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42℃:对岑惜,他向来没什么自制力……

    权璟瑜话音落下,拥抱着亚希的力道更紧致了。

    亚希知道一个男人要隐忍下占有的冲动是很辛苦的,若不是深爱,又有哪个男人会傻傻地为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洁身自好。

    何况权璟瑜对岑惜,向来没什么自制力。

    所有事他都会百依百顺,唯独那件亲密的事,从来是他说了算。

    这种状态下的她,却叫他不得不隐忍溲。

    更糟糕的是,这种状态,不论是他,还是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所以。

    “让我也参与岑惜死因的调查吧?我知道你不想我涉及危险,但我比你了解的更多,我想我可以找出蛛丝马迹,抓住那个真正的凶手。恧”

    亚希的声音很理智,静静地飘入权璟瑜的耳朵。

    男人只是更用力的深拥住她。

    他几时变得这么没用,需要把他的女人推到风头浪尖上,让她饱经风霜,深陷危机?

    就只是一次疏忽。

    就只是一次让她独自出门,他苦苦守护了十年便付之东流,只品尝到了阴阳相隔的苦果。

    好不容易他能再次拥住她,哪怕,只是一部分属于她,他都不愿再放开这个女人。

    *************************************************************************

    权璟瑜虽然没给出明确的答案,不过他并没有神神叨叨的时时刻刻看住亚希,所以亚希就当他是默许了。

    隔天下午,亚希用手机拨打着衣加的号码,都过了一夜了还是无法接通。

    比起问衣加要资料,她现在更担心那个丫头的安全了。

    衣加应该昨天也没回家,该不是彻夜在纪家门外蹲守了?

    以前衣加跑新闻,连续几天外宿也是有过的。

    不过电话打不通总是让人很不安。

    亚希想到权璟瑜和纪则云是好友,所以想给纪则云打去电话,但是又一想,她这么去问,肯定非常唐突。

    何况纪家最忌讳媒体曝光刚入门就发疯的小姨太。

    衣加就是追拍的人,她去问纪则云,根本是自找没趣。

    弄不好还会给权璟瑜丢人……

    “衣加啊衣加,你个丫头倒是接电话!”

    亚希心焦地碎碎念的时候,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人,终于是衣加那个丫头。

    亚希接起电话:“你个丫头两天一夜的功夫,你都去哪儿了,电话也打不通!”

    电话那头传来稀稀拉拉的杂音,好像是信号接收不太好的样子。

    的确,衣加身处的地方,大多时候就根本没信号。

    她是走了好久的路,到了公路上才勉强打了通电话回来:“希,我现在在洛城。”

    “你怎么也跑去洛城了?该不是你知道什么岑惜死因的内幕?”

    *************************************************************************

    亚希脱口而出,显然衣加并不知道,不过凭借记者的敏锐度,反问立刻抛了过来:

    “该不是那个神秘人爆出的新闻都是真的?岑惜的尸体是另有其人?权璟瑜答应警方开棺验尸了?!”

    “你要是好奇的话,就把当时你收集到的所有资料都给我,疑点是有的,不过现在都只是猜测。”

    “收集的资料倒是有,但很多都没什么依据,而且我现在在洛城也给不了你啊,东西我都锁在保险箱里了,钥匙在我这儿。”

    亚希泄了口气,这丫头比起钱,更珍贵她收集而来的新闻资料。

    “好吧,那我等你回来,你大概要多久才能回双城?”

    “不知道呢,老总让我追纪家的新闻,纪家连个屁都没放出来过,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个神婆,听说她来了洛城给一护大人家做法,我就追过来了,可是都追到这种深山老林了,根本找不到什么大户人家,公墓倒是走过了一大片……嘶啦嘶啦……”

    衣加正抱怨着,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杂音,吵得非常刺耳,而且等亚希喂喂喂了好几声,那边突然就挂线了。

    那丫头一个人这么追新闻,到底要不要紧?

    深山老林肯定是郊外了。

    大白天走公墓也就算了,半夜的话要怎么办……

    *************************************************************************

    亚希不是没有想过立刻跑去洛城,但她并不知道衣加确切的位置。

    何况权璟瑜虽然默许她可以调查,却一定不会允许她再独自离开双城,毕竟之前,她莽撞的一个人行事,的确是出了事。

    想到之前回到老宅遇到的那个人,亚希并不能确定他是善是恶,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若是再碰到,也许就不会那么好运捡回条命……

    ……

    “在想什么?准备一下,晚上,我要带你出席一个开幕酒会。”

    权璟瑜走了进来,今天他比平时早了不少回来。

    亚希显然在想着衣加和洛城的事,有点发懵,没明白权璟瑜的意思,“准备什么?!”

    权璟瑜手里的一本杂志扔了过来,亚希坐在走到床边,拿起来看——

    是纪家新开的庄胜酒店特典。

    这座酒店齐集购物,娱乐,与住宿为一体,被称为双城最新地标性建筑。

    光是开幕就请了一众影坛大腕为它拍摄宣传影片,开幕当日亦邀请各界名流,所以……

    “你是要我陪你去参加庄胜的开幕酒会?”

    权璟瑜很庆幸这个走神的小女人很快就了解了的情况。

    故意调/侃她:

    “会紧张么?所以刚才才装傻充愣?”

    *************************************************************************

    “紧张什么?!”

    亚希脸上可没有紧张两个字。

    这反应才像是小惜的。

    出席开幕酒会这种事,若是换做普通人,这种大场面肯定紧张到连脚步都会分不清左右脚。

    不过岑惜出生在大家族,从小就耳闻目染,在没认识权璟瑜之前,她就陪同父亲,兄长出席各大公开场合。

    到席的嘉宾哪一个不是上流社会的大人物,不过以岑惜出众的相貌和卓然的气质,即便在一群艳丽妖娆的名媛里,也是所有异性最关注的那一个……

    结婚后,岑惜也时常陪同权璟瑜出席各大场合。

    不管是未婚身份,还是未婚身份,站在她身边的男人都会是其他男人艳羡的对象。

    权璟瑜吩咐了佣人什么,然后好几个佣人就拿着各款不同晚礼服走了进来,一件件摊开,放在大床上。

    “挑一件。”权璟瑜说,亚希点了点头。

    男人抱着胸看着女人仔细的开始挑选。

    “这件大露背的怎么样?”

    亚希拿起一件极为性/感的白色挂脖背后镂空到下腰的晚礼服。

    只要想象一下,以她雪白的肌肤,骨/感的身段演绎这件性/感之物,必然会招来各种雄性的争相追逐。

    权璟瑜不是个保守的男人,但——

    外面的好东西,可以共享。

    家里的好东西,他只愿意独占。

    *************************************************************************

    “看来应该是我要紧张了……”

    权璟瑜长腿迈进,迫人的体格就这么贴了上来,一口热气吹在了亚希的耳边黑发上……

    ---题外话---</p>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