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58℃:醒来的岑溪,躺在手术台上……

    亚希并没有想要去那位老人家,既然三年前岑惜的父亲和兄长相继离开,老人家已经不和岑惜联

    络,又怎么会知道岑惜若是失踪会出现在哪儿……

    亚希抱着一堆资料回到衣加的公寓。

    衣加看她那么用功,随手拿起一张岑惜的照片,照片的镜头是远远拍摄下的岑惜,虽然五官不够清晰,但真的好像……

    “希,说真的,岑惜身世那么复杂,难道你真的会是那个被他们岑家扔错的孩子?溲”

    亚希仔细看着每一张资料,思绪突然停顿了下来。

    比起去想自己和岑惜的身世,她现在想的只有快一点找到她,一个昏睡中的女人还怀着一个孩子,又在可能无比恶劣的病院里,想想都觉得分分钟都有危险。

    “是也好,不是也好,我只想快点找到她。恧”

    “为什么呢?连权璟瑜都找不到,你要上哪里去找?”

    衣加问着,把手里的照片放了下来,但一转身,脑海里就闪过一副画面——阴冷的病院里,一间灰暗暗的病房里,那个躺在病床上瘦弱的女人……

    嗬!

    衣加倒抽口凉气,“我想起来了——!”

    “衣加,你想起什么了?”

    亚希看衣加好激动,立马站起身,扶住身体微微摇晃的衣加,她好像想起很可怕的事,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

    “我想我看到岑惜了……”

    “什么?!”

    两个人在矮床上坐下,亚希有些不明白衣加说的话,衣加努力的回想,把那天可怕的经历都详详细细的告诉亚希,包括最后她看到的那个墙壁上袭击了她的黑影……

    “衣加,你是说你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病院里你看到有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时,遭到了袭击?”

    “对,就在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那个时候,呃……太可怕……”

    衣加不敢去回想。

    黑影袭击上来的那一下,她并没有完全失去记忆,她还恍惚的想起来,她被倒拖着从楼上拖到了楼下,那个人非常的可怕,非常的冷血,在她痛得失去知觉之前,还以为她一定会就这么死于非命……

    “那所病院一定就是岑惜昏迷的地方,那个袭击你的人,说不定就是把岑惜害到昏迷的凶手!”

    亚希有种强烈的直觉。

    她起身,记下衣加告诉她那所病院的大概方位,然后收拾了证件和皮夹,就要出门的样子——

    “等一下,亚希,你这样去太危险了!”

    衣加想起了自己遭遇,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亚希独自闯入那间夺命病院?!

    她说她们最好通知权璟瑜,有权璟瑜的人陪同,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亚希回答她:“我不相信那个男人……”

    ***********************************************************************

    亚希不但不相信权璟瑜,还要衣加绝对不要告诉他。

    衣加答应了下来,但最后还是拨通了权璟瑜的电话,毕竟这涉及两个女人的安全……

    “权先生,亚希可能是您夫人岑惜从出生起就被分开的双胞胎姐妹,请您,请您,找到岑惜的时候,也保护她的安全。”

    “……我知道了。”

    权璟瑜挂断电话,没有开灯的卧室里,男人的脸隐藏在暗黑里,只有深眸中折射着茭白森冷的光……

    ……

    亚希赶到火车站,买了去洛城的票,就跳上最早的一班列车。

    紧张又隐隐不安的看着窗外。

    岑惜啊岑惜,你还活着,对不对?我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

    ……

    夜,无限黑暗的笼罩住整片天空。

    森冷冷的吹开破烂的窗户,又脏又旧的窗帘飘来飘去,在地上倒映出诡异的黑色影子……

    铁青色的老式病床上,女人戴着氧气罩,一边老旧的心电监护仪突然发出一阵心跳加速的声响。

    病床上昏迷的女人痛苦地仰头,仿佛就要被带入另一个世界……

    ***********************************************************************

    十一年前,美国La。

    岑家的别墅位于恩熙诺富人区——

    十五岁的岑惜有着奶白的肌肤,微卷的长发,在沙发上坐着不动的时候,就像只精致的洋娃娃。

    在哥哥的同学来家里玩的时候,她时常这样一动不动,等他们好奇地靠近她,她突然一动就把那

    些哥哥们吓得双腿发软。

    这天,她又把哥哥的几个金发碧眼的同学吓得不清。

    爽朗的笑声像首动听的歌,让被吓到的人反而像被迷/惑住了一般,一个个朝这个容貌似精灵的女孩儿看过来。

    当然,有个男人是例外:

    阳光沐浴的露天泳池边,身形高挑,容貌俊美的岑灏走了进来,一把就把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妹妹给“拎”了起来,让她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的朋友们道歉——

    不管是五岁还是十五岁,这丫头,每天都喜欢给他捅娄子。

    不过岑惜的这张脸太有魔性。

    就算是看惯了金发碧眼,蓝眼睛,高鼻梁的美国男生也被眼前这个漂亮得过分的女孩儿吸引——

    她笑起来特别美,对着这么张可爱的脸,他们哪能真的生气?

    倒是只会时不时的偷/看她,还悄悄地和岑灏耳语:你妹妹真漂亮。

    岑惜凑着耳朵,派掉哥哥不懂浪漫的手,回头冲他吐了吐舌头:“嘿嘿,哥哥有竞争对手咯。”

    ***********************************************************************

    十五岁的岑惜调皮得不要不要的。

    岑家的家教很严,随而岑父和兄长都很宠溺她,但绝对不允许她早恋。

    所以岑惜总是念叨这个长兄如父的哥哥:

    “总是不让我和男生约会,哥哥是不是喜欢我?”

    岑灏每次被她这么问,都一副嫌弃她的表情。

    岑惜也嫌弃的“咦”他一声:“我长大才不要嫁给哥哥呢……”

    “是谁小时候摔破了腿,嚷嚷着,长大了没人要一定要赖着哥哥的?”

    岑灏和岑惜差了八岁,感情极好,小时候,岑惜喜欢在老宅院子后面的林子里跑,他就寸步不离的跟着,每一次都抱着“遍体鳞伤”的小捣蛋回家,蹲在她的身前,给她用红药水处理伤口……

    岑惜呵呵笑。

    “还不是因为爹地和哥哥管我管得太严,要是我哪天离家出走,一定会拐个老公回来气死你们,呵呵呵!”

    岑惜没心没肺的开着玩笑。

    岑灏的大手上来,摸了摸她的脑袋,无比的宠溺。

    岑惜把发圈摘了下来,乌黑的长发及腰散下。

    衬着奶白的肌肤,美得好像动画片里的白雪公主,她跟岑灏撒娇:“哥哥,给我扎头发。”

    岑灏拿过发圈,就算他这个当哥哥的总是挖苦她是个丑小鸭,但岑灏很清楚,自己这个宝贝妹妹有多漂亮,有多迷人。

    就是因为太漂亮,太迷人,所以才要更多的保护。

    岑灏一边熟练的为她扎起卷翘的长马尾,一边目光柔和地期许着,他们岑家的小公主永远都被人疼爱着,宠溺着……

    “调皮鬼,20岁以前,你想都别想。”

    ---题外话---</p>网站月票投3张,客户端月票投9张,然后在评论区留自己的联系方式,猫猫会联系你,发送权大和小惜的外传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