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90℃:权璟瑜要你,顾宁琛也要你,你选谁?

    “搬新家?换新的酒店也需要配置家具吗?”

    亚希咳嗽了一下,故意不问权璟瑜,而是问安爵西。

    安爵西看了眼权璟瑜,“权大是要在双城定居下来。溲”

    他……定居下来恧?

    亚希回头看过去,这段日子来,她问过权璟瑜会不会在双城长期逗留,他说他的家在洛城,应该不会在双城定居。

    “怎么改变主意了?”

    “想知道我定居下来的理由,是不是应该问我本人?”

    权璟瑜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安爵西笑了笑,对亚希做了个耸耸肩的动作,表示爱莫能助。

    他退到一边给他们留出单独对话的空间。

    亚希只好问权璟瑜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结果男人那双深邃的眸就这样看着她,仿佛在说:我的理由就站在我的跟前……

    *************************************************************************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心脏都要不好了。

    亚希自觉和权璟瑜保持三步以上的安全距离。

    安爵西这家伙总是跟在她的旁边偷偷笑。

    “有这么开心吗?”

    亚希瞥了他一眼,他颔首指了指权璟瑜:“今天权大很开心,所以我也很开心。”

    “他……开心?”

    亚希都没看到权璟瑜的脸上有任何笑意,冰块脸还是那张冰块脸。

    “他又没在笑。”

    安爵西嘴角深意的眯了起来:“心里开心比脸上开心更开心。”

    绕口令呢?

    亚希知道安爵西和佐铭跟权璟瑜之间很有默契,但他们真的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好吗?

    “搞不懂你们。”

    亚希难得小小抱怨,安爵西看着她无奈的小表情,真的会总是想起岑惜夫人,都说当事者迷,权大会心情好,当然是因为有她在。

    尽管她并不是岑惜夫人,但如果有个和岑惜夫人一样的女人,能让权大再度收获笑容,又何尝不是件好事?

    *************************************************************************

    “你很想看我笑?”

    亚希不小心加快了脚步,就这么赶到了权璟瑜身边的位置,他的声音投掷过来。

    她也只是赌气问了一句:

    “我想看,你就会笑吗?”

    谁知道这个尊贵严谨的男人会说:“你答应做我的女人的话,我可以笑一下。”

    “……”

    这算是权璟瑜式的幽默吗?

    亚希眼神躲不及的闪开:“不好笑。”

    ……

    偌大的家具商场,上下好多层。

    权璟瑜钦点了几款生活家具,包括客厅,饭厅,书房,睡房。

    挑了好几套都还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他住的房子难道是皇宫么……

    权璟瑜看出身后的小女人已经逛得有些不耐烦。

    岑惜也不喜欢逛商场,让她逛街,她宁愿去照顾院子里的花花草草。

    从商场里出来,正值夕阳西下,亚希尾随权璟瑜上了车,进行下一个行程,车子行驶的方向,亚希觉得很熟。

    这和平时送她回顾宅的路很像,却又在岔口的时候向相反的方向继续行驶?

    车子绕着潺潺的双城河畔,夕阳西下的绝美光芒洒落在波澜的河面上,就像闪着星尘的宇宙。

    在双城河畔边的豪宅是全双城最昂贵的。

    车子,最终停靠在某座河畔边的豪宅前。

    “这里就是权大的新居了。”

    *************************************************************************

    就算是把这座豪宅称作宫殿也不为过,不仅仅是大的离谱,还有它的占地,占有了双城河畔最中心的位置,更夸张的是弧线型的后院竟然紧挨着双城河畔。

    安爵西说,原本这是一片私人公园,但权璟瑜都买了下来,然后把公园改建成了晨练用的后院……

    晨练用的私人后院?

    亚希很惊讶权璟瑜的出手阔绰,但让她更惊讶的是。

    站在双城河畔的绿草坪上,对面的那栋熟悉的豪宅正是……顾宁琛的宅子。

    这不仅仅只是个巧合吧?

    亚希惊讶的瞬间,权璟瑜走到她的身边。

    她看着他:“为什么选在了这里。”

    他应该很清楚她就住在河畔的对面。

    权璟瑜没有躲避她的眼神,甚至是坦然到让询问的人想要避开他的视线:

    “住的近,才能增加偶遇的机会……”

    ……

    权璟瑜的眼睛一旦注视着你,就会有种让你无法自拔的魔性。

    亚希拉开一些和他的距离。

    他这是打定主意要追求她吗?!

    亚希的头脑里好像有一堆堆的毛线,怎么理都理不出个头绪来。

    如果权璟瑜真的是为了得到她才买下了这里,那么就真的太疯狂了。

    *************************************************************************

    “哇塞,两大美男为你争风吃醋,希,你真是赚大发了!”

    亚希把权璟瑜新居的地址告诉衣加,衣加就八卦模式全开,混财经记者这行的,富人区就那么些豪宅,随便记一下地址就知道哪栋是谁名下的房产。

    要知道权璟瑜买下的那栋豪宅可是双城标价最高的,有意思的是,顾宁琛也早就看上了那里,奈何那间豪宅上一任的主人并不愿意出/售。

    不知道权璟瑜用了手段,竟然买下了那栋房子。

    就看那个位置,也绝对和亚希有关。

    哪个男人会无端端的花天价去买一栋房子,总得有个理由,而住在对面的房子里有他想要的女人,这个理由就刚刚好了。

    果然呢,女人长着一张好看的脸,才有有权多金,长得又帅的男人送上/门。

    这一个顾宁琛就够让人羡慕嫉妒恨了,现在还加上一个更厉害的权璟瑜。

    疯了,疯了,要是开盘下赌注的话,真不知道该买谁才会赢。

    衣加这丫头,越想越脑洞大开了。

    亚希卷起手边的报纸,打了下她的头:

    “回魂啦!”

    “嘿嘿,想一想又不犯法,希,我说的可不是在跟你说笑,你说权璟瑜要是不是真的对你有意思,干嘛特地点名找你跟着他做专访?还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

    “再说了,他除了自家老婆不近女色的名声在外,现在唯独对你,又是夜闯文化馆救你,又是和顾宁琛单挑,明知道会输还宁愿负伤,你说他不是对你有意思,问一百个人一百个人都不信!”

    “好了好了,别说了,已经够心乱了。”

    *************************************************************************

    “心乱什么?权璟瑜要你,顾宁琛也要你,苦恼该选谁?”

    衣加坏笑着把脸蛋凑上来,亚希两指夹起她的小嘴。

    真是被她气死了,她干嘛一定要选谁。

    “谁说了顾宁琛也要我?”

    “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从擅作主张公开你们的婚姻关系

    ,不就是向全双城的男人说,这个女人是我的,你们谁也被想跟我争?!”

    “写爱情小说呢,瞎掰!”

    亚希不想去听衣加的辩论,顾宁琛明明很讨厌她,他是处于无奈才收留她,何况他替她还了那么笔巨债,自然不会轻易放她离开。

    “非也非也。”

    衣加对亚希的想法表示反对意见。

    男人要是一个劲儿的针对一个女人,除非那个女人长得满脸麻子,斗鸡眼,螺旋腿,要是像亚希这样长得美美的,他肯定就是对她居心不/良!

    “他是居心不/良也好,那个是他意图不/轨都好,我谁也不会选。”

    “嘿,别把话说得那么绝,你本来就对权璟瑜很有好感的,为什么这次他告白了,你倒是退缩了?因为顾宁琛?”

    衣加靠到亚希的旁边,一手钩住她的肩膀。

    亚希也说不清楚。

    她对权璟瑜有好感,她不否认,但至于说那份好感是爱情……

    该怎么说呢。

    权璟瑜对岑惜的深情种种弥留在她的记忆里,她真的很不能接受他就这么轻易的对她说出喜欢的字眼。

    分明,第一次见面,他就知道她和岑惜长得一样,分明,那个时候,他看着她的目光是那么厌恶……

    *************************************************************************

    “老实说,你该不是介意权璟瑜把你当作他老婆的替身?”

    衣加撞了下亚希的手臂。

    她走神了一下,好像是被“替身”两个字给触动了一下。

    “哈哈,果然是动情了。”

    衣加逮着亚希的小表情。

    亚希拨开她的手,转身在转椅上坐下,“才没有,你不要乱给我扣帽子。”

    “那么是因为顾宁琛?其实你和他的婚姻根本就是假的……”

    “嘘——!”

    亚希赶紧捂住衣加的嘴。

    这丫头真是越说越口无遮拦,这应该是个秘密,不能被公开。

    衣加拉下亚希的手:

    “干嘛那么紧张?被人听到又怎样?现在跟你表白的是权璟瑜,你欠顾宁琛一百多万的债,对他来说小意思,他连你是人妻都可以不在乎,又怎么会吝啬那些钱。”

    衣加这么说着,亚希是真的生气了。

    “钱不能衡量一切,不管之前我和顾宁琛的关系有多坏,在我出事后的这段时间,对亏有他收留我,人不能忘恩负义,至少在我没有用自己的劳动果实偿清他替我还的巨款之前,我不能连他这么一个小小的保密要求都办不到。”

    *************************************************************************

    “是啦是啦,那么早先你干嘛告诉我。”

    “说到重点了,早知道就不该告诉你,这张嘴速度比八卦台还快。”

    亚希弹了下衣加的嘴唇。

    她嘻嘻的笑。

    “总之好羡慕你啊,前有顾宁琛,后有权璟瑜,选谁都不吃亏。”

    “……”

    亚希无语地翻了个冷眼,衣加淘气的眼神又贼贼的弯了起来:

    “不过在你没选好是谁之前,得好好守住自己的身体,女人要是轻易把身体交出去,身价就大打折扣咯!”

    亚希脸噗通的一下,红透了,就看到财经记者办公室里,两个女孩儿你追我躲。

    不小心。

    亚希一下子撞上了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老总。

    “呃,对不起。”

    老总看了眼亚希。

    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男孩子气的打扮,但总觉得身上的女人味总算是

    有了点。

    “喂,老总,咱们亚希可是权璟瑜的人,你可别动歹念哦!”

    衣加横着插进了老总和亚希之间,老总那副眼神可是危险的上下扫着亚希,亚希要是被这种老男人染指,真是要恶心死人了。

    一听权璟瑜的名字,任谁有歹念都会清醒过来。

    老总咳嗽了一下,“胡扯什么,你们两个跟我进来一下。”

    *************************************************************************

    虽然这个老总有点好色,但好在他有贼心没贼胆,衣加挡在亚希的身前,跟着走进老总的办公室。

    老总走到座位上,表情很严肃,“知道就在刚才网络上爆出什么新闻来了吗?”

    他质问过来,目光直视衣加后面的亚希。

    “和权璟瑜有关吗?”

    只是直觉,亚希这么回答,老总就把桌上的平板电脑给转动了过来,“看!爆出的这条消息:权璟瑜买下豪宅,金屋藏娇!”

    “金屋藏娇?”

    亚希直觉以为老总说的是她,但凑近屏幕一看。

    是一张硕大的相片。

    相片里。

    权璟瑜奢华豪宅的私人后院里,拍到他和一个女孩儿深情对视。

    那个女孩儿坐着轮椅,两人的手握在一起,沐浴在双城河畔的夕阳西下里……    ---题外话---

    第二更5000字送上!又通宵了,猫猫连续第十个通宵夜,希望大家看得愉快,晚安咯,猫猫要去睡了,爱你们……Ps,记得冒头,给猫猫留言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