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08℃:今晚不想和你分开……

    亚希是绝望的,顾宁琛这样的动作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他是当真的……

    顾宁琛早已被情绪冲昏了头脑。

    他压抑了太久,绅士了太久,他终于明白他不想让别的男人触碰这个女人,大度和退让只会让他疯狂恧。

    所以即便卑劣到用强的,他也不会把她让给别的男人溲。

    沉重的力量压在自己的身上,任何女人面对这样的境地除了绝望只有嘶叫,但顾宁琛发现身下的女人没有反抗。

    甚至安静得让他害怕……

    他停止了动作,俯视的眸对上亚希呆木的黑眸。

    这双眼不再灵动。

    只有绝望,深深的绝望,仿佛要把他一起拽入绝望的深渊。

    眼泪就这么下来了,从她迷人的眼角。

    顾宁琛震撼了……

    那无声的泪声就像利器猛猛刺进了他的胸膛。

    顾宁琛慌了,乱了。

    猛生坐起身,“给我滚!”

    他呼喝她。

    亚希没有立刻推开他,因为他并没有挪开压着她的身体:“我真的没有看错你!顾宁琛,你让人失望透顶!”

    顾宁琛庞然的体格竟因为这句话微微一颤。

    亚希收起眼中的泪水,凶狠得瞪着他,将他推开,从床上跳了下去,那背影从他手边就这样经过,好像再也无法抓住她——

    顾宁琛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心底的那根弦。

    黑暗里,他的手臂抓住了亚希的手腕——

    声音哑哑的:

    “别丢下我……”

    *************************************************************************

    亚希停顿了一下,但最后顾宁琛的手还是从她的手腕上滑了下去……

    奔跑的脚步声就像一条白绫,绕着顾宁琛的脖子,跑得越远,勒得越紧,直到再也听不见……

    ……

    这几天,权大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已经排得很满的日程又超负荷地加上了不少应酬,也许越忙就越不容易分心。

    安爵西和佐铭都知道,这样的权大不对劲,很不对劲。

    而究其原因,只有一个——

    亚希。

    她失踪了,从顾宁琛的家里失踪了,而且一消失就是好几天,连权大都找不到她的下落。

    当然权大找不到就意味着是他们办事不利。

    “再去报社看看……”

    权璟瑜将签了字的重要合约递给桌前的安爵西,安爵西和佐铭交换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去报社,他留下呆在权大的身边。

    “都出去吧……”

    谁的眼神交换都逃不过权璟瑜的眼睛。

    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安爵西和佐铭自然也没有多说什么,权大的命令,从来没人敢违抗,遵从的行了个礼后,两人便安静的离开了办公室。

    *************************************************************************

    权璟瑜仰头靠在沙发座上,十年间,权璟瑜的工作与烟酒划清界限,但在他的小惜离开后。

    烟酒成了麻痹他神经的唯一方法。

    摆在茶几上的红酒杯玻璃上倒映着男人尊贵的脸孔双眼闭合,喉结性/感的一个滑动,薄唇好像在念着谁的名字……

    眷恋的,一遍又一遍……

    ……

    “阿嚏!”

    长长的河岸边,亚希打了个喷嚏,身后一件外套披了过来,“都说让你多带件衣服,小心着凉。”衣加在亚希的身边坐下。

    她可是避开了诸多眼线才从双城跑了出来。

    亚希这丫头一个人跑到福来水镇,除了她,谁都不知道她的行踪。

    当然,这丫头肯定也不知道她的突然失踪,把两个男人都急得团团转,这些天,权璟瑜的人,顾宁琛的人轮番跑来报社转悠,当然她一定是主要盘问对象。

    要不是她正好有个采访路过福来水镇,不然一定甩不掉跟在后面的那些人……

    “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两大美男争你抢你,你倒好,躲在这种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衣加念叨亚希。

    亚希没有搭理她,她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让自己沉淀一下。

    有好多事都发生了颠覆,她必须知道接下去她应该做什么……

    *************************************************************************

    也许比起顾宁琛,亚希想的更多的是权璟瑜。

    “你是不是出了车祸后觉得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你是不是想不起自己是谁,却只有岑惜的记忆?”

    “亚希,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

    权璟瑜好听的声线总是在亚希的耳边绕啊绕——

    “除此之外,你就没有想过另外的可能?”

    “你有充分的时间去想,但你要记得一点:我从没把你当作岑惜的替身。”

    他的声音阵地有声。

    奈何亚希想了好久,想了足足几天,她还是不知道她拥有岑惜的记忆,除了她是岑惜的好友外,还有别的可能,除非,她就是岑……

    亚希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她不是突然想到的,而是从救下宝贝后,就以为自己是岑惜。

    但她身上带着的是亚希的身份证,亚希又和岑惜长得很像,更离奇的是,她在双城出事,岑惜在洛城出事,几乎是相同的时间,所以她又怎么可能又再洛城遇害,然后又再双城出现?

    亚希想到脑袋又作痛起来。

    顾宁琛的那一句——

    “别丢下我。”

    就这么跳脱出来,烦乱着她已经足够混乱的心。

    她为什么还要在意那个男人?

    他差点就强/暴了她,亚希最恨的就是用这种强迫的手段欺/凌女人的男人。

    她又何必去意他?

    但这颗心却不听她的话,越是想忘却,越是纠缠得紧……

    *************************************************************************

    “希,你想好了没有,你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总得见见他们其中的一个,不然我跟你保证,你要再消失几天,权璟瑜指不定就要把整座双城给翻过来了……”

    “衣加,你先回报社吧,我还想再待几天。”

    亚希还是没有决定好。

    她告诉了衣加,顾宁琛欺骗她的事,但没有告诉她,顾宁琛对她的暴/行,至于权璟瑜的那番话,下意识的,她觉得应该更慎重。

    如果没有确定,岑惜死而复生这种事,也许,没有人知道更好……

    夜里。

    亚希住在河岸附近的客栈,她了无睡意又独自出来走走,徘徊在宁静的河岸,这条河很短,却会让她想起双城河畔。

    那个男人的后花园就坐拥着河畔的半壁风光。

    这个时候,他是不是也在河岸边,和她一样望着潺潺河水,偶尔仰望星空……

    亚希想着想着走了神,身后有道黑色的影子靠近她,让人不自觉地呼吸加快……

    乡下地方,入冬的夜比城里更冷。

    亚希穿得不少,却总是很怕冷,她刚畏缩起身子,一双手臂就从后抱住了

    她,极深情的将她纳入他的胸膛,他的体温滚烫得惊人……

    “小惜……”他喊了她的名字。

    “权……璟瑜?”亚希双肩一颤,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亚希试过挣脱开他的拥抱,但他的唇靠在她的耳边,薄薄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

    “今晚不想和你分开……”

    潺潺河水倒映着月光,折射在女人的黑眸里,灵动一颤。

    他们都是成年人,男人的话寓意着什么,她自然明白……    ---题外话---

    推荐猫猫的完结文,都很好看哦:《旧爱的秘密,前夫离婚吧!》/a/901076/

    《再婚难逃①总裁,蓄谋已久》/a/1029316/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