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52℃:权璟瑜,放开我,你凭什么这样碰我?!

    “宝贝,宝贝,嗬,宝贝!!”

    亚希猛地睁开眼睛,惊恐地大喊着宝贝的名字,摘掉自己的氧气罩就坐了起来——

    “亚希?!”

    “亚希?!”

    两个男人同时抓住她左右两条手臂,她就像受了严重的刺激,好像什么也看不到,直喊着“宝贝,宝贝,我的宝贝……溲”

    “宝贝没事,宝贝已经被救了起来,没事了,你冷静点!”

    权璟瑜声音不自觉地抬高,吼来的声响让亚希找回了理智,她的目光朝权璟瑜投去,近在咫尺的脸却像是看着陌生人一般:

    “你是谁?!恧”

    她问他。

    的的确确就像并不认识他。

    权璟瑜眉目紧蹙,这个女人的眼神……变了……

    “亚希,你不认识他了,他是权璟瑜。”

    顾宁琛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手板正亚希的脸孔对着他。

    亚希一看到顾宁琛的脸就激动起来,“混蛋!拿开你的脏手!”亚希强烈抗拒,狠命地拨开顾宁琛的手,甚至抓起床头的花瓶就扔过去——

    花瓶笔直地从顾宁琛的额角擦过,撞击在墙壁上,碎了一地。

    顾宁琛英俊的脸孔上,应声多了条血口子……

    “亚希!”

    权璟瑜错愕,一把抓住从床上跳下去的女人,她似乎不解气,还要冲上去,给顾宁琛更致命的伤——

    “你放开我!”女人黑发散乱,目光充满了仇恨,她不认识什么权璟瑜,她不喜欢陌生的男人的触碰她:

    “不想像那个混蛋被我砸死的话,你最好给我放开手!”

    ***********************************************************************

    亚希粗鲁得不像话,简直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权璟瑜并没有松开手,而是更紧的抓住这个失控的女人,把她拽进他的胸膛,用狠气的眼神审视着她。

    亚希的气场竟然有点被他压制住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碰什么那么随意的对待她的身体?!

    凭气力,亚希根本不是权璟瑜的对手,她被迫靠在他强壮的胸肌上,看她的这到底算是什么眼神,简直莫名其妙!

    “亚希!”

    衣加在门口喊了一声,也许对权璟瑜来说,这样的亚希是陌生的,但是衣加一下子就让认出了衣加,这个性子,正是失忆前的亚希。

    难道是落了水,受了冲击,记忆都回来了?!

    “衣加……?”

    亚希认得衣加,推开权璟瑜,推开另一边试图上前的顾宁琛,跑到门边,她看着衣加头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

    “你怎么了,衣加,你发生什么事了?”

    亚希完全像是不知道衣加被人袭击的样子。

    衣加也凌乱了,“希,你想起以前的事了?你忘了我怎么受伤了?”

    她问过来,亚希有些不明白。

    什么叫做她想起以前的事了?

    她几时忘记过了?

    对,宝贝,她的宝贝怎么样了,“衣加,你是不是碰巧目睹了我救下一个孩子的现场,你是不是就在现场,因为我,才害你受伤了?!”

    ***********************************************************************

    天!

    亚希的记忆该不会是回到了出了车祸的那一天?!

    衣加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亚希着急得心都要跳了出来:“对不对,衣加,你说话啊,我救下的那个孩子,你知不知道,我救下的那个孩子在哪里?”

    亚希急得眼眶都红了。

    衣加抓住她的手,问她今天是几号,亚希自然而然的回到了一个日期。

    病房里。

    权璟瑜,顾宁琛,安爵西,包括衣加都哑然无声。

    衣加缓缓吐出几个字:

    “希,你知不知道,那已经是半年前了……”

    亚希黑眸错愕圆睁,开什么玩笑,她飞身扑倒冲进马路的宝贝,她抱住了他,然后只觉得身体被某一辆车头狠狠撞了上来,再然后……

    没了。

    她的记忆就这样断了。

    现在醒来,衣加却告诉她已经是半年前了?

    “怎么可能?”

    亚希不可思议地反问,脑海里却闪现奇怪的感觉——

    好像在被车子撞倒之后,她的意识便变的很模糊,但却更像是被关在了什么地方,很黑很暗,不论她怎么想要睁开眼却怎么都睁不开,而她总是能闻到一股医院里酒精药水的可怕味道……

    ***********************************************************************

    是啊,怎么可能。

    衣加都觉得不可思议,亚希费尽心思想要找回的记忆,找回来了,却又把这半年的记忆给丢了?!

    不,这更像是,这半年来,一起相处的并不是亚希,而真正的亚希,这才回来的感觉?!

    天,这感觉太诡异了。

    “妈咪,妈咪——!”

    一道童音打破了这边怪异的气氛。

    亚希一听到熟悉的声音,起身朝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宝贝的身影从拐角后跑了过来,护士在后面追着他,“宝贝,别乱跑,你还不能下床。”

    “宝贝!”

    亚希看到了宝贝,一下子就蹲下了身,宝贝张开手臂扑进她的怀里,“妈咪,妈咪……”

    宝贝呜咽着,眼泪滚滚。

    一滴滴硕大的泪珠掉在了亚希的肩膀上。

    冰凉又温热的液体湿润了亚希一片肌肤,她抱紧孩子,这感觉……

    这感觉……

    真好,他没事,她的宝贝没事……

    “妈咪不是在做梦吧,你没事,你真的没事,对不对?”

    亚希微微松开宝贝,面对面的看着这张稚嫩的小脸,总觉得他长高了一些,壮士了一些,和救下他的时候,头发也长了一些……

    ***********************************************************************

    亚希看着宝贝,看得宝贝也觉得妈咪哪里有些不一样。

    小手抚了抚她的脸颊:

    “妈咪,宝贝没事,宝贝想要救妈咪,但是妈咪放开了宝贝的手,宝贝怕急了,宝贝好怕再也见不到妈咪了……”

    宝贝一边说,一边大黑眸落下叫人心疼的眼泪。

    亚希诧然。

    这孩子在喊着她“妈咪”?

    他怎么会喊她妈咪?

    是她刚才脱口而出的那一声“妈咪”?不,她那样自称自己,应该会吓到孩子才对,为什么这个孩子却好像早就习以为常地喊她妈咪?!

    亚希很混乱。

    衣加说车祸发生在半年前就够她理不清头绪了,加之这孩子对她非常的依恋,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车祸发生之前,这孩子根本不认识她……

    ……

    “好了好了,不哭了,妈咪没事,宝贝看,妈咪一点伤都没有受,所以你不要哭了,哭了,妈咪会心疼坏的。”

    亚希一直渴望的就是听到宝贝喊自己妈咪。

    她不需要现在就知道让宝贝改变的理由。

    她抹掉宝贝的眼泪,她舍不得的看到她的宝贝哭泣,这双大眼睛哭得都肿了,太让人难受了……

    宝贝虽然觉得妈咪怪怪的。

    但是当妈咪抱着他的时候,和以前一模一样,她在乎他,疼爱他,舍不得他,所以小手把亚希抱得很紧。

    权璟瑜和顾宁琛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两人意味深长的面面相觑了一眼……

    ---题外话---</p>最近亲们好害羞哈,都不出来留言?最近剧情越来越好看了撒,欢迎一起讨论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