来,顾宁琛对亚希很紧张。

    岑惜并不知道亚希的下落溲。

    但之前问过权璟瑜,他告诉她,亚希是回了双城的……

    “她若是不想让你知道她的下落,你即便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岑惜的回答很机智恧。

    就好像冥冥之中,和亚希没有见过面,却很了解她的个性。

    毕竟,之前她听衣加描述过亚希的个性,亚希很讨厌顾宁琛,自然不会让他知道她的下落,不过……

    岑惜不自觉地想到顾宁琛的那个强/吻。

    总觉得,他和亚希之间,不仅仅是跟拍者和被跟拍者的关系,他曾想用吻刺激她记起回去,那么就证明,他们之间曾经有亲密的身体接触?

    岑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下意识地就看了看宝贝,老实说,宝贝某些地方和她很像,比如说,这副黑色瞳孔的大眼睛……

    宝贝抬着头,看着岑惜又看着顾宁琛——

    有些听不懂大人们到底在说什么。

    唯一能听懂的就是:

    “小惜阿姨,你和我妈咪是好朋友?”

    ***********************************************************************

    “嗯,阿姨和你妈咪是好朋友,我们长得很像吧?”

    岑惜拉着宝贝的小手,岂止像呢,简直一模一样,宝贝的眼睛都从岑惜的身上挪不开眼,明明,明明她就是妈咪啊……

    “嗯,很像,可是阿姨不是我妈咪的话,妈咪是去了哪里?妈咪有给宝贝打电话说会回来的,但是好久都没有再打电话给宝贝了,她会不会不要宝贝了?”

    宝贝憋着小嘴。

    岑惜很心疼,安抚着宝贝:

    “怎么会呢?妈咪是去工作了啊,宝贝要体谅妈咪,妈咪是不会跟宝贝撒谎的,再过几天,她忙完了工作就会给宝宝来电话了。”

    “真的真的?”

    “嗯。”

    岑惜很会哄孩子,毕竟相处了半年,她知道怎么才能哄宝贝开心,还带着宝贝去了河岸边的花园,在河岸的围栏边跑来跑去,宝贝一会儿就开心得乐不思蜀。

    顾宁琛觉得岑惜这个女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之前他还不屑媒体渲染权璟瑜对她极致的宠爱。

    见了面才有种体会,如果是这样的女人,估计男人都会对她倾慕掏心……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顾先生。”

    顾宁琛和岑惜保持距离,不想岑惜却主动接近他。

    要知道权璟瑜全程眼神都在警备着他,仿佛他会对他怀有身孕的妻子报有不/轨企图似的。

    ***********************************************************************

    “权夫人对我有什么好奇的?你和我靠那么近,不怕你先生吃醋么?”

    顾宁琛的身上有股吊儿郎当的邪痞魅力。

    他看似在调/侃岑惜,实际却是在嘲弄权璟瑜。

    “除非我对你有意,要不就是你对我有意,不然我先生没有必要吃醋。”

    她的回答总是透着一股机智。

    顾宁琛其实也没心情和岑惜“打情骂俏”,他只是看权璟瑜不顺眼,更加不喜欢和亚希长得一样的女人和权璟瑜那么亲密。

    那会让他想到这半年来,权璟瑜对亚希种种的亲密,然而他是把亚希当作了什么,想要把她当作替身的时候就拿去蹂躏,自己老婆回来了,就一脚把她踢开?

    该死的。

    那个倔丫头,该不是为了这个男人重新和岑惜在一起了,受不了打击才躲起来的吧?

    顾宁琛越这么想就越心塞。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顾宁琛不想在这里呆太久,口吻有些不耐烦,岑惜深呼了一口气:

    “亚希和你交往过,对不对?”

    ***********************************************************************

    原来她是想知道这个?

    顾宁琛看着岑惜,毕竟她的脸和亚希长得一模一样,多看几眼就必定产生错觉。

    虽然他没必要和她解释什么,但忽然的,他很想让除了他和亚希才知道的秘密被人发现:

    “没交往过……”

    顾宁琛说着停顿了一下,随而:“但我们生过一个孩子。”

    生过……一个孩子?!

    岑惜黑眸圆睁,看着河岸边跑得很开心的宝贝,他缠着璟瑜,让他抱抱。

    该不是那个孩子就是……宝贝?!

    “你……”

    岑惜太过惊讶,这个答案超过了她的预想,她无法理解什么叫做,没有交往过就生了一个孩子?!

    “你不需要那么惊讶,想不想知道除此之外,另外一个有关你和亚希的秘密?你们很亲密,但好像并不知道其实你们不仅仅是好朋友的关系……”

    顾宁琛目光正对岑惜。

    “亚希可能是你的双胞胎妹妹。”

    岑惜一点都不意外亚希是她的双生姐妹,上次从鬼婆婆那里,她就说过在她出生的八字之前,有另一个双生姐妹。

    所以算起来,亚希应该是她的双胞胎姐姐才对。

    为什么到了顾宁琛的嘴里,她却成了姐姐?!

    “我为亚希调查到,你们岑家曾经生了一对双胞胎姐妹,但因为你们的奶奶迷信,说姐姐的八字会克死家里所有的男丁,而妹妹的八字兴旺,所以命佣人把姐姐丢弃,结果却弄错了姐姐和妹妹,把妹妹给丢弃了……”

    ***********************************************************************

    岑惜对顾宁琛的话前所未闻。

    照着他的话,她和亚希是被掉了包遗弃错了么?

    不会的。

    奶奶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亲生孙女给丢弃?

    岑惜不愿相信,只不过,奶奶的确很迷信,老宅里摆放着佛堂,奶奶每天都会念佛诵经。

    而且小时候,奶奶特别的喜欢她,说她是福星,岑家的兴旺都维系在她的身上。

    不过从哥哥过世后,没多久,父亲也出了意外,奶奶对她的态度突然就变了,她跑去庵堂住,交代所有人都不准让她进去见她。

    那个时候,岑惜觉得很委屈,但也理解奶奶失去子孙的痛苦,以为只要隔段时间,老人家就会走出阴霾,但年复一年,老人家根本就不愿再见她。

    难道真的如顾宁琛所说,她是那个害岑家灭门的扫把星?

    哥哥和父亲的死,都是她的八字相克的?

    想到这个,岑惜的眼眶忽然就红了。

    她不相信迷信什么的,但是,哥哥和父亲的死的确很蹊跷,就好像本不该发生似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因为她才害死了哥哥和父亲?!

    ***********************************************************************

    河岸边,权璟瑜抱起宝贝,玩得不亦乐乎,忽地,看到那一边,岑惜的表情很激动——

    顾宁琛那混蛋是和小惜说了什么?!

    权璟瑜放下宝贝,快步跑了过去,“小惜。”他疼惜地喊着把岑惜搂入怀中,岑惜额头一触碰到权璟瑜的胸膛,便按耐不住的落下泪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