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49℃:如果亚希永远都见不到宝贝……

    因为宝贝的这个提议,两个女人有了同桌进餐的机会。

    当然对于两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来说,带着同一个孩子,面对面吃饭,总有些尴尬。

    馥雪先打开了话匣子,“感谢你救了宝贝,听说你为此受了伤。”

    “你不用谢我,宝贝很依赖你,相信每一个母亲都应该保护自己的孩子,希望你以后不会再让宝贝经历同样的危险就好。”

    亚希说的话很直接溲。

    这让馥雪切着牛排的动作稍微僵直了片刻。

    她是宝贝的母亲,却被另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教训着。

    “的确,保护孩子是母亲的责任,所以不相干的人是不是也该保持安全距离,认清自己并没有权利干涉他人的家庭生活?恧”

    馥雪的反击也很直面。

    亚希听得懂,“有件事,我想你应该清楚,我和顾宁琛的婚姻只是建立在照顾宝贝的名义上,顾宁琛不希望宝贝被其他的孩子说是没有母亲的孩子,所以让我做宝贝名义上的母亲,如果馥小姐介意的话,不要再不负责任的卸下母亲职责,我相信没有人能取代你的位置。”

    馥雪切着牛排,将一块牛排送到宝贝的嘴前。

    她尽量保持着冷静。

    要知道,她出生豪门,馥家在双城的名望可是屈指可数,其他名媛贵妇向来都不敢和她争锋相对。

    但这个女人,到底是哪里蹦出来,几年不见,竟然连气质谈吐都不一样了。

    这股盛气凌人,咄咄不让,总觉得她的出生也不一般。

    ***********************************************************************

    馥雪曾经调查过亚希,知道她的出生背景很普通,甚至只是个从远乡来的乡下妹。

    看简历,她读书很好,出了社会能力也很强,入行记者就得了不少奖项,只有追着顾宁琛曝光他的丑闻这个癖好,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从她和顾宁琛离婚后,她知道她被顾宁琛整得很惨。

    但她始终死咬着顾宁琛,恨不得让他身败名裂。

    照理,这两个人应该都到死。

    可一场车祸后,她竟然会为了宝贝和顾宁琛假结婚,而顾宁琛似乎对她也产生了超过了冤家对头的感情……

    ……

    宝贝虽然才七岁,但大人的对话,他懵懵懂懂的还是能明白一些。

    小孩子是最敏/感的。

    他感觉得出亚希阿姨不喜欢他的妈咪。

    亚希阿姨一直在为自己指责妈咪,还要妈咪不可以再丢下他不管不问。

    宝贝去洗手间的时候,也是让亚希带他去的,路上,他拉拉亚希的手,“亚希阿姨,你不要再说我妈咪了,我想妈咪以后不会再丢下我了。”

    多懂事的孩子,还知道心疼自己的妈咪。

    果然骨肉是连着心的。

    亚希蹲下身来,给宝贝道歉:“阿姨说了你妈咪,宝贝不开心了吧?对不起,是阿姨太直接了,不过以后阿姨也不会再和你妈咪见面了,你要乖乖的听你妈咪的话,也许少在妈咪的面前提到阿姨,妈咪会对宝贝更好哦。”

    “所以以后宝贝都见不到亚希阿姨了么?”

    宝贝隐约感觉到什么,就好像二选一的难题,他要了妈咪就不能要亚希阿姨,这是种对小孩子非常残忍的选择。

    ***********************************************************************

    亚希是懂事理的女人,换位思考一下,她也能理解馥雪排斥她的理由。

    她曾经报道的顾宁琛的丑闻,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的,的确导致了他们婚姻的破裂,现在她又以顾宁琛的妻子,宝贝的母亲自居,馥雪的立场的确不讨厌她都不行。

    “只要宝贝想见阿姨,阿姨当然会来见宝贝,不过宝贝不要在妈咪跟前提阿姨就好,你和阿姨感情好,妈咪会吃醋的,不是么?”

    亚希捏捏宝贝的脸颊,想到要是再也见不到宝贝,再也不能这样和宝贝亲昵,心就会隐隐的揪痛。

    这是种来自于身体最真实的反映。

    换句话说,如果她是岑惜,而身体是亚希的,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亚希和这个孩子有着什么特别的连系?!

    顾宁琛强/吻了她的画面总是会跳脱出来,按照当时顾宁琛说的话,他们之前的关系,绝对不止是追拍的记者和被追拍的人那么简单……

    ……

    从洗手间回来,亚希和宝贝大手牵小手,宝贝笑得非常灿烂,看上去就像一对切切实实的母子,就连服务生都这么误会了。

    亚希说并不是的时候,服务生感到很尴尬,还小声说了句:“你们长得很像呢。”

    很像……

    这个词汇让馥雪很受刺激。

    要知道,这种感觉,她也有过,在宝贝的房间里看到他们的合照时,她就会有这种感觉。

    两人的眼睛特别像。

    黝黑的眼瞳,笑起来很亲和,会让人一眼就爱上。

    ***********************************************************************

    晚餐临近尾声的时候,亚希收到了一个电话,那是她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权璟瑜派出去的直升机终于找到了失踪在林子里的衣加——

    电话里,安爵西告诉亚希,衣加在林子里被发现时已经晕了过去,像是被人攻击过的样子,后脖颈上有伤痕,现在人已经被送入了医院,进行急救。

    “知道了,我这就过来。”

    亚希挂断电话,不得不把宝贝交托给馥雪,“抱歉,我有紧要的事,不能陪宝贝回去了。宝贝,你要乖乖听妈咪的话,亚希阿姨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亚希蹲下身亲吻了宝贝一下。

    不管是她的交托,还是她的行为,根本就是宝贝母亲的样子,馥雪倒好像是个局外人。

    馥雪把宝贝拉到自己的身边,“宝贝,我当然会安全的送回家。”

    亚希看了眼自己和宝贝被拉开的距离。

    不过都应该是她瞎操心吧,馥雪是宝贝的亲生母亲,她应该不会让宝贝有危险的……

    ……

    亚希出了餐厅,权璟瑜的车就已经等在了楼下,他也收到了安爵西的通知,怕亚希太急切会出意外,便立刻赶了过来。

    亚希上了车。

    她看上去很紧张,权璟瑜的大手握过来,紧了紧,是在安抚她不要太过担心。

    “我已经安排了医生尽最大的努力救回衣加。”

    “……嗯,我知道。”

    ***********************************************************************

    权璟瑜和亚希赶到医院,手术还在进行中。

    等待了大约一个多钟头,手术终于结束,亚希焦急的看着被推出来的衣加,她的头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看上去伤得很重的样子。

    医生走了出来,告诉他们,衣加是被钝器所伤,庆幸伤口不是太深,但因为失血过多差点丧命,现在经过抢救,能不能醒来还是未知数。

    是在林子里被打劫了么?

    可衣加上身根本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据警方说,除了手机不见了,衣加的皮夹完好的留在身上……

    醒来是个未知数。

    这种可能让亚希很担心,坐在衣加的病床边,她握着她的手,脑海里是她最后一次和她的通话,总觉得她就是和她通话的时候出了事,到底是谁那么丧心病狂地对衣加下此毒手?

    “璟瑜,衣加是在林子里的哪个方位被发现的?”

    ---题外话---</p>周六给大家加更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