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51℃:醒来的亚希,有些不一样……

    亚希屏着一口气,身体却越来越往下沉,意识越来越模糊,终究,可怕的水压挤压着脆弱的身体,她张开了嘴,股股冷冽的河水灌入了她的身体……

    “借的时间是有限的,归还才能一起活下去……”

    深谙的河水里,溺水晕厥的女人的胸口处闪烁着奇异的碧青色的光芒,像是一颗颗水滴形的光点,如萤火虫般将亚希的身体渐渐包围……

    是要死了么?

    就这样死了么溲?

    亚希只觉得身体像遭了重击一般满溢出一股疼痛感,就这么被一股无形的力道往更深的地方按下去,而灵魂却挣脱了肉/体,跃出水面朝着未知的地方聚集而去……

    “亚希,亚希,亚希!!”

    亚希的从河里被救起的时候已经晕厥了过去,她被抬上担架,戴着氧气罩,救护车停靠入医院就立刻被送进了急救手术室—恧—

    “妈咪,妈咪……”

    被救上来的宝贝,小脸煞白,浑身湿透,不停地打颤着。

    看着亚希被推走,伸着小手,楚楚可怜地喊着。

    浑身湿透的男人抱起宝贝,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乖,妈咪不会有事的……”

    权璟瑜安抚着死里逃生的孩子,这是亚希用生命保护的孩子,他不容他有事。

    顾宁琛赶到医院,宝贝已经躺在了病房里,庆幸只是呛到了点水,并不大碍,但毕竟只是个孩子,受了这么大的惊吓,现在疲惫得入睡了……

    “亚希,怎么样?”

    顾宁琛确定宝贝没事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走道上,权璟瑜从头到脚都湿透了,不用猜,是他跳下河救起了亚希还有宝贝。

    往过道对面的急救手术室看了眼亮着的灯牌——

    顾宁琛知道亚希还在急救中……

    ***********************************************************************

    权璟瑜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气氛很压抑,他对手术室里急救的女人有多在意,任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他告诫过自己不允许再让亚希遭遇到相同的危险,可他又食言了,他没有办到,什么都没有办到!

    权璟瑜抬起自己的左手,在他跳入河中,好不容易找到沉入深处的亚希时,当他的手抓住她的手腕,有种无法解释,奇异又可怕的感觉——

    仿佛什么温热的东西就这么从手边溜走,他纵然抓住了她的身体,却仿佛永远错失了她……

    ……

    手术室的灯箱终于灭了灯光。

    手术台上的女人被推了出来,她仍旧戴着氧气罩,并未苏醒的样子。

    “亚希!”

    “亚希!”

    两个男人同时冲了上去,候在女人的左右两边。

    医生让他们冷静,说亚希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危险,她只是有些缺氧,只要适当的休息后就可以醒来。

    “她……当真可以醒来?”

    权璟瑜如同不放心一般追问医生。

    顾宁琛的眼神也一样闪烁着不确定,两个男人几乎是同一种恐慌的表情。

    “是,过了今晚,应该就能醒来。”

    ***********************************************************************

    “危险,亚希……逃……危险……逃!”

    病房上,昏迷的衣加念叨着梦话,猛然间,睁开了眼睛,正好经过的护士吓了一跳,赶紧按下了铃,找来了医生。

    医生通知了权璟瑜,安爵西去了五楼探望。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刚醒来的衣加很虚弱,她认得安爵西的脸,声音沙哑地问他:“希,亚希呢?!”

    “……亚小姐她……”

    安爵西很为难,衣加才醒来,要是告诉她,亚希出了事故,现在也在昏迷中,可能对她的病情不会有什么好处。

    “亚小姐一直在照顾你,整整半个月了,今天她有些累了,所以刚回去休息,过几天就会过来。”

    “……嗯,她没事,对不对?”

    就像有第六灵感,衣加的问题让安爵西愣了一愣,随而点点头:“嗯,但当然没事,你好好休息,醒来就好,醒来了,养好身体就没事了。”

    ……

    衣加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到了下午的时候,她可以坐起身,医生给她做了检查,确定她没有大碍后,安爵西才告诉了她,昨天在亚希身上发生的那件可怕的事。

    衣加自然很担心亚希,安爵西也让她不用太担心:

    “亚小姐及时被权大救起,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

    “不过什么?”

    安爵西忧心忡忡,衣加的心也悬了起来,就听:“医生说,今早亚小姐会醒来,但现在已经过了三点,她还是没能醒来……”

    ***********************************************************************

    两个男人在亚希的病房里守了一天一夜。

    拉碴的胡子都冒出了尖尖角,安爵西推着衣加出现在亚希的病房外面,衣加看着病床上昏睡的人,脑海里突然冒出了相同的画面——

    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由于脑部受钝器敲打,受伤那段记忆,衣加遗失了,医生说,可能是过程太过恐怖,导致她产生选择性失忆。

    然而此时此刻的画面,活生生刺激着衣加,想到了阴森的夜,诡异的病院,还有什么,还有重要的什么,为什么她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衣加忽然难受得发出一声呻/吟。

    安爵西蹲下身,看她脸色很不好,“你别太担心,亚小姐应该会没事的。”

    “亚希真的只是掉下河里才会昏迷的么?不会是有谁对她做过了什么,才害她受伤的?!”

    衣加抓着安爵西的手腕,非常紧张的问他。

    安爵西不解,“为什么你这么问,难道有人在暗地里对亚小姐有歹念?”

    安爵西这么问过来,衣加脑海一片空白。

    是啊!

    她干嘛这么问,就好像她知道什么人会对亚希不利似的?

    刚才她不知觉地就这么问了出口,而的确有种感觉在告诫着她,有人是想要害亚希死于非命!

    ***********************************************************************

    病房里,权璟瑜一宿没有合眼。

    病床上,亚希有任何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然而她一分钟没有醒来,他的心都无法安定下来。

    顾宁琛十指早已捏得短短的指甲都嵌入了手心的肉里。

    他的紧张和在乎不亚于权璟瑜。

    他曾以为这个男人只是把亚希当作他死去妻子的替身,但这一晚,他对亚希的紧张都写在了那张脸上,仿佛亚希并不只是替身那么简单。

    他既生气又郁塞。

    更像是在气自己,为什么在亚希有危险的时候,救了她的人不是自己。

    该死的!

    究竟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对亚希出手!

    顾宁琛已经派了人手进驻看守所,那些个被警方抓起来的嫌疑犯,他一定要教训到他们供出那个丧心病狂的幕后黑手!

    “恩恩……唔唔……”

    病床昏睡的女人突然有了反应,眉头紧蹙着,声声苦痛呻/吟……

    “亚希!”

    “亚希!”

    两个男人同时起身,同时俯身于床上女人的跟前,两道黑影拢来,女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